首页 万古仙穹 下章
第二十章 奸细动乱
 无疆天都,陈天山府上!

 由陈天山主持的一场会议。

 在列,有墨亦客、古秦、高仙芝、孔宣、上官痕、敖顺、蒙泰。一众大瀚帝朝最重要的臣子。

 高仙芝、敖顺二人脸色惨白,脸上有着大量伤痕。

 陈天山盯着众人,目光冰冷。

 墨亦客喝着茶,却并未着急。

 “大武帝朝兵伐我大瀚帝朝,这一次,墨亦客定计,可谓是毫无破绽,也只有在座诸位知晓具体布局,一旦成功,将一举覆灭边陲大武帝朝来袭,呵,可最终了,我军功亏一篑。高大人、敖至尊,差点被留在了边疆,再也没回来。诸位想必也知道吧?”陈天山沉声道。

 “有细?陈天山,你在怀疑我们?”孔宣冷冷的说道。

 陈天山冷眼看了眼孔宣,再度看向墨亦客。墨亦客轻轻放下了茶杯。

 “不错,我们之中,有细了,呵!”墨亦客冷笑道。

 冷笑中,墨亦客的目光在所有人身上扫视了一遍。

 “咳咳咳!”高仙芝咳嗽之中,也是冷冷的看着众人。

 “哦?那是谁?”古秦脸色一沉道。

 “你在怀疑我?”孔宣冷冷的说道。

 “孔大人,我没怀疑你,但,当时定计之际,可是隐秘至极,更是下了封口令,却被对方知晓,害我大军死伤惨重,边陲之地,更是一下有五座城池全部落入大武帝朝之手,不应该啊,不应该啊,我大瀚帝朝如今底蕴十足,不该如此惨败的!”墨亦客沉声道。

 “那是谁了?”上官痕沉声道。

 “在此,诸位都是陛下最亲近的臣子,所以当初布局前,我才与诸位坦诚相谈,具体这个细是谁,我暂时不知晓,可能是天山王,可能是蒙大人,可能是孔大人,可能是高大人,可能是太子殿下,也可能是敖至尊或者上官至尊,甚至,可能是我自己!”墨亦客沉声道。

 众人脸色一沉。

 “我说这么多,不是为了指责谁,只是为了让大家,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可以猜测是谁,但,不要攻击是谁,有什么,等陛下回来再说。不要让敌人的计再次得逞!”墨亦客沉声道。

 “大武帝朝,这次勾结灵山圣地、万寿道教,却是有高人在后布局。我大瀚已经拥有一份大底蕴,不该被他们牵着走。在此,我只是请诸位,不要拉帮结派,任意指责谁是细,非但没能找到细,却被对方利用了!”墨亦客沉声道。

 众人神色一凝。

 “蒙大人,你锦衣卫也不要在这时引起恐慌!”墨亦客沉声道。

 “那现在怎么办?”蒙泰沉声道。

 细就在身边,这的确有种如坐针毡的感觉。

 “一动不如一静,安守自己位置即可,十天后,陛下就能回来了!”墨亦客沉声道。

 “什么?真的?”众人顿时眼睛一亮。

 “同时,我也奉劝某位细一句,在我等眼里,你可以隐藏身份,在陛下眼里,你将无处遁形。”墨亦客沉声道。

 “陛下回来,那就好!”众人兴奋道。

 “什么也不变,维持原状,等陛下归来!”墨亦客沉声道。

 “那大武帝朝出兵,怎么办?”陈天山皱眉道。

 “十天,还是等得起的,四方城池,闭守城门即可,一切等陛下回来定夺!”墨亦客沉声道。

 “好!”众人应声道。

 “还有,细的事情,只有诸位知晓就行,不要出去,图惹群臣菲议!”墨亦客郑重道。

 “好!”众人应声道。

 第二,墨亦客府上。

 秦子白恭敬的站在墨亦客身旁,为墨亦客抓着通慧神杖。

 “大人,你猜的不错,的确有细,而且,就短短一天,消息就好像长了翅膀一样,满朝都知晓了,这次兵败,是有细在朝!”秦子白脸色难看道。

 “满朝尽知?”墨亦客双眼微眯。

 “是的,大人昨在天山王府上会议之后,当晚有着十三个大臣收到信函,信中描述了大人在天山王府上谈论的一切,结果,十三个大臣找了一群同僚议论,结果…!”秦子白皱眉道。

 “哦?消息这就散布了?呵,大武帝朝,这次的确有高人布局了,哼!”墨亦客一声冷哼。

 “大人,你们让封锁‘细’消息了吗?”秦子白疑惑道。

 “让封锁了,但,还是了,呵呵,还真是有趣啊!”墨亦客皱眉道。

 “他们要干什么?”

 “我曾说过,十天后陛下归来,想必,某位细等不及了,那背后的高人也等不及了,要以最快的速度,造成我等之中的内?”墨亦客冷声道。

 “那,现在怎么办?”秦子白皱眉道。

 “耐心等着,等陛下回来,同时,给我打探群臣态度!”墨亦客沉声道。

 “是!”细消息一出,不仅仅墨亦客府上,昨晚会议的八人,个个府上都有着下属前来禀报,一个个脸色阴沉至极。

 好在,最多十,陛下就回来了,一群人都着心中的疑惑,虽有猜忌,却什么也没动。

 但,此刻大瀚群臣却是惊怒不已。

 不久前的墨亦客密谋,兵伐大武,虽然秘密设谋,但,群臣很多都知道大瀚底蕴,以为肯定赢,各自派去了家中小辈,出征边界,争功夺赏的。可这一去,近乎全军覆没。

 多少大臣心中憋着一股怨气,如今,听到有细的消息,顿时个个义愤填膺。

 除了少数人能克制,很多官员在朝会之上,就不断对陈天山轰炸,让陈天山找出细。陈天山也只能头疼的着。

 墨亦客府上。

 “来势汹汹啊,让全城都着火?”墨亦客脸色难看道。

 “大人,天山王派人送来请柬!”秦子白恭敬道。

 “哦?”墨亦客疑惑道。

 墨亦客打开请柬。仔细看了一会,墨亦客双眼微眯。

 “大人,怎么了?”

 “天山王说,他发现了细的苗头,让我今晚戌时,前往他府上商议,为掩人耳目,让我悄然前往!”墨亦客沉声道。

 “悄然前往?大人,会不会…?”秦子白担心道。

 “所有人都是细,陈天山都不可能是细,否则陛下不可能那么信任他。只是,这封信,你确定是天山王派人送来的?”墨亦客皱眉道。

 “天山王最信任的那个侍卫!”秦子白点了点头。

 墨亦客指头轻轻敲击桌子。

 “大人,有何不妥吗?”秦子白疑惑道。

 “敌在暗,我等在明,却是很被动啊。戌时?不,提前一个时辰,我们酉时前往!”墨亦客沉声道。

 “是!”秦子白点了点头。

 -----

 酉时,墨亦客带着秦子白,悄然离开了墨府,前往陈天山府上仪事。

 可,就在墨亦客和秦子白走到一半的路上。

 陡然,锦衣卫总部,传来一声巨响。

 “轰!”一声巨响,响彻无疆天都,继而传来蒙泰的一声怒吼。“来人,抓住他,他杀了太子~~~~!”

 一声巨吼,全城皆惊。

 墨亦客陡然脸色一变:“糟了!”

 “大人,怎么了?”秦子白惊讶道。

 “走,去锦衣卫总部!”墨亦客冲天而上。

 秦子白护在左右,顿时飞了过去。

 这一刻,不止秦子白、墨亦客,全城的强者近乎全部飚而去。

 孔宣、上官痕、敖顺、陈天山、高仙芝都惊奇的飞了过去。

 转眼之间,锦衣卫总部,被围的水不通。

 “怎么回事?”孔宣瞬间飞来。

 却看到一个小院之处,四周建筑纷纷炸开,好似先前有着一个阵法,困住内外的一般。

 蒙泰全身是血,捂着腹部的血,倒在血泊之中。但还未死。

 孔宣顿时一掌拍在其后背,助其疗伤。

 “这是怎么回事?穿了丹田?毁了你元婴?”孔宣惊讶道。

 “大人,是谁?”一众锦衣卫惊怒道。

 在锦衣卫总部,差点杀了总指挥使,是谁?

 此刻,大量强者飞来。墨亦客、陈天山等人纷纷前来。

 “是他,墨亦客,他偷袭我们,快,太子在里面,太子要死了!”蒙泰瞪眼恨声道。

 “什么?”四周群臣顿时脸色一变。

 陈天山快速扑入不远处大殿之中,果然,古秦太子也倒在血泊之中,心脏之处有着一个血

 “快救太子!”陈天山惊叫道。

 上官痕快速喂下丹药,同时手贴在其后背。

 “呼!”古秦太子嘘了口气。

 “没死,差一点,就差一点!”上官痕舒了口气。

 “快抓住墨亦客,他是细!”蒙泰瞪眼叫道。

 “是!”一众锦衣卫要扑向墨亦客。

 “谁敢!”秦子白却是挡在了面前,瞪眼看向一众锦衣卫。

 “胡闹!”陈天山一声大喝。

 顿时喝止了所有人。

 墨亦客却是冷静的看着一切,这一刻,却没急着开口。

 “蒙泰,怎么回事,你说!”陈天山瞪眼道。

 “先前,太子殿下带着一个黑衣人来访,说有发现细了,想要我查探,我当时在外面,得到下属禀报,第一时间赶回来了,刚跨入大殿,就看到太子殿下倒在了血泊之中,而那黑衣人,就是墨亦客,对,就是他,我掀开他帽子了。他用那柄翠绿色竹杖,刺入太子殿下的心口,看我撞破,我还没来得及反应,他有一仗刺穿了我的丹田。想要逃走,但,我拼着命去拦,还是被他逃了!”蒙泰恨声的看向墨亦客。

 “哦?你看到我,亲手刺杀太子,又亲手毁了你丹田?”墨亦客却是脸色一沉。

 “不错,就是化成灰我也认识,你还在这小院外布置了一个阵法隔音,否则,我的下属也不会不知道,在逃跑的时候,引爆阵法,你消失在大雾之中,哈哈哈,你还敢回来!”蒙泰瞪眼道。

 四周众人冷眼看向墨亦客。

 却,谁也没有去抓墨亦客。

 “你没看错?”陈天山冷声道。

 “不可能的,就是墨亦客,这世上还有谁能和他那么像?”蒙泰瞪眼道。

 这一刻,古秦也幽幽转醒。

 “殿下,怎么回事?谁刺杀的你?”陈天山焦急道。

 “今,墨亦客去我府上,说发现细,邀请我来找蒙泰查探,蒙泰不在,我们就等候之中,不想,墨亦客忽然发难,我…!”古秦咳着血,脸色难看道。

 所有人一起看向墨亦客。

 “不可能的,我一直和我家大人在一起,先前还在外面,准备前往天山王的王府!赴天山王之邀请!”秦子白叫道。

 “我没有邀请你们啊?”陈天山微微一怔。

 “怎么没有…!”秦子白焦急道。

 但,墨亦客却拦住了秦子白。

 “我们都中计了,呵呵,看到我刺杀的太子殿下和蒙指挥使,为什么呢?我为什么要刺杀呢?”墨亦客冷声道。

 “你想嫁祸于我?来时,你裹在黑袍里,谁也不知道是你!杀了太子,我也受牵连,那时,我将被撤职,破坏锦衣卫对大武帝朝的侦察!”蒙泰瞪眼道。

 “呵,你看清我了吗?”墨亦客冷声道。

 “就是你,错不了!”蒙泰瞪眼道。

 古秦也皱眉的看向墨亦客,古秦也没看错。

 “未必!”一旁孔宣却皱眉。

 “哦?”“看到的未必是真的,若是别人变化的墨大人模样呢?”孔宣皱眉道。

 “呵,孔大人,你什么意思?”上官痕脸色一冷。

 上官痕会七十二变,少部分人知晓,在此几人却恰好都知道。

 “嗯?”众人脸色一变。

 墨亦客却是对孔宣微微一礼:“多谢孔大人信任,不过,我猜想,细应该不是上官至尊。”

 “嗯?”众人脸色一沉。

 不是上官至尊,那就是你了?

 “好一个连环计,是谁?一次刺杀,将我、天山王、蒙泰、太子、上官痕全部算计在内了?”墨亦客脸色难看道。

 众人戒备着墨亦客,还未动手。

 锦衣卫总部外面,一众赶来的大臣,却是忽然不知被谁鼓动了一般。

 “细是墨亦客?刺杀了太子和蒙大人?”

 “抓住细,为前线死难将士报仇!”

 “抓住墨亦客,他是细,为我军将士报仇!”

 “杀了他!”

 …

 …

 …

 外面顿时暴动而起。

 一些大臣顿时要冲过来。

 “王爷,细已经明朗,就是墨亦客,快拿下他!”

 越来越多的大臣涌来。

 “混账!谁让你们来的?”陈天山瞪眼道。

 “大人,我儿因为他死在了前线,我儿他不该死的,不该死的,都是因为他!”

 “这次,我无疆天都,多少儿郎前往,却全被他害死了!”

 “大人,为死难家属报仇吧!”

 …

 …

 …

 一些官员焦急道。

 墨亦客冷眼看着躁动的群臣,出一丝冷笑。

 “有人鼓动?呵,蒙泰,监察百官是你锦衣卫的职责啊,无疆天都好似不少官员是细作,你居然没查出来?失职!”墨亦客眼睛一瞪的看向蒙泰。

 “放,他们要找你报仇!”蒙泰顿时瞪眼怒道。

 蒙泰认定了是墨亦客,如今墨亦客指责,自然要给予反击,而且,城中若有太多细,那可是自己失职啊,怎么可能是自己错?

 “墨亦客,你刚才没杀了我,一切已经来不及了,你还不束手就擒!”蒙泰瞪眼道。

 “闭嘴!”陈天山怒喝道。

 但,四周似群情奋一般,根本不听陈天山的叫唤,好似以为法不责众,一定要今天拿下墨亦客一般。

 孔宣、上官痕、敖顺、高仙芝等人尽皆脸色一阵难看。不知谁说的是真的。

 但,都看的出来,眼前的局势,肯定有人鼓动。

 越来越多的官员冲来,得到消息后,不断要抓了墨亦客,墨亦客派系的臣子自然帮墨亦客说话,一时间,吵了起来,越吵反而起那些官员更大的反弹。似乎坚决要拿下墨亦客一般。

 整个锦衣卫总部,顿时哄闹闹的一片。

 就在群情奋之际。高空之上,陡然传来一声冷喝。

 “天山王,朕让你监国,你怎弄的如此轰闹?成何体统!”一声轻喝从高空传来。

 声音之大,将群臣的声音都被了下去。

 所有人脸色一变,抬头望去。

 看到高空之上,古海凌空而立,顿时面狂喜之

 “陛下!”群臣顿时惊喜的拜下。

 “恭陛下回归!”陈天山也是面大喜之

 “恭陛下回归!”所有人忽然恭敬的拜了下来。

 墨亦客看到古海归来,也出一丝微笑。

 至始至终,墨亦客都没有担心过,甚至,墨亦客知道今古海归来,在别人设局的同时,自己也设了一个局。
上章 万古仙穹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