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万古仙穹 下章
第四十八章 赎罪
 “就差一点,就差一点?”云默看着无法操控的勾陈,面绝望之

 “轰!”“轰!”“轰!”…

 砸入下方大地的一个个青铜人,忽然间从巨坑之中爬了出來,再度冲到这大草坪广场之上。

 可是,最前面冲來的青铜人却是忽然顿住了,站在高空,一动不动,狰狞的面部也忽然变的惊恐了起來。

 “呼!”“呼!”…

 越來越多的青铜人都围了上來,想要抓去勾陈灵魂,同样的,密密麻麻的飞在半空之中,忽然停了下來,一起惊骇的看向不远处的勾陈。

 盘膝而坐的勾陈身体,双目陡然一开,双目之中泛出一道紫雷凶光。

 勾陈忽然嘴角出一丝笑,看向满天青铜人。

 “还差一点,等我忙完,你再融合,等我忙完啊!”云默焦急的叫着。

 “嗯?滚开!”勾陈一声冷哼。

 “嗡!”

 “轰!”云默瞬间被撞飞了出去。

 “少庄主!”一众银月山庄弟子惊叫的快速上前。

 勾陈却不理会云默,而是看向满天青铜人。

 “刚才,你们追我,追的很是不是?”勾陈出一丝笑道。

 一众青铜人好似已经猜到什么,惊恐的调头,一哄而散。向着四方海域逃去。

 “想逃?这时候才想逃?哈哈哈哈,你们都是我创造的精灵,他妈的,胆肥了?是不是?想要吃我?跑?我看你们怎么跑,你们都是我创造的,你们的灵魂之线可都在我手中,我看你们怎么跑!”勾陈冷声道。

 探手一挥。

 “轰!”手中好似一瞬间冒出一大堆透明细线一般,瞬间连通了所有青铜人,原本还在逃遁的青铜人,陡然被猛地一拉,定在了空中。

 “我要你们追我,我要你们追我,妈的,找死!”勾陈怒火冲冲道。

 手中指头不断甩动,空中的青铜人忽然间相互撞了起來。

 “当!”

 两个青铜人头对头撞了起來。

 “当、当当当…!”

 一连串的头撞头,顿时撞的满天巨响。巨大的嗡鸣声响彻整个银月海,好似一声声钟响一般。

 “妈的,我想起來了,这样你们不疼,给我出來!”勾陈一声大喝。

 手中猛地一拉。

 “呼!”满天青铜人瞬间坠落而下,透明细线之上,陡然每一都拉着一个指头大的青色小精灵。

 “嗡!”“嗡!”“嗡!”…

 众小精灵可怜巴巴的看着勾陈。

 “去你妈的,刚才要吃我的时候,怎么不是这个表情,你们要吃我?妈的,全部到我嘴里來,吼!”勾陈愤怒的一声大吼。猛地一,百万小精灵顿时向着勾陈嘴巴而去,仅仅一小会,所有小精灵都被入勾陈口中。

 “噗咚!”“噗咚!”…

 四周沒了小精灵的青铜人,顿时一个个坠落而下,落入大海之中。

 四周无数修者都惊讶的看向勾陈。

 活了?

 “这是天级琴,勾陈?这是活人吗?”无数修者惊讶道。

 “勾陈!”古海在其背后一声冷喝。

 勾陈背对古海,陡然脸色一僵。

 忽然,勾陈捂着脑袋:“哎呦,头疼,头疼,完了完了,灵魂和身体融合,发生变异了,我记不得从前了,我记不得从前了!”

 勾陈捂着脑袋痛苦的倒在地上。

 四周被捆缚的琴师茫然的看着勾陈。刚才不是很牛吗?怎么忽然捂着脑袋不行了?

 古海微微一怔,担心的走到近前。

 “勾陈,你怎么了?你沒事吧!”古海扶起勾陈。

 勾陈捂着脑袋,悠悠转醒。虚弱的看了一眼古海。

 “你是谁?我不记得你了,你是谁?”勾陈看着古海茫然道。

 “你不记得我了?”古海脸色一沉。

 “哦,我想起來了,你给我一种亲切的感觉,我感到,我体内有你的血?”勾陈看着古海似乎想起了什么。

 “不错,你能感觉就好!”古海沉声道。

 “如此亲切,如此亲切,你一定是对我很好的人,对不对?”勾陈忽然期盼的看向古海。

 “算是吧!”古海皱了皱眉头,感觉哪里不对劲。

 “对我这么好,我体内又有你的血,那,那你是我爹吧?爹!”勾陈忽然开心的叫了起來,想要扑入古海怀里。

 “啪!”古海甩了一巴掌。

 “爹,你干嘛打我?”勾陈捂着嘴巴,一脸要哭的感觉。

 古海着脸道:“你真的忘记了?要不,我帮你重新塑造一下思想?”

 勾陈脸色一变,顿时变的严肃无比:“主人,有什么事情,尽亲吩咐,勾陈帮你办好!”龙婉清:“…!”

 流年大师:“…!”

 上官痕:“…!”

 这货是勾陈?这是二皮脸吧?

 刚才居然假装失去记忆了,想和古海攀亲戚?这,这也太不要脸了吧?你的节呢?

 古海也是脸色一黑!

 “好了,将他们身上的琴道意境解开吧!”古海沉默了一下吩咐道。

 “好的,主人!”勾陈一本正经的应声道。

 探手一挥。

 “撕拉拉!”

 一众琴师身上的琴道意境瞬间松开了,被捆缚的琴师顿时获得自由。

 “呼!”众琴师纷纷在体表释放罡罩护体,同时取出刀剑。

 “云默,银月山庄,你们干的好事,我宗和你银月山庄,至此绝!”

 “银月山庄,我家老爷会來逃回公道的!”

 “银月山庄,我呸!”

 …

 …

 …

 众琴师顿时怒骂之中。

 婉儿仙子也瞬间身,快速退离一边,面凶狠的看向不远处的云默。

 “完了,完了,呵呵呵!”云默苦涩道。

 “大人!”不远处的一众琴师忽然抱住犹如癫痫一般的司马长空。

 “云默,你敢袭击朝廷命官,你银月山庄,这是逆天造反!”一个琴师怒喝道。

 云默还待争论。

 “跪下!”陡然一个声音响起。

 却是老庄主的三魂,在失去束缚之后,忽然能开口了。此刻的三魂,并非透明体,而是泛着阵阵绿光。

 “庄、庄主?”云默惊讶的看向老庄主。

 三魂重叠,一个老庄主魂体,怒目看着云默。

 云默面色僵了僵,缓缓跪了下來。

 四周,一众琴师和外來涌入修者,尽皆冷冷的看着老庄主。

 昔日,老庄主德高望重,如今,众人已经不再尊重老庄主,不再尊重银月山庄了。但,并沒有吵闹什么,仅仅是盯着老庄主。

 老庄主转头看了看所有人。

 忽然,老庄主的魂体对着众人跪了下來。

 “庄主!”一众银月山庄弟子惊叫道。

 但,老庄子还是跪了下來,跪向一众琴师。

 “诸位道友,鄙人教导的后辈,不懂事,鄙人在此,向诸位请罪!”老庄主对着众人磕头了起來。

 “啊?庄主,不要啊!”一众银月山庄弟子顿时惊叫道。

 “庄主,你不能这样!”云默也是忽然哭了起來。

 老庄主一辈子顶天立地,一辈子沒有像谁屈服过,就是当年大乾圣上前來,老庄主都沒有如此作践自己的行跪拜大礼。

 老庄主行得正,站得直。从來沒向过谁折过

 吕王前來,都是平礼相待。

 在银月山庄,外來者见到老庄主,都是自己行礼,何曾让老庄主如此行礼过?而且还是跪拜大礼?

 四周,一众琴师眉头一皱,先前的冷视,一时变的有些局促了。

 “老庄主,你无需如此!又不是你的错。”流年大师苦笑道。

 其他人虽然沒有说话,但,有些人眼中已经有些不忍。

 昔日高高在上,自己仰望的人物,如今跪在自己面前?请自己宽恕?

 “我银月山庄,作此伤天害理之事,鄙人无能,无法阻止,给诸位添麻烦了。这一礼,你们受得起,刚才诸位差点因为银月山庄送命,银月山庄一个跪礼,又算得了什么?”老庄主的魂体苦涩道。

 “庄主!”一众银月山庄弟子顿时跪了下來,哭了起來。

 “庄主,跟你沒关系,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你起來,沒人能让你折,谁也不能,大乾圣上來我山庄,你都沒行过礼,云默知错了,云默错了,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云默哭着上前。

 “子不教,师之过,你们之错,就是我之错,银月山庄之错,就是我之错!”老庄主摇了摇头。

 “诸位道友,还请原谅,在下代银月山庄,给诸位赔礼,我沒教导好他们,给你们填麻烦了!”老庄主再度叩拜道。

 一众琴道大师皱皱眉头,微微一阵苦涩。

 “老庄主,算了,在下昔日,也承蒙老庄主指点,今之事,我就当沒发生过!”

 “老庄主,你起來吧,家师曾经也得你赠琴,你不用如此,我就当沒发生过!”

 “老庄主,我不追究银月山庄了,以后管好他们就行!”

 …

 …

 …

 老庄主昔日结的善缘,终究起到了大作用,一个个琴师唏嘘中,终究原谅了他们。

 眼前老庄主的地位,在整个琴道修者心中,都是有着大地位的,如此人物,弥留之际,向你跪拜叩首,请你原谅。众人心中再大的怨气,也释怀了。

 “多谢,多谢!”老庄主叩拜道。

 “庄主,我错了,我错了!”云默哭着跪在老庄子面前,不敢抬头。

 云默是知道老庄子个性的,老庄子一身都爱惜着自己羽,一生与人为善,一生与人为德,宁死,不愿吃寿果。性格刚强,那是因为他有一腔正气做脊梁。

 如今,自己一番胡为,让老庄主临死之际,前功尽弃了。更是对着这群之中,一些连自己都看不起的人磕头。

 有些人,自己都看不上眼,老庄主的个性更是不可能看得上的,但,为了给自己赎罪,老庄主向他们磕头以求原谅?

 云默哭的很伤心,不但沒帮到庄主,还让庄主做了如此丢人之事?

 四周山庄弟子也是哭的很伤心,跪在地上,一动不动。

 老庄主起身,摸了摸云默脑袋,出一丝慈祥的笑容:“沒事的,云默,只要你能通过今天之事,成长起來,我这一跪,就算值得的,你要记住银月先生当年的话,铸琴,先做人。一切要先学会做人!”

 “呜呜呜呜呜,我知道了,庄主,我错了!害的你跪了别人!”云默哭的极为凄凉。

 “跪?哈哈哈,跪就跪吧,我跪过祖师爷银月先生画像,跪过师尊,还沒跪过外人,这也沒什么,不是吗?跪就跪了,别难过,以后好好照顾自己,银月山庄的牌子,不要再砸了!”老庄主和蔼的笑道。

 “嗯!云默发誓,以后再也不做失德之事!永远不会!呜呜呜呜!”云默哭着说道。

 老庄主微笑的点了点头。转头看向司马长空之处。

 几个琴师神色复杂的看向老庄主,不知该不该原谅,司马长空还处在癫痫之中。仅仅一个道歉,就行了吗?

 老庄主的魂体缓缓走到近前。

 “司马先生,银月山庄对不起你,老朽无能,如今什么也做不了,你伤了三魂,我以我之天魂、人魂,作为补品,帮你补齐吧!”老庄主微微一叹道。

 “啊?什么?”四周所有人都惊讶道。

 “庄主,不要啊!”云默猛地抬起头來,惊恐的呼喊着。

 “嗡!”

 老庄主的魂体忽然一分为三,其中两个浑浑噩噩,脑袋之处,好似有着一道道漩涡一般。只有第三个还算清醒。

 “天魂、人魂,我已经散了我自己的烙印,只是最普通的魂力了,里面还有我毕生的琴道意境,希望能够给你补偿!”第三个魂体开口道。

 “嗡!”

 天魂、人魂忽然钻入司马长空体内。一旁琴师并沒有阻拦,都是神色复杂的看向老庄主。

 “司马长空,这次可是因祸得福!”

 “老庄主琴道意境有多高?就算收十分之一,也是受益不浅的啊!”“老庄主可是能弹奏出小精灵的人啊!”…

 …

 …

 四周琴师一阵羡慕。

 “嗡!”

 司马长空周身微微一颤,恢复了平静,老庄主的天魂、人魂,好似大补一样,瞬间修复了司马长空三魂的一切伤害,并且一阵滋养,让司马长空的脸色也变的红润了。

 司马长空缓缓睁开双目,有些茫然的看看老庄主,但,很快就想起來一切。

 微微一阵苦笑道:“老庄主,你不需要这样的!长空多谢老庄主馈赠!”

 老庄主点了点头,最后一点地魂的魂体,虚弱的看看古海。

 “古先生,老朽果然沒看错你,这么多琴师,终究你夺魁了!”老庄主看着古海微微一笑道。

 “运气吧!”古海苦笑道。

 “第一就是第一,古先生客气了,刚才,多谢你!要不然云默就铸成大错了!”老庄主苦涩道。

 不远处,婉儿仙子撇了撇嘴!

 古海微微苦笑,不知该如何解释。

 看了一圈众人后,老庄主才再度看向云默和一众山庄弟子。

 “我要走了,以后,你们要好生听云默的话!”老庄主有些不舍道。

 “庄主,呜呜呜呜呜!”一众山庄弟子跪体嚎哭。

 “云默,好好保重,我会在天上看着你的,呵呵,天上?天上去不了了,天魂沒有了。不过,我还剩下地魂,我还能转世,也许哪一天,我又转世了成琴师了,那时,我或许会找属于自己的古琴,真希望到时还能再看到银月山庄,真希望能够得到你为我铸造的古琴啊,云默,山庄交给你了,你能让我來世求到银月山庄的古琴吗?”老庄主摸着云默的头慈祥的笑道。

 “能,一定能,庄主,我一定造出最好的琴,为你造出最好的琴,造出天级琴,我一定要为你造出來!庄主,云默对不起你,呜呜呜呜呜!”云默跪在地上,嚎啕大哭。

 “痴儿!”老庄主微微一笑。

 缓缓的,老庄主的魂体,消失在了所有人前。

 “庄主!呜呜呜呜呜呜呜!”一众银月山庄弟子顿时跪地长哭了起來。
上章 万古仙穹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