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剑甲 下章
第三百三十三章 追杀凤仪门主
 -----。。

 终于杀死了叶寒,凤仪门主也是松了一口气,便开始四下寻找有关须弥神印的踪迹。

 但是,出乎凤仪门主意料的是,她的神识四下放出去,竟然没有能找到须弥神印的踪迹。

 没有错,就能没有能找到,凤仪门主有些不相信,再次开始将神识放大,放大到了最大的极限,但是还是那样子,没有丝毫的须弥神印的踪迹,一点也没有。

 “这是个什么情况?这不可能啊,要知道须弥神印可是这一界最坚固的物体啊,怎么会被破坏掉,就算是我全盛时间,也不可能将其打碎,为什么现在一丝踪迹都没有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凤仪门主也是大惑不解。

 凤仪门主又想:“刚才叶寒将须弥神印,和他自己的那个古怪法宝一起融合掉了,形成了一个新的刀状的法宝,那么是不是可能是这么个情况,就是新融合的宝物,它的坚硬程度,反而不如融合之前的宝物,这种情况,在法宝的组合之中,也是正常的,如果法宝融合者的能力不够的话,也会把要融合的法宝,给废掉的。”

 想到这里,凤仪门主更是恨上了叶寒,心想幸亏你是死了,要是你没有死,一定要百般的折磨你,凤仪门主不有些后悔,把叶寒灭杀的太彻底了,他的身体内部的很多的好东西,都还没有能够得到。

 但是,如果没有须弥神印,是绝对不行的。如果须弥神印毁掉的话,这个无界就彻底完蛋了,这个无界也会毁掉的,那么凤仪门主几代人。数百年的建立新世界的努力,也会付之东,完全的毁于一旦,所以凤仪门主是绝对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的,她要去寻找那个须弥神印,哪怕只是寻找到一丝灰烬,只要一点一滴的须弥神印的材料,也可以拿回总坛去想想办法。说不定可以重新复制一个出来,复制品虽然肯定不会比得上原品,但是复制品也是勉强可以用一用的,总比没有强吗。

 想到这里。凤仪门主开始四处搜索,希望能够找到一丝须弥神印的踪迹,她的神识开始扩大范围,扩张到了最大,将周围方圆百里之内。都笼罩了,而且搜寻的非常仔细,连一草一木的没有放过,但是。仍然没有找到,凤仪门主不有些心急了。

 “哈哈哈哈…”正在凤仪门主有些心焦的时候。突然一阵狂笑爆发了出来,一个人从空间黑之中走了出来。竟然是叶寒。

 叶寒竟然是没有死,原来刚才叶寒在凤仪门主的精神风暴的攻击下,在最后的一刻,化为一道细微的剑光,躲进了月影刀之中,月影刀本来就是须弥神印融合出来的,而且叶寒现在可以算是炼器大师,他融合后的宝物,也就是这个月影刀的坚固程度,比之前的须弥神印,还要坚固的多,所以凤仪门主的法力,根本无法伤害到这个月影刀,而且叶寒十分的聪明,他在藏入月影刀的同时,在外面同时开了多重的折叠空间,将月影刀藏在了折叠空间之中,这样一来,凤仪门主的攻击,不管是精神风暴还是法力攻击,经过这些折叠空间之后,都被大大的削弱了。

 本来凤仪门主如果细心一点,是可以发现这些折叠空间并摧毁掉的,但是凤仪门主也是被胜利冲昏了头脑,以为自己胜券在握,所以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些折叠空间,于是,凤仪门主还是输了一筹,被叶寒给成功的欺骗了过去,躲过了这凶猛的进攻。

 “你…你…居然没有死”

 凤仪门主气的说不出话来,她手指着叶寒,气得全身颤抖,又是大口大口的鲜血,开始失,她被气得受了不大不小的内伤。

 叶寒不仅没有死,而且还生龙活虎,一点伤都没有受的样子,看上去似乎比先前还要强大,这意味着,凤仪门主的全部攻击,都落空了,完全的落空了,你说凤仪门主如何能不怒,如何能不生气,所以,她气得大口吐血,这件事也是正常的。

 凤仪门主现在的感觉,可以说是相当的挫败,她已经完全没有锐气了,变得有些颓丧,她跟叶寒打了这么久,绝招叠出,但是全都被叶寒躲过去了,而且,她还受了重创,修为也是大大降低,一时之间,凤仪门主竟然动了逃跑的心思,想要一走了之,她是完全拿这个叶寒,没有任何的办法了,既然没有任何的办法了,那么还在这里干耗,又能有什么样的作用,还不如一走了之呢。

 到现在为止,凤仪门主的气势,可以说是完全的没有了,颓丧了,气势这个东西,一鼓作气,再而三,三而竭,凤仪门主经过了叶寒这么多的打击,这个精神风暴箱底的绝招拿出来,也是再次失败,搞得凤仪门主有些受不了啦。

 想到便做,凤仪门主不是什么拖泥带水之人,她也只是稍稍犹豫了片刻,便当机立断,身形一闪,就要离开逃跑,她再也不想打这叶寒了,这个叶寒就像打不死的小强一般,太可恶了。

 凤仪门主身形闪动,正要逃跑,突然叶寒一身怪叫,身子也是弯了下来,看上去是因为受伤而痛苦的样子。

 “这是…什么情况?这小子受伤了,难道他刚才确实受了重伤,是假装的?”凤仪门主见叶寒一副受伤的样子,也是有些犹豫了,如果叶寒确实受伤,那么她只要最后一击,就能杀死叶寒了,这样的好机会,不能放过啊。

 但是片刻之后,凤仪门主便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还是准备逃跑,要说好机会,之前难道还少吗?之前那么多的好机会,也没能杀死叶寒,现在如果他是假装受伤的,那自己自然是完全没有机会,就算杀上去,反而会中叶寒的埋伏,而且就算叶寒是真的受伤,自己也未必占得了便宜,还是拿先前的例子来说,叶寒难道不是每次都受了伤,自己想要上前占便宜吗,结果还不是每次都是成了一个杯具。

 所以,凤仪门主便推翻了自己的想法,还是决定逃跑,不管叶寒了,也就是说,不管叶寒是真受伤还是假受伤,凤仪门主都不想管他了,只想自己逃跑,先逃跑了再说,甚至就算现在叶寒躺在地上,疼的地打滚,凤仪门主都不想再去和叶寒打了,原因就是凤仪门主的心,真的累了,不仅累了,也是怕了,刚才叶寒的,那些怪招奇招,反复的绝处逢生,凤仪门主是真的受不了,她是完全的绝望了,没有了任何希望,在她的心里面,叶寒完全变成了一个怪物,不仅是可以噬一切的怪物,法力无穷无尽的怪物,还是一个无限复活的怪物,一个怎么打都打不死的小强,凤仪门主是彻彻底底的绝望了,她只想逃离,她再也不想见叶寒,当然,除非是叶寒的尸体。

 凤仪门主下定了决心,身形一个闪动,便在空中划出了一条轨迹,选择了一个方向逃跑。

 这时候,叶寒见自己拙劣的受伤表演,骗不过凤仪门主,也是立刻不再怪叫,也是身形一闪,挥舞着月影刀,带着长长的刀气,就向凤仪门主杀去。

 凤仪门主在飞行之中,自然是感觉到了身后的杀气,她不有些庆幸,原来刚才的叶寒的受伤的模样,果然是欺骗她的,这个叶寒真是一个人,竟然想要引她进入埋伏,还好自己没有上当。

 吼吼吼——

 叶寒的月影刀,在空中划出了漫天的刀影,犹如疾风暴雨一般,以极高的犹如流星般的速度,就向凤仪门主杀去。

 凤仪门主现在虽然还是有一战之力,未必就打不过叶寒,但是凤仪门主的气势,已经是不行了,未战先怯,凤仪门主现在也是一心想要逃跑,所以凤仪门主根本就没有回身攻击,而是加大的速度,反而速度更快,根本就不管身后的追击刀气,疯狂的向前方逃跑。

 叶寒自然不会放过凤仪门主,刀气的速度加快,同时身形的速度也是加到了最快,提升到了极致,疯狂的向凤仪门主追击。

 如此一来,在无界巨大的苍穹天空之上,便有两个白亮的光球,正在互相的追逐,如果下方的人仔细看,就会发现这两个光球,有一些区别,前面一个光球,比较小了一点,自然是凤仪门主,而后面的一个光球,大了一点,而且后面的那个光球,还不时发出一些长长的白光,去攻击前面的那个光球,那长长的白光,自然就是月影刀气了。

 “叶寒,我不想和你打了,你为什么还紧追不放,我们这次便了结了,下次再打,不要以为我真怕了你。”

 凤仪门主见叶寒紧追不舍,也是不得不用言语来劝说叶寒。

 但是,凤仪门主的这些话,也是没有什么劝说力量,根本就说服不了叶寒,叶寒冷冷一笑,手中的月影刀气,反而力量更大,杀,就向凤仪门主疯狂的杀去。

 凤仪门主也是没有办法,她一咬牙,突然又是一个闪烁,身形竟然是消失在了空中。

 p

 -----
上章 剑甲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