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剑甲 下章
第一百九十六章 与美同行
 司马睿这突然出手,速度极快,但是毕竟距离较远,韩老魔还是有足够的时间反应过来的。

 韩老魔初时以为司马睿只是要救援人质,但是看那雷电剑光的威力,竟然是要将两人一齐杀死,不过即使看出了两人必死的结果,韩老魔仍然抢先出手,大手一箍,要将人质掐死,他可不想死在自己这个玩物的前面。

 与此同时,叶寒也动了,他的引力之剑,在隐匿身形方面优势极大。

 早在韩老魔与单琪说话的时候,叶寒就留下了虚假的身影,然后真身逐渐的接近了韩老魔,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韩老魔和单琪这两边的互动上,倒也没人注意到叶寒的动静,韩老魔受重伤之后,神识的感应能力大减,自然很难发现叶寒。

 在韩老魔下手要杀死人质的这一刻,司马睿的雷电剑气到来之前,叶寒身形闪动,化作一道剑环从韩老魔身前穿梭而过,千钧一发之际卷起人质,带到了一旁。

 轰隆!司马睿的雷电剑气轰杀在韩老魔的身上,他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全身就化作了一团白色电弧,哗啦啦闪,然后就消失了,连渣渣都没能剩下。

 叶寒见了韩老魔的惨状,也不了一口凉气,想不到司马睿的剑招竟然如此恐怖,如果自己稍慢一步,就会被这剑气打中,后果不堪设想。

 叶寒推出一道法力,将人质缓缓送到单琪身前,说道:“人我是救下来了,现在我要离开,单宗主不会阻拦吧。”

 “谢谢你了。”单琪点了点头,叶寒刚才完全可以趁机逃跑,但是他选择救人,这相当于一个示好的投名状,单琪自然是懂的。

 叶寒见单琪的态度,心中松了口气,心想总算把这一团麻烦解决了,身形一转,就要离去。

 “小兄弟,等一下!”单琪忽然说道。

 “单宗主还有什么事情吗?”叶寒眉头微皱,暗暗蓄力,随时准备拔空而走,防止这单琪出手留他。

 “小兄弟不要误会,我想问问你要到哪里去?”单琪道。

 “我是要去圣光大陆。”叶寒说道。

 “哦,我们也要去圣光大陆,不如一起同行如何?”单琪说道。

 叶寒听了,心中一动,天梵宗的人看来是知道去圣光大陆的路线的,与其他自己浪费时间摸索这无人区惑大阵的出路,倒不如和这天梵宗结伴而行,毕竟他的时间有限,三个月之后还有和邵南的赌斗,不能多浪费。

 这么想着,只略微犹豫了一下,叶寒便点头道:“好吧,我和你们一起走。”

 单琪见叶寒这么说,面道:“那就好,小兄弟怎么称呼?”

 叶寒便说了自己的姓名,然后和天梵宗的人熟悉了一下,他看这单琪的神态,似乎对自己有什么目的,不过他也想不出单琪为什么要找他同行,好在单琪不是坏人,甚至可以说是一个罕见的天真之人,这点叶寒是可以肯定的,所以他倒不怕有什么威胁。

 单琪确实是有目的的,她见叶寒年纪轻轻,却有这等修为,是一个难得的天才,顿时起了惜才之意,心想不论他先前是不是和这些匪徒一伙的,刚才救人之举都显得这孩子本不坏,不如把他收归门下,善加约束,后必然成为栋梁之才,其实叶寒算起来都快十七岁了,只比单琪小上七八岁,差距并不大,只是叶寒长得面,而单琪又是一直以一门宗主的身份行事,所以她将叶寒看做孩子,想要收他为徒。

 叶寒和天梵宗一起上路,路上拉拉家常,对自己的身份轻轻避过,倒是了解了天梵宗的一些情况。

 天梵宗的宗主自然就是单琪,创立才几年时间而已,怪不得单琪对于收徒很重视,第一代徒弟可都是开山弟子,对于门派的传承是非常重要的。

 司马睿还有他的几个手下,并非天梵宗之人,而是圣光大陆境内的一个世家的子弟,他为了追求单琪,才以客卿长老的身份加入了天梵宗。

 一路上,天梵宗的人对叶寒的态度倒还可以,倒是司马睿等人,虽然表面上客气,但是对叶寒十分警惕,甚至有一丝厌恶,这个叶寒也理解,毕竟他视单琪为自己的女人,对于靠近自己女人身边的陌生男人,自然不会有什么好感,而且叶寒还是单琪主动拉过来的,威胁就更大了。

 叶寒自然不会得罪他人,一路上谨守本分,只待到了圣光大陆境内,就与天梵宗诸人分道扬镳。

 单琪的队伍中有专人的指引,经过几天的跋涉,就走出了惑大阵,然后就出了无人区,本来叶寒担心圣光教的关防的,因为除了官方指定的贸易商队,圣光大陆是不准许任何人进入的,但是因为司马睿的关系,众人进入出乎意料的容易,看来这司马睿的家族势力倒是不小。

 进入关隘后,众人就走上了圣光大陆境内的官道。

 叶寒只见沿途行人服混杂,除了圣光大陆特有的白种人,倒有不少是黄皮肤的九牧人,他知道这里是两个大陆界之地,各种人杂处混居,倒也正常。

 又经过半天的行走,众人就来到了最近的一座大城市——银月城,叶寒也准备在这里和单琪诸人分手就差不多了,他倒是想一进大陆便分手,不过单琪等人毕竟为他引路,也算是帮了一个大忙,走了这么远再分手,也算合适。

 路上单琪倒是旁敲侧击,虽然没有正面明说,但是言语中也数次透出收叶寒为徒的意思,叶寒自然是不会答应,每次都不咸不淡的把话堵了回去。

 进入银月城是在晚上,众人暂时停留在一处客栈,叶寒利用半天的时间在城内采购了一些东西,然后回到客栈,准备在下午和单琪告别。

 客栈里只有几个天梵宗的弟子,司马睿等人不知道到什么地方去了。

 单琪正盘坐在卧房内修炼,见叶寒敲门,已经知道了他的来意,便说道:“你坐下吧,我有话和你说。”

 叶寒便依言坐下,单琪直接问道:“你为什么不愿意入我天梵宗?”

 “谢谢单宗主的好意,不过我是神境学院的学生,这次是来圣光大陆历练的,以后还会回学院学习呢,恕我不能再加入其他宗门了。”路上叶寒一直没有暴自己的底细,眼下单琪的紧,他终于还是决定把学院拉来做挡箭牌了。

 “你是神境学院的学生?”单琪轻呼一声,显得有些惊讶:“那你怎么可能没有听说过我?”
上章 剑甲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