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剑甲 下章
第一百九十三章 御女单琪
 叶寒扫了楼下那被栓在柱子上的美女狗一眼,思考片刻,就决定留下来,伺机出手,将这些人一网打尽。

 韩老魔和黑皮斗了这么久,实力都有损耗,叶寒自认有把握同时收拾掉他们,一则可以用万象熔炉收他们的法力,提升修为。二则也算是积点德,免得他们以后再害人。

 就在叶寒决定动手时,突然之间,钟声镗镗,从远方传来,那钟声悠扬洪亮,如黄钟大吕,震的众人耳朵发麻,仿佛天地之间只剩下钟声。

 韩老魔和黑皮诸人顿时也停止争斗,分开来对峙,向钟声的方向望去。

 “这是怎么回事?那个方向是有个钟楼的,可是夜晚谁没事敲钟楼啊?”韩老魔自语道。

 这时远处又再起变化,只见天际之间,一道金光如太阳初升,渐渐腾起,将整个天空都染成了一片金色,那金光越来越大,竟然急速向这边移动过来,光线所过之处,魑魅魍魉纷纷惨叫融化,好像被烈火烤过一般。

 “不好,躲避这光线!”

 韩老魔一声怪叫,众人立刻反应过来,各自找到最近的遮挡之物,同时尽起法力防身,以防被这金色光线烧杀。

 叶寒自然是反应的更快,早就刷出黑剑气,挡在双胞胎和自己的身上,而且他看出这光线似乎是有针对的,只对鬼怪或者修炼魔道功法的修士才有伤害,倒也不是特别放在心上。

 哗!几乎在同一瞬间,金光涌了过来,竟然掀起了异常的声音,叶寒只感觉体内都被这光线引起了共振,看来这光线除了光属,还具有其他的多重属

 不过,这些光线虽然厉害,但是都被叶寒的黑剑气收掉了。

 叶寒这时才明白过来,原来刚才远处的那钟声,不是被人敲击,而是被光波撼动发出的。

 紧接着光线之后,只见一队修士快若流星,自远方飞来,这队伍约有十几个人,为首是一名紫衣女,她催动着一柄金色大剑在前方开道,刚才的金光就是这大剑发出来的。

 那女见到了下方动静,收了剑光,就缓缓降落下来,中间还往叶寒这边看了一眼,那眼神凌厉异常,看得叶寒心中一惊,心想不会被她发现了吧?

 不过不管如何,叶寒也只是静立不动,不敢有多余的动作,不然只会立即被发现。他感觉到这紫衣女修士的气息十分惊人,只怕还要在那个圣人六重的黑皮之上。

 “你们是什么人?在这里干什么?”紫衣女修士落到大道当中,对着韩老魔和黑皮喝问道,语气冰冷,显得无礼之极。

 “呵呵,这位女道友,我叫韩立,是本地傲天盟的盟主,这位黑皮道友是我兄弟,不知道友又是谁,前来所为何事?”韩老魔也知道这女修士是个强敌,当下言语中把黑皮拉成了兄弟。

 黑皮也笑道:“老韩啊,别称呼我的外号啊,我也是有名字的嘛。”

 两人刚才还在打死打活,现在却称兄道弟起来,不过这样的事,在无人区倒是显得寻常之极,这紫衣女修士来意不善,两人的联合倒也自然而然。

 “又是无人区的匪徒,都该死!”紫衣女子冷哼一句,韩老魔和黑皮顿时脸色一变,眼中杀机一现,他们虽然修为都不如这紫衣女,但是联合一战也未必没有机会。

 “在楼上的三个小鬼,也给我滚下来!”紫衣女突然又对着上方喝道。

 叶寒苦笑一下,想不到还是被发现了,这女子真够厉害,连他的黑剑气的伪装都能够看破,她既然叫破了三人,倒也不好把双胞胎藏起来了。

 叶寒法力一卷,带着双胞胎就降落到了地面上。

 “你这小子捡漏?”韩老魔这时才发现双胞胎不见了,惊呼了起来。

 “唐诗唐谣?”紫衣女修士看到了双胞胎,先是神色一愣,然后面

 “单姐姐?”

 唐诗唐谣见了紫衣女子,惊喜加,尖叫着就跑了过去,冲到她的怀里就痛哭起来,紫衣女轻抚两女的背脊,安慰着她们。

 “看来是双胞胎的亲人或者人,倒省了番工夫了。”刚才叶寒倒没有阻拦双胞胎,见有人接收她们,他心里倒是舒了口气。

 “女侠!他们都是匪徒,劫杀了我们的商队,还请女侠救命啊!”这时一个原先奴隶商队被俘的男人,对着紫衣女大叫道,他隔得远,倒没注意双胞胎和紫衣女是认识的。

 “单琪姐姐,他们就是绑架了我们的奴隶商队!”唐诗指着那人说道。

 唐诗唐谣本来是九牧大陆和圣光大陆界处某个山村的村民,后来单琪路过,见到这绝美的双胞胎后,觉得她们窝在山村是明珠蒙尘,太过可惜,便想收她们为徒,也取得双胞胎父母的同意,单琪因为还有其他要事,便先传了双胞胎一些基础的功法,约定半年之后再来带走她们。

 哪里知道单琪再来时,发现小山村已经被路过的盗匪洗劫一空,双胞胎也不知去向了,后来她辗转打听,才知道双胞胎被卖到了馆,然后又从馆的线索,得知她们又被馆转卖给了一个奴隶商队,要送给某个圣光大陆的大人物,她知道这商队肯定要经过无人区,是以便一直在此守株待兔,只是摸不清具体的路线,所以便让门人弟子分开守候,刚才远远知道这边有动静,单琪又是个火烈子,便急着冲杀了过来。

 这双胞胎也是运气惊人,冥冥中有神仙护佑,被转卖了这么多次,竟然没有遭遇毒手,想来是见到她们的人,都觉得奇货可居,所以才没有侵害她们,要知道处女双胞胎的价值,要比被破过身的高多了,如果能献给某个大人物,要一步登天也不是不可能的。

 只是这无人区的匪徒,都是些过了今天未必有明天的人,自然不会有把双胞胎当踏脚阶梯的心思,要是这次没有叶寒或者这单琪过来解救,双胞胎被蹂躏也是铁定的。

 “我知道了!这里没一个好人,都杀光了便是!”单琪回了唐诗的言语,环视一周,淡淡说道。

 叶寒心中苦笑,看来这单琪把自己也当成坏人之一了,那么这架?要不要打呢?
上章 剑甲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