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剑甲 下章
第一百七十一章 师太且慢
 华夫子此话一出,众长老都是面色阴沉,心如死灰,天工学院竟然被一个和尚给挑了,数百年声誉毁于一旦。

 “我来去领翠明和尚出来吧。”定慧师太接过了华夫子的话,就从侧门出去,前往关押翠明和尚之处,任水瑶向叶寒使个眼色,两人也随之跟上。

 定慧师太沉默不语,只在前面走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关押翠明的地方离此不远,有专人把守,是一处雅致的小木屋,还附带有菜园子,看来如华夫子所说,确实没有待他。

 定慧师太用钥匙打开房门,就见一个和尚,眉目清秀,正端坐席上,脸笑意,看来是提前知道了师兄来救他,他的修为倒是不高,只是神通境修为的样子。

 定慧师太叹了口气,忽然提起手掌,法力聚拢,看来竟是想要将翠明拍死。

 “师太,你做什么?”翠明吓的魂都飞出了天外,但是他只是一个神通境的修士,根本无法反抗,只能出言求饶。

 “师父,如果杀了他,我们天工学院的名誉就彻底毁掉了。”任水瑶说道。

 本来就和象力大师单挑不过,技不如人,现在又要毁诺杀死他的师弟,如果这样做,天工学院就彻底成了笑柄,成了不要脸的小人了。

 “你说的没有错,一旦我这么做,天工学院的声誉会毁于一旦。但是…”定慧师太的面色变得坚决起来:“你没有看到吗,凤仪门的人已经和那个象力勾结了起来,一旦象力拿到法力导图的文字部分,一定会交给元冬灵参详,法力导图这样的武功,一定不能交给凤仪门这样的恶人。”

 “师太饶命啊,这法力导图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好啊,我看了文字部分至今已经十年,仍然参悟不了什么东西,就算交给凤仪门的人她们也未必学得会啊,而且我还可以阻止师兄交给她们,还请师太一定饶我一命啊。”翠明抱着定慧师太的小腿,不停的哀求道,他十年前偷阅到法力导图的文字部分后,发现只有区区几行几十个字而已,他还是抱着希望,认为这几十个字也许包含着微言大义,但是被学院软的这十年来,夜思索,仍然毫无寸进,这些年来他心里一直大感后悔,深深为这偷学的东西不值。

 法力导图文字部分的晦涩难懂,定慧师太自然是知道的,不光是这个翠明,就算是学院内各派的领袖长老,对这文字部分,也没有一个参悟的透的,最多的也只是将图画部分的线路图例子,掌握个几百幅,就没有收获了。

 而如果学不会最华的文字部分,对法力导图的掌握只能停留在略的图画层次,在圣人境的战斗中,作用不大,如同肋,所以刚才巨子、华夫子和象力大师争斗时,都并没有使用法力导图的绝学。

 但是,也并不是说这门绝学就无法掌握,比如天工学院的院长,就对这门奇功十分精通。

 院长是星君境的人物,似乎这门奇功,只有突破了等级的限制,才能融会贯通,凤仪门也是有星君境修士的,所以定慧师太绝不愿让法力导图落到凤仪门的手上。

 “水瑶,等我杀死他之后,必然被学院问罪,就算不是死罪,关押到死也是差不多了,我等会自缚请罪,你押解我到代院长处去。”

 定慧师太是抱了必死的决心了,她杀死翠明的后果,用脚趾头想想也会非常严重,万佛胜地和凤仪门都会必然在外部施加压力,要求严惩,而学院内部的人,也会把声誉被坏的过错,全部推在她的头上,就算不是死罪,那也是关在死牢一辈子的事,与死无异了。

 “师父!不要啊!”任水瑶哭着跪地。

 “定慧师太,请不要做傻事,这事应该还有其他解决的办法。”叶寒见状,终于不得不开口了。

 本来他并不想管这天工学院的闲事的,但是涉及到定慧师太,那他就不得不管了,别说定慧师太曾经为他疗伤,救过他的性命,就算光凭任水瑶的关系,他也是非管不可了。

 “其他办法?”定慧师太一愣:“什么其他办法?”

 “是不是只要打败象力大师,就可以挽救学院的名誉,化解这一切,我愿意试一试。”叶寒正道,他并没有信心打败象力,但是得了爆击符这样的东西,把握加成了几分,再加上他的内心总还是热血的武者,所以他选择战斗。

 “你?”定慧师太没好气的笑了笑:“别开玩笑了。”

 叶寒也不多话,突然法力一震,身上的气息开始疯狂提升,法力的爆发如同宇宙大爆炸,处身的小木屋立刻被掀翻,方圆十里的树木花草,全部被吹的倒伏拔起,天上的云层如受了惊的鸟兽,都远远的吓了开去,出大片湛蓝的天空。

 他在一下搞出了这么大声势,连远远在飞来峰顶的众学院长老都感受到了,纷纷将神识投过来,心中暗呼:好强大的气息,难道又有强敌来了?

 定慧师太被叶寒的这一下爆发震住,呆看着叶寒良久,才连声赞道:“好好好!”连说了三个好字,又道:“换了天工学院的标准制式衣服,和我一起上飞来峰。”

 叶寒立刻领会得,定慧师太是要让他以天工学院弟子的身份,挑战象力大师,否则,就算打败象力,也不能挽回学院的名誉。

 任水瑶空间戒指里正好有男式的天工学院制式校服,此时也没工夫矫情男女有别,她飞快的下叶寒身上的衣服,只剩下亵,少年结实的肌都暴在外边。

 任水瑶通红着脸,帮叶寒穿上天工校服,纤细手指不时在肌肤上碰擦,叶寒顿觉别有一番异样的感觉,又想到了刚才和她藏身椅子下的旎一幕,便对任水瑶做了个鬼脸。

 任水瑶一看叶寒怪异的表情,就猜到了他心里定是又在想什么龌龊事了,脸色更是红润,在师父面前也不好爆发,但是手指却加大力度,在叶寒身上狠狠的掐来掐去。

 这两个如同小两口般的互动,自然是落在了定慧师太的眼里,她没好气的笑了笑,突然觉得看这个少年,比以前要顺眼了。

 ***********

 今天的第三更,谢谢丹尼尔之父的打赏
上章 剑甲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