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剑甲 下章
第一百五十九章 天工学院
 四女带着叶寒菊剑孙晓灵等人出了地面,找了一辆马车,前往天工学院,至于那个受害少妇,则是给了她一笔钱,让她去自去寻找家人。

 别看叶寒平时没事就把四胞胎在九宫金塔里装进装出,但其实将活人装入空间宝物,需要的法力技巧很高,几个女生也没谁能做到,只能用马车拉。

 不多时,众人就来到了天工城的中心天工学院,天工学院与城内的其他地方反差极大,简直像是一块沙漠中的绿洲。

 只见学院内部建筑极少,几乎没有,处处是小桥水、绿地肥花、青竹小亭,还有各种奇形怪状的雕塑林立,路遇的天工弟子也没有统一服装,个个奇装异服,打扮前卫。

 “姐姐,你们天工学院…好奇怪啊?”梅剑好奇道。

 “这是我们天工学院的特色,”任水瑶笑道:“我们天工学院的结构比较松散,是由各个学派组成的,讲究的是百家争鸣,百花齐放。”

 “百家争鸣?”兰剑奇道:“那样的话,不是会混乱吗?”

 任水瑶答道:“各个学派可以互相辩论,但是打斗是不允许的,我们学院的学派不仅有传统的儒释道法墨,还有各种另类的学派。”

 这时一个全身都穿着钢铁衣服的弟子面走了过来,任水瑶指着他介绍道:“这个弟子就是属于机械派的,比如符弹匣子,就是由这个派发明的。”

 三剑大呼奇妙,六只圆溜溜的大眼睛盯着这钢铁服弟子上下扫视,仿佛要把他剥开似的。

 那弟子被这美丽的三胞胎如此盯视,老脸一红,囧着脸逃开了。

 任水瑶捂着嘴笑道:“机械学派的弟子都比较害羞死板,要是道家或者墨家的弟子被你们这么看,只怕马上就主动过来搭讪了。”

 众姐妹又穿过一片绿油油的草地,终于来到了任水瑶和孙晓灵住的宿舍。

 这里的宿舍也是别具风格,都是独门独院,每个屋子造型都不一样,有的半圆如蛋壳,有的四方如砖块,有的甚至用空间法术在树上叠了一个鸟巢形状的树屋。

 宿舍门口还搭建着一个木头台子,一个紫衣女子振振有词,正在台上演讲,台下聚了不少听众,也多是女子。

 任水瑶等人向宿舍内行去,只听得那女子声音高亢,说道:“知道为什么男人天生比女人低吗?…因为男人是从女人的下面生出来的,男人天生就在女人下方,所以男卑女尊,这才是天道,是自然之理…”

 她说到这里,台下的女听众们顿时报以响亮的掌声,少有的几个男听众则是哭笑不得,摇头离开。

 梅剑奇道:“这位姐姐的演讲倒是有趣。”

 一贯沉默的竹剑却摇头评价道:“哗众取宠!”

 任水瑶笑道:“这也是我们学院的一个派,称为女家,她们的理念是要恢复上古时期的母系社会,很多女家的弟子都是凤仪门的弟子。”

 “凤仪门?”梅剑惊道:“凤仪门不是大陆止的恶门派吗?怎么可以在这里合法的出现?”

 来大陆的路上,梅剑买了许多奇闻怪志的书籍阅读,所以对凤仪门的事情也是略有了解。

 任水瑶道:“这是老黄历了,听说凤仪门的门主已经和大商皇帝达成了谅解,凤仪门现在又合法了,据说这个谅解还是儒门领袖撮合成的呢。”

 那在台上演讲的紫衣女子见了任水瑶身后的四胞胎,突然面色一惊,待任水瑶等人进入宿舍后,她草草的结束了演讲,急匆匆的向一个方向走了。

 ====================================================

 任水瑶领着众女进入了自己住的宿舍,这里是她和孙晓灵两个人住的地方,宽敞雅致,丹房客房书房齐全,还有一个大院子,足够所有人住下了。

 任水瑶从药房里拿出一个白色的玉净瓶,用柳枝在瓶中浸泡,然后将香气扑鼻的不明体抖洒在菊剑和孙晓灵两人的脸上,两女顿时醒了。

 兰剑拍手道:“姐姐,这是什么,好神奇啊。”

 任水瑶道:“很一般的解毒玉而已,正好能解黑龙帮的人雾。”

 菊剑和孙晓灵醒来后,见叶寒还昏着躺倒在上,忙问伤势情况。

 任水瑶半坐边,玉指在叶寒膛上抚摸轻弹,说道:“梅剑妹妹,你说说她以前是怎么受伤的,我们好对症下药。”

 梅剑想到叶寒杀死长生学院那两个长老的战斗,顿时犹豫起来,心思这样的事最好不能让别人知道。

 任水瑶见了梅剑的神色,说道:“是有难言之隐吗?不过不说我也能猜到,他应该是被极大的外力冲击,造成了体内的法力爆炸,体内的大周天被打断了,失去了自生法力还有法力循环的能力,就算补充丹药,也只能暂时支撑,然后法力就会马上消失,对不对?”

 梅剑面惊讶之,没有否认任水瑶的话,说道:“任姐姐,那么少爷的伤能挽回么?”

 任水瑶沉道:“我的师父精通医术,可以让她看看,不过这个伤真不好说啊,治好的几率并不高。”

 兰剑急道:“任姐姐,请你想想办法,一定要治好少爷啊,不然少爷以后每次出门都要带一把丹药,那不成药罐子了。”

 兰剑说的这还是轻的,是药三分毒,而且丹药吃多了也会产生抗,如果叶寒真的无法治好这内伤,以后的结局就是彻底的沦落,成为一个凡人了。

 孙晓灵安慰道:“不用这么担心,任师姐的师父,医术在天工学院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她一定会有办法的。”

 众女正说话间,叶寒突然直直坐起,双手在空中胡乱挥舞,竟然抱住了边的任水瑶,两个大手摸到她前,疯狂,又是大力一扯,竟然将她的外衣撕开了,出月白色的亵衣。

 “少爷?你干什么?”梅剑惊呼起来。

 任水瑶立刻闪身躲开,叶寒的大手又抓到了头的一个柜子,竟然抓住了五道深深的印痕,任水瑶顿时倒一口凉气,心想要是叶寒这一抓刚才抓到她前…

 四剑立刻各使法力,上前各抓住叶寒一处四肢,将他死死按在。

 任水瑶见被控制住的叶寒仍然闭着眼睛,嘴角涎,一副痛苦的样子,知道他应该是无意识的发作,不是有意轻薄。

 这时不上手的孙晓灵问道:“任师姐,你没有事吧?”

 任水瑶点头道:“我没有事情,先看他伤势要紧。”说着走近窗前,伸手抓住了叶寒的脉搏诊治起来,她师父是天工学院的第一名医,她的医术自然也不会差。

 任水瑶的亵衣还在外面,兰剑顺着她的脖颈向下望去,发现她的部不是一般的大,将亵衣崩的紧紧的,亵衣遮盖不住的那一抹深沟,白生生如玉,细微的青筋都能隐隐看到。

 任水瑶搭住叶寒的脉搏,微一使劲,法力就急泻而出,被入叶寒体内,然后她向叶寒体内探去,发现叶寒虽然能收法力,却无法有效留存起来,法力在他体内四处游走破坏,造成伤害,所以他刚刚才会突然发狂。

 “这是法力反噬,他本来就受了重伤,然后又过度使用丹药透支,这样的伤只能我师父才能治了。”任水瑶正说着,发现兰剑的目光落在她前,顿时脸色通红,连忙取了一件外衣罩住,她天生部就比常人大上许多,常被男人目光扰,内心一直引为丑事,所以从来都是包裹的严严实实的,甚至会穿上那种紧箍的亵衣,刻意的减小围。

 “我们把他抬到我师父那去吧,我师父脾气古怪,不会出诊,非要上门求治才行。”任水瑶换好了衣服,这么说道。

 *************

 谢谢丹尼尔之父的打赏和评价票,又看到你了,今天没有时间了,周一为你加更两章,再次谢谢!
上章 剑甲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