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剑甲 下章
第一百三十五章 杀死红角兽
 红角噬魂兽的移动速度极快,但是他身后的红色光柱速度更快。

 以现在的速度估计,不出几个呼吸的时间,红色光柱就会撞上红角兽。

 呔!

 红角噬魂兽一声暴喝,重重法力就卷向叶寒,想将他抛到身后,阻挡追击的红色光柱片刻,给自己争取一丝逃脱的时间。

 “找死!”

 叶寒一声冷哼,忽然就睁开了眼睛,神光炯炯,没有一丝受伤的迹象,吓了红角兽一跳。

 “狡猾的小子,原来一点伤都没有,不过还是照样得死!”

 红角兽狞笑连连,一把就抓住叶寒,提了起来,正抛向身后,却发现手上的叶寒顿时破灭掉了,消失无踪。

 刚才打坐的那个叶寒,竟然是一个幻影!

 这怎么可能,居然有人的幻影能真到这种地步,还能说话。

 红角兽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是他现在已经没有时间来惊讶了。

 轰!身后的血红光柱恶狠狠的撞击了上来,顿时如天地大冲撞,产生了巨大的爆炸,厚达百丈的冰层都被炸飞,出光秃秃的岩石地层,一朵大如山峰的蘑菇云升腾起来,与天接壤,漫天的烟尘,将方圆数十里都遮盖了起来。

 “我去!这么猛?”

 叶寒吐了吐舌头,他的真身早就藏在一处远远的山峰之后,自然不受影响,噬了许多宝物后,他的混剑法已经近于大成,利用引力之剑来折光线自然更加容易,造出来的幻影十分真,连这狡猾的红角兽都骗过了。

 不过,叶寒并没有继续躲藏,他的身体化为一道剑环,立刻向爆炸发生的地方移动,要给红角噬魂兽最后一击。

 趁他病!要他命!

 浓浓的灰尘散去之后,一只鬼爪翻开泥土,从地底爬了出来,果然不出叶寒所料,这圣祭术虽然厉害,但是还没有到致红角兽于死地的地步。

 此时的红角兽十分狼狈,不仅尾巴被削掉一半,连头上的两只红角都断了一个,出白生生的骨头,看来是受了不小的伤。

 “小畜生!竟然骗我,我要你死!我要噬你的灵魂,吃光你的身体,让你在这个世界上完全消失。”

 红角噬魂兽刚站起来,就狂舞着手中魔叉,大叫大嚷,向天咆哮。

 他话音未落,突然就见到天空中一道剑光直冲而下,剑气夺目,不能正视。

 却是叶寒全力使出混剑气,来斩妖除魔了。

 “小兔崽子,以为我受伤了就想捡便宜,老子照样杀你!”

 红角噬魂兽嘴上大骂,但心中却十分忌惮,不敢硬接叶寒的剑气,一边舞着魔叉抵挡,一边向后狂退。

 叶寒速度更快,云之翼催动之下,身体直接就向红角兽扑了过去,膛离他的魔叉不到一指头的距离。

 同时混双剑一黑一白,绕而进,结合后更是威力大进,可以随时根据需要转化为黑或者白

 “这次是真的还是假的?”

 红角噬魂兽见叶寒的膛都快贴到他的魔叉尖了,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向前一戳。

 结果,叶寒的身影再次破灭,成为泡影。

 “我靠!又是幻影!”

 红角兽再次骂娘,继续高速向后移动,现在搞不清叶寒的真身在哪里,他可不能原地不动。

 突然之间,他的右脚只觉得一沉,比平时笨重了许多,就好像有一个大铁球栓在了他腿上,速度瞬间就变慢了。

 “这是怎么回事?又是那古怪的能改变引力的剑气?”

 红角兽心中一寒,正要加力移动,眼前又是一花。

 一道剑气从一个极小的点爆发出来,瞬间涨大百倍,像极了一朵开放的花。

 却是叶寒,在用引力之剑迟滞红角兽的移动速度之后,终于从正面出手了。

 剑心连环的二十一剑连环!再加上五剑叠加!

 也就是说这一道剑环的威力,相当于平常剑气的一百零五剑。

 叶寒这一出手,就是最大的攻击输出方式,就是惊天地泣鬼神的一剑。

 红角噬魂兽脸上现出了深深的惊恐之,他肚子一,嘴角动,突然吐出了一颗灰色圆溜溜的小球,挡在身前。

 这灰色小球,是他的妖丹,是他的毕生华之所在,此刻竟然被叶寒了出来,看来是他最后的保命手段了。

 喀嚓!剑心连环冲击在了灰色的妖丹上。

 灰色妖丹被一剑劈成了两半!

 剑气继续前斩,凌厉的从红角兽额头横贯而过。

 只见红角噬魂兽的眉心处,一个极小的血慢慢扩大,越扩越快,血如泉涌,然后扑的一声,脑袋就炸成了一团血雾。

 红角噬魂兽的身躯轰然倒下,被杀死了。

 从他被雷德大祭祀的圣祭术打伤,再到叶寒趁势追杀将他斩死,这一切过程仅仅是短短的不到十个呼吸而已。

 叶寒大手一抄,将还未落在地上的妖丹收了起来,这妖丹虽然破碎,仍然是极好的修炼材料。

 远处圣光教的雷德大祭司还在犹豫中,想要坐山观虎斗,渔翁得利的时候,叶寒就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斩杀了红角噬魂兽。

 圣光教的队伍此时是一片静寂,针落可闻,他们都是吓傻了。

 没有错,就是吓痴呆了。

 先是他们一贯尊敬的大祭司,竟然不顾手下的性命,使出了圣祭之术来对抗妖魔,然后又是这个看上去不起眼的少年,一剑之威,震动天地,一剑就斩杀了妖魔,比大祭司牺牲教众性命使出的圣祭之术还要厉害,如何让他们不惊讶。

 叶寒收了妖丹,又将红角噬魂兽的魔叉拿在手里,然后目光一闪,就向圣光教众人平平飞了过来。

 “这…这位小兄弟,我们本来没有仇怨,而且你还盗走了本教的圣物十字圣光,得到的已经足够多了,这样,先前的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过,我们化干戈为玉帛,各走各路如何?”

 雷德大祭司自忖除非再使用圣祭之术,否则拼不过叶寒,当下软语恳求道。

 “呵呵,我也不想多伤人命,大祭司先生,请你上来,我们谈谈。”

 叶寒落在最近的一处冰峰上,双手合抱,这么淡淡说道。
上章 剑甲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