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剑甲 下章
第一百零一章 雷爆法符
 “叶寒!”

 一个女子的身影急切中正向这边靠近,她手里挥舞着一张符箓样的东西,是什么却看不太清楚。

 却是漱玉跑过来了,刚才的战斗动静太猛烈,她不上手只能干着急,此时见叶寒躺在地上不知生死,自然就跑过来了。

 “不好,她跑来干嘛!”

 叶寒暗暗心惊,他本来躺着地上装死,准备等十七皇子过来之后,给他致命一击,但现在漱玉要过来,他害怕误伤,只能提前行动了。

 “滚开!别多管闲事!”

 十七皇子一道法力冲击过去,漱玉娇弱的身体立刻高高飞起,在空中划出一道抛物线,然后重重砸落在地上。

 “小姐!”漱玉楼的下人也都纷纷跑了过来,围在漱玉身边,望着十七皇子,敢怒不敢言。

 十七皇子被伤了天地法相,遭此大变,自然就没有什么怜香惜玉的心情了。

 “可恶!”

 叶寒心中一紧,漱玉被十七皇子这一下打飞,伤得怎么样了,重不重,他急切的想知道,但是眼前还有这样的一个强敌,他必须解决。

 唰唰唰!叶寒动了,他的身躯弹跳起来,化为剑环,无数道黑剑气立刻冲刷向了十七皇子。

 这么近的距离瞬息爆发,已经与偷袭没有什么两样了。

 这小子竟然没死!

 十七皇子也是吓了一跳,好在他的天地法相投速度快,立刻展开身前,再次挡住了叶寒的剑气冲刷。

 不过,他的天地法相再次受伤,现在他晋升圣人境的希望,已经从基本不可能,变成了完全不可能,连最后那一丝丝希望也失去了。

 “狗杂种!混账!”十七皇子怒骂道,他正想要法力,全力攻击。

 突然之间,一只有力的大手从虚空中伸了出来,死死的抓住了十七皇子的胳膊,叶寒的身影渐渐清晰起来,他居然潜进到了这么近的距离。

 “你给我死!”十七皇子见叶寒主动靠近,自寻死路,正高兴间,突然目光一窒,嗓子就被什么东西卡住了,说不出话来。

 “你看看这是什么?”叶寒冷冷说道。

 现在叶寒一只手抓着十七皇子,另一只手掌上,则是一叠厚厚的灵符,这些灵符绕着电光,散发出毁灭的气息。

 十七皇子见多识广,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是雷爆法符,十分稀有珍贵,这种符只要贴身爆炸,一张就可以让他化成灰,而叶寒手里起码了三十张。

 而且,这种符还有一个大特点,就是可以连锁爆炸,一旦发其中一道符,这道符产生的冲击波,会带动其他符都跟着齐齐爆炸,即使是神识再低下的修士,都能同时催动这所有的灵符。

 这些雷爆法符,是叶寒在和凤仪门弟子战斗时,缴获的战利品,作为他最后的保命手段。

 “叶寒,你想要干什么?你当真要杀死一个皇子吗?你承担的起这样严重的后果吗?”十七皇子已经看出来叶寒的法力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又受了伤,这些灵符是他最后的手段,他拼命劝说着“就算你要和我同归于尽,你的家人呢,他们怎么办?你杀了大商王朝的皇子,是要诛灭九族的,全家都要被皇室诛杀…”

 十七皇子额头冷汗直冒,身体都在发颤,他还年轻,他还不想死,虽然说因为天地法相受伤,争皇位的希望是飘渺了,但是总还有个希望不是,好死不如赖活,就算他完全与皇位无关,作为一个皇子,他还有太多的娱乐没有去体验,太多的逍遥没有去挥洒,他绝不能死。

 十七皇子的话也提醒了叶寒,就算他和十七皇子同归于尽,家人也绝对逃不过大商王朝的追杀,他全家都会被灭族。

 但是,他还有其他的选择吗?

 “就算我放过你,我又能相信你事后不会对我的家人动手吗?”叶寒片刻犹豫之后便重新坚定起来“是你我的,是你的我没有选择!”

 “我保证,我用皇室的尊严保证,只要你放过我,我绝不会有任何的报复行为!”十七皇子身子都吓得控制不住了,连连颤动,急切的大发誓言。

 “说的再好也没用,我不会相信你。”叶寒冷冷道,这十七皇子也是自作孽不可活,有了他先前自废承诺的劣迹,别人又哪里会再次相信他。

 “不过,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先把你的金乌果出来。”叶寒继续说道。

 十七皇子听了哪有不照办的份,虽然心中疑惑,但还是迅速爽快的出了金乌果。

 叶寒拿到金乌果,立刻给远处护在漱玉旁边的秀玉传音了九个字“世传金针儒医馆救人”也不管她听懂没听懂,就将金乌果抛了过去,传递到她手上,这一下法力,耗尽了叶寒最后一丁点的气力,更是牵动的他内伤一疼。

 叶寒哪里会真相信十七皇子,只不过是骗他出金乌果而已,办完了这件事后,他总算了结了一个心结。

 叶寒的时间不多了,有些撑不住的样子,他的视线已经开始模糊,本来他先前发出九剑连环,法力就已经消耗到虚,而且与十七皇子连拼几记所受的内伤还没有好,他调动最后的力量,试图发雷爆法符。

 “你现在引爆法符,误伤了漱玉怎么办,哎呀,漱玉小姐你别过来!”十七皇子大叫大嚷,故意混淆视听,他现在是尽一切努力挽救自己的生命!

 其实漱玉早就被下人远远抬开去了,而且就算漱玉在原地不动,这雷爆法符也不会伤害到她,但是叶寒早已经神志恍惚,他听了十七皇子的欺骗言语,下意识的就停顿了一下。

 然后,叶寒就因为法力耗尽再加上内伤,昏厥过去了,没有能够发法符,虽然是昏厥,但是他仍然睁着眼睛,死死抓着十七皇子的手臂没有放,站立不倒。

 “叶寒…叶寒…你还能听见吗…”十七皇子小心翼翼,连着呼唤了好几次,确定了叶寒确实昏厥了,才猛地一把推开叶寒,一股坐倒在地,呜呜咽咽,竟然是小声哭泣起来。

 刚才这番生死一线,实在是吓到他了。
上章 剑甲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