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剑甲 下章
第八十一章 不是遗迹
 “不好!杨师妹,殿外还有一具尸体没有处理呢,要是被人发现就不好了。”

 进入地道后,裴梦忽然叫了起来。

 “裴师姐,我是那么不小心的人吗,我刚才杀那神行真人,用的是星沙剑法,师姐不用担心”杨雪笑道。

 裴梦也感觉自己糊涂了,师妹的星沙剑法是一门奇功,只要击中敌人,受伤的部位都会转化为沙砾,那个神行真人此刻只怕化为一堆沙子了。

 叶寒早已暗暗跟在这两女身后,这密道曲曲折折,十分幽长,摸着凹凹凸凸的石壁,走了数十丈,就见得一处厚重巨大的石头大门,这石头纹理隐现金色光辉,似乎不是寻常石头。

 经过这扇大门后,眼前豁然开朗,是一座宽广的大厅,两个女子刚一进厅,就突然出现了十几个黑衣男子,从阴暗处冲出,将她们包围了起来。

 “怎么回事?你们是什么人?”裴梦大惊失

 唰!突然之间,一道银色剑光瞬间迸发,狠狠斩在了裴梦身上!

 裴梦不愧是神通五重的修士,也是立刻应变过来,瞬间就移动到了十丈开外,贴着石壁,抱着受伤血的左臂,不解又怨恨的看着杨雪。

 刚才,正是这个师妹,突然爆发,在身后偷袭她,她哪里会想到最先的袭击竟然来自身后的同门,自然被一剑得逞,受了轻伤。

 “杨师妹,这是为什么?”裴梦咬着牙齿问道,现在就算她再傻也知道被骗了。

 “呵呵呵,裴师姐,你说你蠢不蠢,我说什么你就信什么,上古混动宗的遗迹?这种骗三岁小孩的话你也相信,真这么好找的话那不是满大街都是遗迹了,我实在想不明白,无佛子哥哥怎么就看上了你这样的蠢货?”

 听到这里,伏在石厅顶部的叶寒也是老脸一红,他刚开始也以为这密道下面是什么藏宝之处,也想着来捞点便宜,结果是这两个女子为一个叫无佛子的男人争风吃醋,真够无聊的。

 不过看这石厅的陈设,虽然说不上什么遗迹,应该也是现在的混动宗的仓库,储藏好东西的地方,这凤仪门的杨雪已经控制住了混动宗的夫人和幼子,能知道这里也是正常。

 叶寒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继续观看下面的好戏。

 “杨师妹,我们凤仪门的训令第一条,所有男人都是面首,天生就要比女人低,这个你不会不知道吧,为什么要为了一个低的面首暗算我。如果师父知道了你为一个面首残害同门,会怎么想?”裴梦此时已止住了血,恨恨说道。

 “呵呵,裴师姐,你不用拿门规吓我,我们凤仪门这么多师姐师妹,为了争几个男宠打架斗殴的事还少吗?现在你只有两个选择,一个就是乖乖听我的话,另一个自然就是死路一条。”杨雪得意道。

 “你废话了这么多,到底想要怎么样?”

 裴梦扫了扫杨雪身后十几个黑衣人,再加上自己又受伤,知道即使拼命,也未必能胜。

 “我的要求很简单,既不会杀你,也不会侮辱你,毕竟我们是同门师姐妹,情分还在,我只要在你识海里种下一枚心火符,保证你以后听我的话就行。”

 “这绝不可能!”裴梦立刻大叫道。

 心火,意思就是心想象出的火焰,这是修真的一个术语,修炼打坐时一旦产生心火的幻想,而修炼者不能控制,那么就会走火入魔而死。

 修行者修炼中面对的最大敌人就是自己,就是身体的六造成的无尽幻象,心火就是其中最有杀伤力的幻象之一。

 一旦裴梦被种下心火符,意味着种符之人可以随时引发她的心火,操控她的生死,意味着她从此只能成为别人的奴隶。

 每一个能进入凤仪门的弟子,都是心气高傲的女子,这样的屈辱她怎么可能忍受。

 裴梦的法力开始急速震动,她是想要拼命了,她心思自己神通五重的修为,虽然受了伤,如果全力一搏,也未必没有机会。

 “裴师姐,你想要顽抗是没有用的,我这些手下早就花了几天时间,在这里为你预先布置了镇灵法阵,还是省省这份心,让我给你种下心火符,毕竟还能保住性命,我可以承诺,种下火符之后,保证你的安全,也不你做不情愿的事,如何。我想要的,只不过是不让你和我争男人而已。你还是处子之身吧,如果你非要顽抗,捉住你之后我会让这十几个手下反复蹂躏你,那时候你后悔也来不及了。”

 杨雪看透了裴梦的心思,话语中立刻又是劝又是威胁。

 凤仪门是一个以女子为尊的门派,男人的地位十分低下,女弟子都十分轻视男子,这就在门内造成了两个极端,一个极端是部分女子广收男宠,作为面首,乐无度。另一个极端则是女子对男人极其厌恶,视之为不可接触者,感情也只会存在于女女之间。

 这两个极端,杨雪属于前者,而裴梦属于后者。

 裴梦不喜欢男人,自然也没有和杨雪争过那个叫无佛子的男人,事实只是无佛子对裴梦单相思而已,他在拒绝杨雪时说出了自己对裴梦的感情,想不到这样也燃起了杨雪对裴梦的妒意。

 至于镇灵法阵,是一种捕捉妖兽的功法,即使功力低微的修士,占据阵的四周,将自身法力形成合力,也能制住修为高数倍的妖兽,杨雪等人竟然是将裴梦作为妖兽来对付。

 “另外,就算你死了,我也会用对付苏辛的办法,来对付你,所以不要顽抗了。”杨雪又说道。

 听到这里,叶寒神色一动,苏辛是苏微的父亲,看来凤仪门已经加害了他,不过具体是个怎么样子,只有查问她们才知道了。

 “你——”裴梦指着杨雪说不出话来,想不到杨雪的准备这么充分,现在就算自己拼命,也是一个必败的结局,只能选择服软了。

 “好吧,我答应了,希望你能遵守承诺。”裴梦无奈道,就跪在了地上,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

 “这个自然!”杨雪一脸喜,一道符箓就平平飞出,钻入了裴梦脑中识海。

 那心火符放出柔和的光芒,缓缓融合进了裴梦的识海,算是成功种下了。

 要种符箓进识海,需要对方的全力配合,完全放开身心,不思抵抗才行,所以杨雪才说了这么多,要裴梦主动放弃。

 “好了,现在你是我的奴隶了。”杨雪拍拍手道“女奴,把衣服掉。”

 “你说什么?”裴梦浑身发抖“你明明不是说只想我不和你争无佛子,不会我做不情愿的事吗,你居然要背信毁诺吗?”

 裴梦一脸不可置信,语气中好像背信毁诺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啪!杨雪一耳光狠狠在裴梦脸上,她光洁的脸蛋顿时肿起,浮现出红色的五指山。

 “人,我现在就让他们轮了你,让你知道和我争男人的下场!”

 杨雪身后十几个黑衣男子围了上来,秽的笑容。

 裴梦目光黯淡,面如死灰。

 “真是无聊啊——”叶寒打了呵欠。

 “是谁?”杨雪等人一阵慌乱。
上章 剑甲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