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剑甲 下章
第十六章 拍成肉饼
 啪!这是真气破裂的声音。

 雷豹的护体真气,重之下,立刻就产生了缺口,竟然起不到丝毫的防御效果。直到这时,雷豹才真正慌张了起来。

 叶寒的粒子真气,已到了九颗粒子连锁的恐怖地步,只要敌人的真气出现缺口,哪怕是再细小的缺口,涌进去的粒子,都会立刻产生连锁爆炸,瞬间瓦解敌人的真气。

 粒子真气,是以普通的招式打出的,旁人除非神通境界,也难以看清虚实,若真以为是普通的招式,就会吃一个大亏。

 “不好!”雷豹的护体真气被瞬间击破,头顶空门大开,只觉脑门发凉,心中慌乱之极。

 “天目神剑!”

 万分危急之际,雷豹奋起全身元气,汇集而上,从眉心处,倏然出一把白色的小剑,剑尖朝上,抵住叶寒的气掌。

 气功九段的先天宗师,能以目光杀人,称作目剑。雷豹的这门“天目神剑”虽然不是目剑,但也是从目剑演化而来的。

 气剑从双目间的眉心处发出,令敌人防不胜防,是他箱底的绝招,此时情势危急,也不得不使了出来。

 这天目剑来袭突然,又锐利非常,手掌还未触到,便感觉到了一股凌厉的金属寒气,这是元气大成,有如实质的表现。

 不过这种阻碍,对叶寒来说,只是小麻烦而已。

 “心神刀!”

 叶寒操控的元气,突然有如鬼魅,一下子消失,下一刻就出现就又出现在了雷豹的脑门上,竟然是凭空穿过了雷豹的阻挡气剑。

 天目剑被心神刀穿梭过后,立刻便散失了,好像根本就没有存在一样。

 心神刀,是叶寒在黑石山脉,剿杀魔人时,得到的一篇刀法残篇,虽然只有一招,却十分厉害。

 心神刀,顾名思义,讲究的是心神合一,神刀合一,按照残篇上的记载,这门武功练到大成,唯心唯刀,人刀合一,人便是刀。

 叶寒得到这刀法残篇后,曾在自家院子里尝试练习时,整个人忽然化为一道虚影,带着长刀,穿过一株参天大树,虽然只是很短暂的一瞬,但也将那株大树,得四分五裂,变成上百块碎木。

 叶寒化解雷豹天目剑的这招,是将心神刀的原理,化入掌法中,虽然威力减弱,但要削减雷豹的剑气,也足够了。

 “不要!”

 被元气大掌击破所有障碍,触及脑壳,雷豹直吓得魂飞魄散,求饶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只听得一阵啪啦声响。

 叶寒的手掌,已拍扁了他脑袋瓜子,顺着脖颈脊椎骨,如碾豆腐一般,一路往下。

 手掌到哪里,掌指下方三寸处,便提前爆发出一阵啪啦脆响,那是骨头受到元气隔空迫,碎裂的声音。

 砰!砰!砰!雷豹的气海被破,引发剧烈大爆炸,内脏化为齑粉,向外

 叶寒手掌略翻,太极劲力放出,将爆炸气息兜住,各种黄白恶心之物,仍罩在雷豹身体内,继续疯狂下

 元气掌力一直拍到雷豹脚骨,从头到脚,一蹴而就,叶寒才收了掌力,不再迫。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只是一瞬间而已,厅内众人只看到一个人影风驰电掣而过,然后一掌而下,如斩钉截铁一般,干净利落的将雷豹拍成了饼。

 刚刚还是高大威猛的一个活人,此时变成了一个手掌厚的大饼,各种黄的白的,也不知是骨头还是内脏,散在饼上,因为元气的热量原因,还散发着一股香味…

 在场的各大族长掌门,都看得痴呆了,一个小家族的族长,突然弯,疯狂呕吐,众人才回过神来。

 太凶残了!这简直不是人!是恶魔!

 众人看着叶寒的目光,都不由得带上了一丝寒意,虽然在场的诸人,个个都是高手,境界最低的,也是八段强者。

 但是,这一切实在是太过恐怖,太过匪夷所思了。如果在现场的不是八段以上的气功强者,而是换成偏殿的那些十几岁的年轻小辈,只怕立刻要被活活吓死。

 “速速通知家里,为我爹报仇!”

 刚才还一直傻愣着的雷寒,这时也反应过来了,红着双眼,就要发出传信符。雷家几个在外面伺候的下人,听到少爷的命令,也是马上掏袖子,要放出信符。

 唰!唰!唰!这时,十几道真气长剑,以叶寒为中心,犹如被捅了马蜂窝的马蜂,旋转外放,电而出。

 大厅内所有雷家子弟的头颅,立刻冲天而起,四处飞溅的血,在空中连出了一条血线。

 “爹,马上召集人手,与雷家展开全面战争,虽然杀光了传信的人,但消息应该隐瞒不了多久,先发制人,后发制于人事不宜迟,爹爹速速通知家里,我去拖延一下。”叶寒对父亲说道。

 “寒儿,你一个人太危险了。”叶天嘴里说话,手上也不迟疑,大袖一展,一道传信令符飞出,传信叶家,召集高手。

 “爹,放心吧,我自有分寸,即使遇上九段宗师,我也能全身而退。”

 “好吧,我已经通知主家所有武士,在西门大路口集合,你稍微拖延一下雷家的人,要马上赶过来。”叶天也是果决之人,见劝服不了儿子,便立刻认同了他的决定。

 “各位长辈,晚辈对今天的事万分抱歉,但父辱子死,侮辱我父亲者,虽强必诛!晚辈告辞了。”

 叶寒对在座的长辈们鞠了个躬告罪,整个人便如鹞鸟腾空,一个起伏,便窜出厅外,就听得外面刀气纵横,惨叫连连,却是一些雷家的残留子弟,正遭到击杀。

 “各位今天也看到了,我叶家与雷家的仇怨,已经到了非生即死的地步,叶某也不多话了,告辞。”

 叶天一个拱手,也匆匆离开了大厅。其他的一些族长掌门,哪还有心思待在这里,也纷纷告辞离开,厅内便只剩下了主人,神霄门副掌门的李华

 这时,厅内屏风后面,一个倩丽身影走出,却是李华的女儿李美玉。

 “爹,你刚才为什么和李福打手势,让他不要干预叶家和雷家的争斗?”

 厅内此时碎尸遍地,有如地狱,李美玉也不敢细看,就躲在李华身后,轻声问道。

 “玉儿,你怎么又出来了,前几天才刚刚险,也不知道注意点。”李华眉头微皱,训斥道。

 “不是有爹您保护我嘛!”李美玉见爹生气,忙拉着父亲的袖子撒娇。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这也不是什么高深的道理。这次请省内的各大世家掌门来做客,本来就是为了拉拢他们,如果拉拢不了,就分化。叶家和雷家争斗,必然两败俱伤,对我们神霄门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所以刚才,我才让李福不要手。”李华细细为女儿解释道。

 “不过目前来看,雷家有两个先天高手,叶家虽然有叶寒这个较强的战斗力,还是劣势太大。必要时,甚至可以给叶家提供帮助,这样,才能让他们两败俱伤。”李华思索片刻,拍了拍手,一个青袍老者,便立刻跳了出来。

 “李福,你带人观察叶家和雷家的争斗,一旦叶家支持不住,立刻汇报。”

 “是,掌门!”李福得到命令,身影一闪,便如鬼魅般消失了。

 “不过,刚才那个叶寒,不论是气势,还是身形,和他,真的好像,好像。”李美玉咬着手指,在心里自言自语道。
上章 剑甲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