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剑甲 下章
第十章 圈养人类
 叶寒全身浴血,犹如魔神降世。他下到湖水中,胡乱清洗了下身体,部分粘稠的血污,还是无法洗净,他也不大在乎,就在湖边清点起战利品来。

 那魔人被打成了无数血碎块,散在湖边,叶寒五指一捞,魔人的妖核被元气凌空摄取上来。

 与之前采集的妖核不同,这是一枚八段强者的妖核,足有拳头大小,色彩鲜,元气强大,是魔人毕生修为华的凝聚。

 单单这一枚妖核,拿到市面上易,起码价值上百万丹票,贵重非常。

 不过,叶寒不会简简单单拿去卖掉,他的“万象诀”如果进入第二阶段“化象”可以化万物为自身元气,甚至能直接生妖核,增进修为。这枚大妖核,对他提升境界有很大助益。

 除此之外,这个魔人还留下了一枚钥匙,应该和他的府宝库有关。

 而湖边,那些横七竖八,被魔人所害的尸体。经过搜索,各种随身票据、装备、丹药、妖核,加起来也达到了将近两百万丹票。

 “好大一笔财富,果然,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

 叶寒把这些财富都收好,心中十分欢喜,知道不仅能补偿家族这些日子的损失,还能有不少剩余。

 不过,现在还不能走,这魔人如此厉害,他的府里,宝贝绝对不会少。有宝不取,上天也要谴责你。这笔大财富,不能放过。

 看他刚才嚎叫,呼唤同伴救援,他的居住地,应该就在这附近,不会有错。

 叶寒拿出魔人遗留的钥匙,细细端详,那钥匙不知道用什么材料制造,非金非铁,尾部有一个凹槽,能感觉到有一股元气标记在内。

 叶寒紧紧捏住钥匙凹槽,输入一股柔和的真气,努力去感觉里面的信息,认准了方向,召唤出筋斗云,便飞翔而去。

 仅仅根据钥匙遗留的一点气息去追踪,极为困难,叶寒也是依仗着功法特殊,才勉强一试。

 这四周群山环绕,高峡耸立,一挂大瀑布,如珠落雨帘,悬挂在大湖之上。

 他在方圆百里之内,转悠了一圈,没有发现异常之处,就在他要失望离开之时,脚下的筋斗云,突然调皮的扭动了几下。

 “咦?”叶寒清楚,万象诀第一层的三门基础武功,粒子刀、斗星铠、筋斗云。唯有这筋斗云比较特殊,一开始就具有类似人类的灵智,还救过他的性命。

 筋斗云在此时异动,必有所指。

 叶寒站在筋斗云上,凝神下望,发现湖面上方,悬挂的大瀑布,似乎有点蹊跷。

 大瀑布高悬万丈,冲击力强大,大片水雾缭绕,遮盖视线,让人看不清真底。

 叶寒缓缓下落,突然一个加速,冲进瀑布之中,眼前赫然出现了一个幽深的。珊瑚为门,白玉做阶,合着晶莹的水雾,精致异常,竟有些神仙气息。

 真是,天生一个水帘,无限风光在险峰。

 叶寒没有选择冒冒失失的砸开大门,而是气聚掌缘,小心的在珊瑚门上割开了一个圆圆的口,猫下身子,钻了进去。

 府极大,约有七八人高,大片白玉,铺盖地面,晶莹光滑,有如宫殿。

 通过漫长的甫道,豁然出现一个精致的小石厅,中央一张红木圆桌,整齐摆放着两尊青铜小鼎,里面盛满鲜红粘稠的血,其中一尊只剩一小半血,似乎刚刚被人喝过。

 叶寒现在艺高人胆大,也没什么可惧怕的,放开耳目,仔细观察。只听得石厅后面一处房间,隐约传来人声,当下贴着岩壁,潜伏进去。

 石厅之后,又是别有天,只见一处广阔的大厅,宽约百丈,可容纳千人。巨大的水晶穹顶,天窗经过巧妙设计,让外面的阳光折进来,十分明亮,穹顶之下,十数处小而精致的房间环绕分布。若非先入为主,实在让人难以相信这是一个丑陋魔人的府。

 这些石室,根据不同的用处,分门别类。丹房、书房、药房都有,居然还有一处名叫“人房”阴暗石室,刚才的人声,便是从那里面传来。

 叶寒没有急着去探查“人房”而是选择先将药房,书房、丹房等搜刮了一遍。

 好东西不少,特别是书房内,除了几十万的丹票之外,还有不少那人魔抢掠来的功法,其中一门叫做“九天落箭”的化气功法,十分有趣,能弥补叶寒远程攻击手段不足的问题。

 除此之外,书房里还有一篇刀法,也是好东西,可惜是残篇,只有区区两页纸张,记载着一个叫做“心神刀”的招式。

 至于丹房,是几个房间少有的上门锁的房间,叶寒将钥匙入玉质锁孔,小心进入其中。

 丹房里面,居然有一尊数人高的巨型丹炉,缭缭青烟,丝丝入鼻,一闻之下,便让人感觉到神清气,身体舒泰,仿佛进了神仙府,愉悦非常。

 “这里面有好东西!”

 光气息都是如此飘然出尘,叶寒当然知道里面的丹药绝非寻常。

 叶寒五指扇出,在丹炉上轻轻一拍,两颗温润如玉的纯白丹药,平平飞出,落在掌心。

 “纯丹?”

 这丹药叶寒听说过,能够洗伐髓,扩展经脉,最难得的是,能够净化元气的杂质,使元气更加纯正,对修者提升境界,帮助极大,是极品的丹药。

 “太好了!爹已经到了七段化气境的后期,随时突破,吃了这丹药,要进入八段神气境并非难事。”

 虽然叶天贵为家主,但一直难以服族内的几个兄弟,毕竟,实力才能决定一切。

 父亲叶天,如果能达到八段神气境,到时整合家族,打家族内部的反对势力,易如反掌。

 叶寒收好了这纯丹,出了丹房,向最后一间石室,也就是“人房”走去。

 这“人房”与其他房间不同,坚硬的铁质大门把守,里面阴暗异常,隐隐有人声传出。

 叶寒贴着岩壁,小心靠近门边,运气双目,从铁门的隙,向房内窥视。

 “你们要干什么?”

 一个清脆的女子声音传出,听起来如珠落玉盘,十分悦耳。

 “李师妹,我看你还搞不清楚状况吧,我们已经被这魔人圈养,当做了家禽,迟早被拉出去食鲜血,既然早晚是个死,还不如死之前快活快活呢。”

 “禽兽,你们要敢过来,我立刻自杀!”叫做李师妹的女子,声音十分坚决。

 叶寒向石室内窥探,只见十丈见方的囚牢内,五六个黄衣男子,正围着一个十五六岁的锦服少女。

 那少女眼如点漆,肤白如玉,衣着华美,佩饰高贵,在囚室中还保持着良好的仪态,倒不像是个犯人,而像是出游的富家小姐。

 “不错,白富美。”

 叶寒做了个简单评价。
上章 剑甲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