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剑甲 下章
第七章 赴宴邀请
 “呵呵,我哪敢这么说,堂哥你听错了。”叶真见叶天进来,神色大变,立时退往一旁,脸上晴变幻,不知又在思考什么诡计。

 “父亲!”三个儿子高兴的走过来,环绕叶天身前。

 “叶天,你不是中风了吗?怎么…”叶霸惊讶道。

 “怎么,看到我恢复了,很难过吧。”

 “哪里哪里。”叶霸讪讪笑道。

 “爹,儿子刚和他们打了几场痛快战,现在怎么做,全凭爹吩咐。”叶寒说道。

 叶天扫了扫昏的叶坤,伏地泣的叶荣,有些惊讶。当看到刚刚和叶寒拼完掌力,正运气调息的叶真时,眼前更是一亮,拍了拍儿子的肩膀,欣慰的笑道:“你做的很好!”叶天背负双手,立在厅中央,朗声说道:“我们叶家人都是骨亲人,血相连。一时出现了意见分歧,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刚才小儿切磋时用力过度,致使亲人受伤,这里叶某先谢罪了。”

 叶天告了个罪,双掌张开,两股柔和的真气分别输入叶坤、叶荣体内,修复伤势。叶坤尴尬醒来,叶荣也停止了哭泣。

 叶霸看到家主确实给儿子叶坤疗伤,也不阻拦,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议会大厅内,原本紧张的气氛,一下缓和,人人绷紧的表情,也松了下来。

 “父亲不愧为家主,成稳重,处世得体,比我一味蛮打蛮干强多了。”叶寒看着父亲处理纠纷,心里暗自佩服。

 “我们叶家这十几年领地扩张了十倍,人丁也兴旺,今天来了这么多青年才俊,我心里很欢喜啊。叶家这么多人,意见不一样,也很正常。只要好好商量,大家还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但是——”叶天话锋一转,突然神色就冷了下来。

 “有小人,以一己之私,意图犯上作,篡夺家主权柄。要破坏我们叶家的团结。这样的人,是我们全族的敌人…”

 叶天的声音逐渐加大,犹如黄钟大吕,带着无上的威严。这是气功运用在声音中的手段,以声音震慑敌人的意志。意志薄弱,功力弱小的人,听到这样的声音,别人说什么,他会也乖乖照做。

 一些原本反对家主的子弟,被声音所引,都连连点头。

 “叶天,少给人扣大帽子。”叶霸声若洪钟,口中运气,震发出,打断了叶天的话头,又转头看向叶真,说道:“叶真,我们两个一起上,未必就怕了他。”

 “蠢货。”叶真腹诽一声,别说叶天了,光他这个儿子,就能抵上一个七段高手的手段。而且听叶天的声波气功,他只怕到了七段末期,随时面临突破的阶段。

 七段末期的大高手,一个可以打七段初期的三四个,不是叶真这种刚刚进入七段的人能够抵挡的。

 “对于这种小人,我也是非常痛恨的。本来我叶真今天来,是忧心家主生病,怕族内的事情无人处理。既然家主康复了,一切回归正常。我也放心了,这就告辞。”

 叶真拱了拱手,向厅外走去。叶寒本想阻拦,看到父亲摇了摇头,便放开大门,退到一旁。

 “呸,胆小鬼!”叶霸骂了叶真一句,知道事情再无可能,冷哼一声,也带着儿子走了。

 叶家外来的族人纷纷散去,议会大厅也清净下来,只剩父子四人。

 “父亲,你真的康复了?”叶泉问道。

 “当然,不仅好了,功力也进了一步,有种要突破的感觉了。也算因祸得福。”

 “太好了!不过父亲,为什么要放叶真和叶霸走,真想好好和他们打一场。”叶寒摩摩手掌,自从习练“万象诀”后,中时刻充着一股战斗**。刚才正要**,被人打断,他十分不

 “现在时机未到,如果他二人狗急跳墙,要对付也十分棘手。而且他们毕竟是族人,要以收服为主。等我突破到八段神气境,再收拾他们,易如反掌。到时我要重新整合家族,加强家主权力。毕竟现在大陆上,风起云涌,大变将至啊。”叶天解释道。

 神气,就是神识入气的意思。比如一个普通的气功高手,可以发出气功波,用气化形。但是,打出去的气,他体会不到。而神气境的高手,发出去的气,有神识在里面,即使隔得很远,也能改变气的形状。

 神气的高手,能更细微的去操纵、感觉气。气打在敌人身上,能感受到敌人的身体,甚至皮肤、体温。

 “对了,寒儿,你功力大进,到底是得了什么奇遇?”叶天又问道。

 “我…”叶寒思考要不要现在告诉父亲。

 “族内人发现你时,曾说远远看到你身上有古怪的云气,难道是有高人救了你,又不愿意暴身份,所以幻化出云气遮挡?”叶天推测道。

 “爹,我确实是被一团云气所救,他还传了我一门功法。”叶寒知道,体内的太极图绝对不简单,不过将错就错也好,这个大秘密,暂时还是一个人知道较好。

 “真是高人啊,他传你的这门功法,非同小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你要记住,这件事绝对不能和任何人提起,对外就说,你是吃了你姑姑寄来的灵药才恢复的。”

 叶天一脸凝重,这样吩咐道。

 “老爷,有信送到。”这时王管事走了进来,汇报道。

 “谁寄来的,拿来我看看。”

 叶天读完信,皱起了眉头。

 “爹,什么事。我也要看。”叶泉钻到叶天怀里撒娇,伸手抢信。

 “是神霄门副门主李华的信,邀我七之后,往白城赴宴,出席城内竞技场的开幕式。”

 神霄门,是叶家所在的云霄省内,势力最大的组织。

 “李华,是那个预订化气雪参的神霄盟大人物,二哥偷了雪参,自然就没东西给他了。”叶泉看了看叶寒,担忧道“真的是出席开幕式这么简单?他不会是要我们赔违约金吧,那可是一百万丹票啊。”

 “哎,都是孩儿的错…”叶寒歉然道。

 “现在还提以前的事干什么,爹早原谅你了。英雄难过美人关,每个人年少时都有为女人冲动的时候。没有挫折,你也不会成长。”

 叶天摆了摆手,又说道:“一百万这种小钱,李华还看不上,他这次邀请我,应该是别的事情。但是违约金,宁愿生意受损,我们也必须给,这是态度问题,李华这样的大人物,我们惹不起。”

 “大人物?惹不起?这么牛?”叶刚愣道。

 “是的,李华是达到九段的先天高手,一只手就可以灭了我们叶家,必须小心应付才行。”

 “爹,到时候,我们三个和你一起去。”叶刚说道。

 “那倒不用,一家人都去,不太合适。虽然未必有好事,但是危险还谈不上,就老二陪我去就好了。”

 “也是,二哥武功最高,是保护爹的最佳人选。”叶泉连连点头道。

 “爹,约会是在七天之后吧?”叶寒神色一动。

 “怎么了?”

 “孩儿想利用这七天,到黑石隔离带历练一下,尽快提高修为!”

 “黑石隔离带?不行,太危险了。”

 黑石隔离带原本叫黑石山脉,本来也是山清水秀之地。

 但是,据说几百年前,那里突然爆发了一阵奇怪瘟疫,凡是染了病的人,纷纷转变为魔人,状若僵尸,见人就咬。当时的修者为了防止瘟疫扩散,修建巨墙隔离了那里。

 现在虽然瘟疫早消失了,但因为与世隔绝百年,没有人类的压制,各种高级妖兽如雨后笋,繁殖极快,甚至有传说中的上古遗留魔怪出没,十分危险。成为大陆上没有人愿意去碰的荒芜之地,只有少数探险者,才会偶尔逗留。

 “父亲,您刚才说了,不经历风雨,怎能成长。孩儿现在浑身是劲,找不到人打一场出气,只好拿妖兽开刀了。我会小心的。”

 叶寒坚持己见,叶天也不得不同意了他的要求。
上章 剑甲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