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无限爱恋 下章
38 贞德参战
 “凛,和我缔结契约吧。

 这种情况,我已经无法再眼睁睁地看着了。我决定放弃ruler的身份,作为saber与你缔结契约。”

 看到言峰绮礼这个典型的坏人得意洋洋的嘴脸,一直恪守职责的贞德终于再也无法忍耐了。作为ruler,她虽然拥有名为“神明裁决”的职阶技能,可以对参加圣杯战争的每一个servant都使用两个令咒,但是言峰绮礼并非违规增加巴泽特手上令咒的情况下,她也无法说服自己利用这一技能抵消lancer剩下的两个“合法”令咒。

 那么她只有用自己手中的剑去维护正义了——并非维护法律上的正义,而是她和她所附身的蕾缇希娅心中的正义!

 “贞德…谢谢你!”

 对于贞德的决定,远坂凛当真是相当惊讶也相当感激,但在这种战略相持随时都有可能被打破的局面下,她甚至连表达更多的感谢之情的时间都没有,立即伸出刻着三枚令咒的右手,再次唱起了召唤servant的部分咒文:

 “宣告——

 汝之身从吾号令,吾之命与汝剑同在,若愿顺从此意请答之!”

 “servant~saber,愿意为你而战!

 从此之后,我的剑与你同在,你的命运与我相连。

 于此,契约达成。”

 手持军旗的贞德向右拳轻轻放在心脏的位置,好像骑士一样发下了誓言。魔力的通道立即在她与远坂凛之间建立了起来,而贞德身为ruler时的诸多职阶技能也被瞬间剥夺,她在本次圣杯战争中就只能以saber的身份战到最后了——就像十年前一样。

 不,这一次与十年前还是不同的!十年前他虽然谈不上是被骗了,但也是稀里糊涂地就放弃职责成为了saber;可是这一次她心中毫无迷茫,她完全是因为自己的意志才决定为了拯救这些应该被拯救的人,为了终结应该被终结的圣杯战役本身。放弃ruler的职阶和责任!

 “贞德,请你带领大家获得胜利吧!”

 “遵从master的命令!”

 获得了声名赫赫的圣女贞德的帮助,远坂凛又重新振作起了胜利的信心。而贞德也并未说出什么豪言壮语,她只是声音坚决地接受了master的命令,然后毅然挥舞着指引法兰西士兵赢得一场又一场胜利的军旗冲入了战场!

 “喝!”

 身为saber的贞德主动找上了还有两个令咒可用的lancer斯卡哈,然后在对方惊讶的目光中勇猛地刺出了一

 ——是的,她手中所持的乃是鼓舞士气的军旗,可是既然旗杆的前端装上了尖,那就是上帝允许她用这面旗子来殴打敌人的启示对吧!

 “berserker!来配合我!不必担心我被火焰伤害!

 archer!尽可能多支持!不必担心我被中!”

 刚一进入战场,平时说话非常温柔的贞德立即毫不客气地大声呼喝了起来。以领导者的身份指挥起了本方的另外两个servant。

 不过她的身先士卒,她的“不必担心”在一直都是“给我上”而不是“跟我来”的战场上自然无不令人钦佩信服。已经化作了火龙的清姬立即冲向了被贞德用军旗这种奇门兵器住的斯卡哈,而阿尔忒弥斯也借着贞德的旗帜遮挡对方视线的机会连连放箭,让巴泽特不得不更加努力地与之斗。

 无论巴泽特有多强,她也只不过是个人类。就连言峰绮礼都必须借助数个令咒的魔力才能够对servant造成有效的伤害,葛木宗一郎的拳头也必须借助caster的魔术强化才能牵制住servant,她在“逆光剑”觉醒条件不足的时候,仅能凭借刻有硬化符文的手套扰servant而已。

 可是月亮与狩猎女神阿尔忒弥斯弯弓、瞄准并放箭的过程实在太快了。其敏捷即使在“暗黑雾都”中下降了一级,绝对速度也仍然高于巴泽特,令人稍微有点意外的是她应对近身攻击的本领也同样不差,巴泽特这个“人间凶器”在她那奥林匹斯山的“(河蟹)器”面前竟然落于全面的下风。

 也幸好巴泽特是一个人类。所以比她更强的阿尔忒弥斯才任由她一直着自己,没有直接将她杀——尽管柳一成并没有使用令咒下命令,但阿尔忒弥斯也不介意足master的这一请求。反正她对胜利、对圣杯也没什么兴趣,只是为了看住俄里翁…不。是为了保护俄里翁才代替他响应召唤的。

 “言峰!assassin怎么还不出手!”

 看到斯卡哈在持旗作战的贞德、化作火龙的berserker,以及不时出冷箭的archer的联手攻击下明显处于劣势,而自己又实在无法有效扰archer。巴泽特也不得不开口催促言峰绮礼了。可是言峰绮礼或许因为顾忌至今仍未面的“真正的assassin”竟然要她自己再坚持一下:

 “如果lancer坚持不住就使用令咒吧,assassin和我们毕竟只是盟友关系,什么时候出手只能由她自己决定。”

 “哼!”听了言峰绮礼一本正经却口谎言的回答,巴泽特忍不住冷哼了一声——大概是这个原因。接着斯卡哈忽然出现在了archer的身后,就连原本正手持双格挡军旗和箭矢的斯卡哈自己也明显楞了一下。

 这也是令咒的作用。战斗经验相当丰富的巴泽特可不会将令咒浪费在“必中”这种强迫对方同样使用令咒抵挡的命令上,而战斗经验比她还丰富千倍万倍的斯卡哈没有辜负她的期待,在脸上还发楞的时候便本能地发动了对人宝具“贯穿死翔之”如同闪电般迅速地朝archer的背心捅去!

 “刷!”

 虽然阿尔忒弥斯在危险刚一临近的时候便依靠b-级别的心眼(伪)技能做出了闪避动作,但斯卡哈的红色魔与其弟子库丘林的那一杆类型相同,都是先确定结果再生成原因的因果率武器,因此她的左臂仍然被刃划中了。

 可是看到这次非常成功的宝具攻击所造成的结果,巴泽特和斯卡哈却比任何人都更加惊讶。因为这宝具只要发动,就必定会刺中目标的致命要害,除非…对方拥有足以扭转命运的强运,或是很了不起的“直感”!
上章 无限爱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