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挡不住的激情 下章
第十章
 曹百万看见绿芽和大飞两人一前一后,由曹家的院子走进大厅堂,原本正在呼噜呼噜着水烟的肥手,不自觉的停止下来。

 他睁大眼睛,他瞪着表情怪异的两人,戒备的问道:“你们为何私闯曹府?”

 “我今天是依约前来!”大飞简短的回应。

 “我们是你的客人,为何说我私闯曹府?”绿芽没好气的说。

 曹百万一愣,不过,他就像九尾狐般的狡猾,一见到苗头不对,马上摆出笑脸。“两位别生气!今家中有事,不便招呼两位大爷,还请两位见谅。”

 “要不是知道曹府有事,咱们干嘛还相约上门呢?”绿芽说。

 “我说童公子,咱们还没把小女昨晚『失踪一夜』的荒唐事给算清,您就上门来胡闹…这年头,难道没王法了吗?”曹百万理直气壮的道。

 “王法?哟!曹大贵人,敢情只有您老人家才知道那两个字的真正意思吧?你把闺女送出来跟这么多人订亲,这样就没罪?还纵容外甥当街掳人,把我给弄伤…,这些帐我们现在就来算一算吧!”

 经绿芽这么一说,曹百万马上脸色大变,却又不敢当众跟她扯破脸。

 “如果不是童公子拐走了小女,会生出这些事端来吗?”曹百万果然不是省油的灯,反口就咬住绿芽。

 但绿芽很少找得到敌手呢!

 “你如何证明我拐了令府千金?汀芳小姐可有脚镣手铐在身上?嘿!您含血人的本事真高明啊!万一在下不想善罢干休,一状告上县衙,您倒说说看,令连襟会不会判您刑责呢?”

 “童公子,似乎话中带话?”曹百万暗中警戒,并且用眼神指示管家,准备将这两人捕捉起来。

 “在下怎敢话中有话呢?”

 绿芽淡淡地说完话后,随即用内力震落了厅堂上的紫檀茶几一角。

 看绿芽出这一手后,曹百万更加谨慎了,他实在没把握他的手下有多少能耐能制服这两个人!

 “童公子想讨汀芳作二房的事情,咱们可以再谈啊!”曹百万又换了一张笑脸,他又想拿美貌的女儿当筹码!

 “再谈吗?”绿芽斜睨着大飞,用眼神暗示大飞加入战局,不过,大飞却不知她在搞些什么名堂?彷佛爱上曹府金碧辉煌的梁木,眼睛一动也不动的盯着。

 “洪公子、洪公子…”

 绿芽见叫他不理睬,便伸手推推他。

 “你在搞什么鬼?绿…”

 “洪公子!咱们在等你回话呢!”绿芽连忙打断大飞差点就穿帮的话。

 “曹伯父想把汀芳小姐许配给在下当二房,您看如何?”

 “好哇!要不要送红包?”

 “洪公子!您忘记咱们的约定了吗?”她再次提醒大飞。

 大飞只得无可奈何的摊摊手,愁眉苦脸的说道:

 “桃花堡乃是有名望的人家,堂堂少堡主讨个声名狼藉又被玷污过的姑娘,实在有辱门风!”

 大飞想变挂?缘芽气得快吐血。

 “童公子!在下就算想按照约定娶曹大小姐为二房,咱家的两位高堂可不一定会同意呢!”

 大飞神秘的诡笑,他直视着她,说道:“要说服两位老人家也不是难事,只要投其所好就可以了!”

 “你们在打什么哑谜?什么约定?”曹百万抗议道。

 “曹百万,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你利用汀芳姑娘做『假订亲真骗财』的工具,这桩骗局已给咱们识破了!”大飞马上对绿芽勾肩搭背。

 “不过,汀芳姑娘哀求咱们别处罚她爹,所以,咱们私下商议好了,看谁损失大,就把汀芳小姐带走,当作补偿!”

 “这就是你们的约定?”曹百万的目光轮在两名年轻俊逸的少年身上瞟着。“我为什么要顺从两位的私下易呢?”

 “县太爷柳天生,也就是你最大的靠山,现在为了他儿子,已经要跟你翻脸啦!”大飞气定神闲的说道。

 “你究竟在胡说些什么?”曹百万沉不住气了。

 “有没有胡说,等柳天生来了,不就真相大白了吗?对不对,兄弟?”大飞用肩膀碰碰绿芽。

 此时,一票人马浩浩的杀入曹家大厅,为首的正是曹百万的同谋…平镇县太爷柳天生和他的宝贝儿子柳如风。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老弟!你们太不尊敬老哥哥啦!”曹百万惊讶的执问。

 “尊敬?要不是你做得太过份,我柳天生今天也不会做得这么绝!”县官向来和曹百万狼狈为,现在两人反目成仇,必定有极大的理由。

 “姨父!咱们都讲好了,汀芳表妹必定要许给我为,曹家财产也都由我来继承,没料到你说话不算话!”柳如风不平的说。

 “要不是汀芷到柳家来哭诉,咱们父子都还被你当傻子,耍得团团转!”柳天生附和着。

 “还好我早说服汀芷和五姨太当内应,曹府一有风吹草动就往咱那儿报去,要不然早被你当成冤大头了!”

 “不用跟他罗唆了,把汀芳带走,曹府的人全押入大牢,咱们再来清算这个老家伙暗中污走的宝物!”柳天生摆出官架子。

 “哇!当官这么神气,三、两下就可以把人定案入罪,真是太神奇了!”绿芽惊讶得张大嘴巴。

 “要不是他当官手段高明,懂得欺上瞒下,否则这个肮脏的县官早就被人革职啦!”大飞一面说,一面又欺近绿芽,大手也没闲着,马上攻占她纤细的柳

 大夥儿的眼珠子全快掉出来了!

 大飞占了便宜还沾沾自喜,轻佻的摩挲她的下颚,并当众宣布。

 “我啊!虽然喜欢美貌的姑娘,但是对于清秀的少年公子更是加倍喜爱呢!这种癖好,从小到大一直没改变!”

 “这两个不要命的家伙正好在此,省得我千里迢迢去抓人!爹,把他们一起拿下!”柳如风恶毒的说。

 “儿子!你的主意不错,来人…”

 “慢着!”大飞把绿芽推到前面“要咱们上断头台,也得有个好理由,如果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把咱们杀了,你想咱们的家人会放过你们吗?”

 “好!就让你们死得明明白白!”柳如风高举双手,向天长啸,一群黑影快速的占据厅堂每一个角落。

 “这些人全是武林中用毒高手,只要我一下令,就能散发无影无踪的毒气,让你们没有反抗的能力!”柳如风得意的说。

 “然后呢?再来取我们的性命?”绿芽跟这群人有深仇,就是他们害汀芳失身的。

 “没那么简单!我会让你们签下庞大的借条,然后去跟你们家要债,通常你们的家人都不敢声张,然后我就施放『致命血蛊』这种毒葯是放在饮用水里服用的,过了四十八小时便失去效用,你也验不出致死原因!”

 “你就是用这种方法,害死十二家两百多条人命?”大飞静静的看着柳如风。

 柳如风狂傲大笑,拍着脯说:“没错!全部都是老子所为,加上你们就不止两百条人命了!”

 “如风!你跟他们讲那么有什么用?快把他们抓起来!”柳天生催促着儿子。

 “等一等!还有个地方不明白,那十二家的财富合起来绝对超过三座汾城,这么多的钜款,你们是如何分配的?按理说,曹百万出饵,你们动手,动手的人应该要多得一些才公平嘛!”大飞不知死活的问道。

 一听到这里,柳天生便抓狂起来,忿恨的上前,揪起曹百万的前叫道:

 “说!你暗地里藏起来的财产放在什么地方?汀芷说,你打算拿这些钱远走高飞,还想把汀芳送给尚书公子藉以谋取有力的靠山,你给老子诚实招来!”

 大飞推推绿芽,暗示她“尚书公子”就是指她!

 绿芽只是瞧他一眼,并没有答腔。

 “别听汀芷那丫头胡说八道!钱咱们一人一份分得刚刚好,汀芳也是早晚要许配给如风,嘿嘿…昨天夜里如风不是就把汀芳给绑走了…哈!老亲家!别生气,这样吧!我补一份赔礼,选蚌好日子,汀芳和汀芷这两个丫头就一起给如风当媳妇儿好了。”曹百万急忙解释。

 “你还想赖帐?这是什么?”柳天生拿出汀芷去投靠柳家时的一份财富清册。

 “佟家的白玉箫价值连城,但是你没有列在帐上,还有梅家堡的镇山珠象,柳家的鼎、曹家的夜光碗…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老大哥!别生气,这些全是汀芷那丫头,为讨你的心捏造出来的,要不然,你们可以搜,曹府就这么一丁点大,纸上那些琳琅满目的珠宝,没有一座小山是藏不完的!”

 曹百万频频拭汗,频频咒骂亲生女儿,为了显示真诚,他还出一串钥匙给柳天生父子。

 “别演戏啦!你们曹府就如同一座小山那么大吗?”大飞成功的把众人的目标转移到他身上。

 “你在说什么?”绿芽没好气的瞪他一眼。

 “你看…”大飞用两手捧高绿芽的脸蛋,让她看向天花板上。“看到没?那把箫和那把斧头,还有那颗嵌在正中央的珠子,谁想得出那些价值连城的东西,会被正大光明的摆在最显眼的地方?”

 绿芽对大飞的观察入微赞不绝口。

 “没错!有谁会想得到呢?跟这些雕龙刻凤的装饰摆在一起,宝物就感觉不出来是宝物了!”

 “也许脚底下还埋有什么好的东西也不一定呢!”大飞惋惜的说道。

 “那织锦在什么地方?”绿芽似乎忘记厅堂有其他人,竟和大飞聊起天来。

 “瞧!太师椅后头当屏风挂的那一大块就是织锦了!”

 “还有什么?”绿芽兴奋的扯住大飞的手臂。

 “你们两人闹够了没有?”本来蒙住脸,乔装柳如风手下使毒高手的其中一人,突然受不了的狂吼,扯下黑色的脸巾,一张俊逸非凡的脸呈现在众人眼前!

 “佟好德!”曹百万诧异的看着曹府教书匠!“这是怎么一回事?”

 佟好德没有回答,反而对着绿芽和大飞说:“你们是唯恐天下不,是不是?”

 “喂!讲话客气点,柳天生父子和曹百万共同谋害十二家人命的案子不是已经罪证确凿了吗?”大飞双手叉吼回去。

 “要不是答应帮你趟这淌浑水,我跟绿芽也不至于闹翻呢!”

 “他和你到底是什么关系?”绿芽一头雾水的问。

 “他和我?他就是外公的徒孙,也就是我的师兄嘛!我被外公关起来的时候,是他每天送饭给我,后来被外公知道,他还被外公修理一顿!”大飞跟绿芽解释道。

 “没错!我请大飞协助我逮捕三年前杀害我全家的凶手,还请他扮演追求曹汀芳的富家公子!”

 因为出外学艺逃过一劫,佟好德一心想找出凶手为全家报仇!

 大飞的身分和背景很适合扮演卧底的角色,不容易让曹百万拆穿他的真实身分。

 可是,佟好德千算万算就是没算到,绿芽这个扫把星存在,天哪!他完美的报仇计画差一点就败在他们两人的手中!

 他也没有忘记,绿芽女扮男装,在后花园轻薄曹汀芳,当时还教他误会…种种事情令佟好德对缘芽实在很反感。

 “早跟你说过,女人要选痹巧老实又不爱跟男人逞口舌之能的,偏偏你要选一个男人婆,嘴巴利得像锯子!”佟好德抱怨道。

 大飞也跟他争辩道:

 “我的绿芽可真是个妙宝贝,不仅让我每天的生活热闹又活泼,而且酸甜苦辣的滋味更是绝妙无比呢!”
上章 挡不住的激情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