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挡不住的激情 下章
第八章
 不知大飞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葯?大飞竟然命令桃花堡的车阵往曹府方向急驰!

 不多时,大队人马已接近曹府,今的曹府却透着诡异的气氛,一向紧掩的大门,如今却大刺刺的敞开着,每个家丁,均是一副慌张的神情。

 曹百万也站在前院,指使着家丁东奔西走。

 大飞见状,便喝令大队车阵退到不被曹家人看见的转弯处,再命令手下去带一名曹家人来问话。

 有了厚赏,曹府家丁很快据实相告,原来是曹府的二小姐和五姨太在昨夜卷了细软逃走,曹百万现在正在清查失物,一时之间很难算出来,究竟损失多少?

 “大小姐呢?”绿芽藏在六叔身后焦急问着。

 “大小姐在她房里。”

 大飞命那人退去后,就往曹府走去,绿芽喊住他。

 “我要去见汀芳!”

 “可以!”大飞也直率的答应,可是他有附带条件“我陪你去!”

 大飞抱着她,敏捷的纵身一跃,他们已潜入曹府。

 循着绿芽所指的方位,他们没有惊动旁人,一路来到曹汀芳独居的小苑,等到她的丫头端着杯盘离开,大飞大手一推,拉着绿芽莽撞的闯了进去。

 曹汀芳还躺在上,听见嘈杂的声响,急忙把被褥往上拉,只留下一双水汪汪的眼眸往外瞧。

 “童…童公子你怎么来啦?”见到绿芽,又看到她的后头还跟着一名壮汉,曹汀芳马上吃惊喊着。

 “我…大飞!让我们单独谈谈!”绿芽请求着,大飞只是背对着两人,把目光投向外面的园景。

 知道他不会再退让,绿芽叹了一口气,低声量,满眼关怀的问着曹汀芳“你是如何险的?是你表哥放了你,还是…”

 曹汀芳狐疑的朝大飞宽阔的背脊递个眼色,绿芽抿点头,让曹汀芳知道…大飞正是她在意的心上人!

 晓得是绿芽喜欢的人,曹汀芳便缓缓倾诉昨的遭遇…

 被表哥昏后,曹汀芳和绿芽同时晕了过去,后来,等她迷糊糊醒来,睁开眼睛看见自己躺在陌生的上,红色的喜帐外还燃着一对喜烛。

 随即听见房门开启,她的表哥就进门来,一步一步的接近曹汀芳。

 他看见曹汀芳醒过来了,于是就得意的说:

 “不知哪个道上的人,看见你们被抓就涌上来救人,要不是我马上见风转舵,先一步把你抱走,若是再恋战下去,今晚恐怕当不成新郎倌啦!”

 曹汀芳看见表哥开红帐就要欺身上,便伸出脚往他的伤口踢过去,柳如风怪叫一声往后翻倒,没多久,他又站了起来,手上已多了一颗血红色的葯丸,他狞笑靠近曹汀芳,嘴里说道:

 “汀芳小宝贝,等你服下这颗葯丸,不用我扒你的衣裳,你就会自动到我身上来,不知道我端庄规矩的表妹,起来会有多销魂呀?”

 拉拉扯扯一阵,曹汀芳依然不敌,硬是被柳如风入葯丸,咽了下去,曹汀芳焦急的想吐出葯丸,乾呕许久还是没用,然后…她便发现自己的视线蒙胧,手脚也渐渐的酸软不听使唤,接着,表哥开始扒掉他的长袍…

 就在这时候,曹汀芷和五姨娘来到表哥身旁,一人一手拉扯住柳如风,要他在曹汀芷和曹汀芳两人之中做一个选择,曹汀芷还对着曹汀芳大骂…

 后来,她好像又晕过去了,至于,她是如何返家,表哥和曹汀芷、五姨太的事情又是怎么解决的?她一概没印象!

 “她们怎么会刚好同时去找柳如风呢?难道是…”绿芽回转身,怀疑是大飞的手下去通风报信。

 “小红告诉我,昨天表哥曾派人送信给爹,好像是说昨天晚上就要跟我成亲,爹听了之后,便大发雷霆,上县衙跟姨父理论,不过,姨父这次竟然给爹吃了闭门羹!”曹汀芳口气继续往下说:

 “今天一大早,小红见我好端端的躺在自己的房里,想跟我爹报喜讯,哪里知道爹全没理会,只是忙着查东查西,这才知道出了子!”

 “你没事吗?”绿芽听完经过,又再度关心曹汀芳的状况。

 曹汀芳依然闷在被里,嚅嗫说着:“没事!我很好,你不用担心我!”

 “大热天的,你被子盖这么多,小心会闷坏了…”说着,绿芽伸手掀起厚重的褥子,曹汀芳闪躲不及,绿芽这才发现曹汀芳的脸颊布满红印。

 绿芽惊呼一声。

 “都是我害了你!”绿芽后悔的握起曹汀芳的柔荑,双眼沾着雾气。“要不是我太过心急,没考虑后果,你也不会被人…”

 “别这么说,没人料得到会这样,我不想告诉你,就是怕你会自责!”曹汀芳反而安慰绿芽,她们虽然相处的时间并不长,却没有影响彼此的姐妹情。

 “放心!没必要因为失身就忍辱嫁给柳如风,我全替你安排好了,桃花堡少主会娶你,他已经答应了!”

 “是他吗?”曹汀芳指着背对着她们的大飞问道。

 绿芽点点头。

 汀芳感到非常诧异,她低缓细语:“他是你的!”

 “不!是我害了你,所以,你应该嫁给他!”绿芽忍痛退让。

 汀芳瞟了大飞一眼…庞大的身躯,看了就令她心生畏惧,跟他生活,岂不是一生都陪葬在地狱了!

 曹汀芳赶忙把头摇得像波鼓似的。

 绿芽随着她的目光飘向那熟悉的身影,大飞即将不再属于自己,滚烫的怀抱将要拥抱他人…想到这些,绿芽明亮的眼眸霎时积聚泪水。

 忍住锥心之痛,绿芽努力的从苦涩的咽喉挤出声音。

 “大飞…大飞虽然脾气坏、个性倔强,有时候又莽撞过头,但是,真正跟他相处,就会发现他是个很好的人,你会喜欢他的!”

 “听起来…你好像是在说你自己呢!”曹汀芳的眼中有着明了的神色。“你们是这么合衬的一对,把他让出来,你自己又怎么办呢?不行!你的提议我不能接受!”

 “不用担心我,未来的生活我自有打算,要是你怕我坏了你们夫感情,我可以跟你立誓,等到大飞跟你磕头拜堂的那一,我会…我会自动消失,今生今世不再见你们夫!”

 看着哀凄神伤的绿芽,曹汀芳也跟着口绞痛,泪水盈眶。

 “不行呀!明明是配好的良缘,我岂能夺人所爱?”

 “感情是可以培养的,等时间久了,自然就会产生情愫了!”

 她们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全听在大飞的耳里,顿时,他觉得自己活像一条待价而沽的猪,论斤论两的给人议价,为何他得承受这个?

 扭过身,以排山倒海之势涌向绿芽的身后,大手张爪,揪高她的衣领,打算把她拖走。

 绿芽护住前,向着曹汀芳尴尬笑笑,而后就倚靠在宽阔的臂膀,微微别过头向大飞警告。

 “你在搞什么?存心让汀芳以为你是野蛮人吗?”

 “这就是我的本,敢跟我成亲,就得有本事忍受我的臭脾气!”大飞不客气的火。

 “汀芳,他只是心情不好!”绿芽赶忙向她解释,再小声的对大飞说:

 “你明明答应过要善待汀芳的,现在又大吼大叫,不怕把人吓坏吗?”

 “我就是这脾气,你都受得了,为啥她不能忍受?更何况,我啥事都没答应你,你所说的一切,我一律都不承认!”

 “你现在倒推得一乾二净啦,咱们昨夜在平镇山郊的口是怎么谈好的?”绿芽的泪水已被熊熊怒火取代,她根本忘记还有旁人在场,扯住大飞的臂膀,怒气攻心的跟他议论。

 “昨夜?昨夜我睡得可香,哪有啥事发生呢?”大飞故意说道。

 “你胡说,你根本没时间好睡,我…你…我们…”

 看她又是焦急又是说不出话的神色,大飞更是火上添油的笑道:

 “怎样啊?支支吾吾的干么呀?老实承认你昨夜作了风梦就得了嘛!我又不会笑你!”

 这人怎么得了便宜还卖乖!

 她扬高下巴,无声的对曹汀芳而笑,汀芳则是忍住要爆笑出声的神情。

 “哎呀!反正你就是安心当桃花堡的少夫人,你表哥要是敢再欺负你,大飞也会替你出头!”

 抛下这段话后,绿芽赶忙拖着大飞,急速的往外跑。

 等他们离去后,曹汀芳这才无法抑制的爆笑出声。

 “绿芽真是…呀!好疼…”

 下腹的痛楚窜上脑门,让娇弱的曹汀芳不住喊疼起来,想起当时她神志清醒后,那人的热汗滴到自己柔软肌肤上的记忆,曹汀芳的脸颊就像是被烤般的殷红…

 曹汀芳的脑海忽然忆起绿芽坚持要洪大飞娶自己的画面…

 不会吧?绿芽认定是表哥强了她?糟糕!她忘记解释真正和她上的人其实是…这可怎么办才好?

 ***

 绿芽拖着大飞往曹百万给她居住的楼层走去,待换好衣衫,又把他扯向前厅,途中,大飞总是事不关己的任由绿芽拉扯前进,面无表情的他,脑海里浮现的,全是绿芽如同现在拉着他,一同去嬉戏的景象!

 他怎么会有能力给别的姑娘幸福?

 当他的生命已经跟她牢牢的捆在一起,他的脑海全是绿芽的身影时,他又怎么有办法拥抱别人呢?

 他们两小无猜、青梅竹马、携手同戏,荳蔻年华初尝男女情爱,乍然相隔异地,遍尝离别之苦。

 他怨过,但是,始终不曾中断的鱼雁,又令他牢记绿芽的美好,他可以冷默看待万事万物,可是,绿芽是他的死,一碰上她,他的理智、头脑、克制能力全都弃械不管用啦!

 他向自己承认,他已栽在这名小妖的手里,只要她动动小指头,他会心甘情愿的攀上她的身躯。

 去他的缉凶行动,不管了!他要把他的小冤家牢牢锁在他的怀里才能安心哪!

 大飞一旦决定,就不再任凭绿芽拖着他走,他停下脚步,让脚底板贴在地面。

 眼看前厅在望,大飞却像石柱子般,怎么拉都拉不动,绿芽不嘟高红,气呼呼的抱怨。

 “你又怎么啦?”

 “我才想问你,你又要干什么呢?”明明已暗自发誓不再跟她发脾气,要好好的跟她讲道理,可是,只要他一碰上她那张神气活现的小脸,他不是想把她抱在膝上揍,就是想咬她的小嘴。

 “你有没有在听啊?”

 大飞挑高眉,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绿芽的手指戳上他的口,她不晓得那些飞舞的指,正在引导大飞进入奇异炫目的梦境,大飞是用了多少力气才制止那些绮丽的暇想!

 “你去跟曹百万求亲,愈快愈好,把汀芳带出曹家,我才能安心!”如果让绿芽知道他脑袋中正在翻转的画面,绿芽非把他剥下一层皮不可!

 “你怕什么?若是柳如风来了,还有曹百万可以挡嘛!”大飞眯起眼,享受她灵巧的手指触弄。

 “只怕他们是一丘之貉啊!要不然,曹百万那些亲家都上哪儿去了?”绿芽瞪着大飞说道。

 他边逸出的笑意,让她狐疑。“你有在听我说吗?”

 “有…”大飞轻咳,挥去白梦,喃喃地说:“一提到曹百万我就什么劲也都没啦!”

 “那你之前为何跟曹百万提亲?”绿芽想起一些生起令人生疑的细节。“本来我当你是移情别恋,但是,回想起来,你跟汀芳不像有私情的样子!”

 “天底下我洪大飞只跟一个姑娘有过私情,可是,又有什么用呢?她呀!成天的把我往外送,知道我好却不晓得留着,这么大方的姑娘,我洪某人真是佩服极了!”大飞不服气的说。

 “你不能好好说话吗?都是你这臭脾气,害咱们三番两次的闹翻脸!”绿芽并不怕他生气的嘴脸,娓娓细诉心中话。

 “已经到了这地步,也不用再隐瞒我对你的感情…打从一开始我就已经认定你了!成天只想黏着你,也不知道为什么?”

 “绿芽…”大飞动容了,伸手要搂住她,却被她闪过,

 “大飞!”绿芽艰难的吐心曲。“当你跟曹百万求亲的帖子让我知道后,我真的真的好伤心,跑出桃花堡后,让我差点崩溃,为了让自己好过点,我便去渌水滨找姨娘他们,而外公也跟我很投缘。”

 抱着大飞的身,绿芽依恋的倚在他宽阔前,品尝着他犷的气味。

 “我并不相信你爱汀芳,要是在乎她,你又何必疯狂的来找我?我想,这或许是你我出面的伎俩!可是,我还是在意,或许你…对我失望了,所以才会…你知道日子有多难受吗?”

 “为什么?你从不问,也不告诉我!”大飞抱牢她细弱的肩膀,心情,无法抑止。

 “都别怪对方了好吗?让咱们…好聚好散!”

 “不!这一点我绝不答应,咱们是没完没了的!”

 “大飞!如果要跟别人分享你,我宁愿你只在我的记忆里!”

 在她动人的倾诉后,大飞很难找到能够说服绿芽的言词。

 “为何非叫我娶曹汀芳不可?”大飞仍不放弃挣扎。

 “若是你真的还在乎我…就替我赎罪吧!汀芳不该跟着人面兽心的柳如风,她是清白的!无论曹百万做了什么,她都只是她爹的一颗棋子而已,答应我,娶汀芳,照顾她!”

 绿芽将修长的身躯埋入大飞的拥抱里,彷佛要融合成一体般,两人紧紧的相拥,贪婪的彼此的气味。

 他的臂膀如同铁条般,不愿松懈的箍牢她,即使明知她会疼痛,仍依然一意孤行,因为,唯有如此,他才能确定绿芽还在,还是属于他的!

 “我宁愿你不要这么大方,这么善良!拜托你自私一点,就只为我和你想就好!”“大飞!善良的人又岂是我一人而已?苏健仁告诉我了,是他害你背下弄瘸他的罪名,你不但不怪他,反而给他一份好差事!”绿芽呢哝着。

 “我根本不记得那回事了,无论他们做什么,我都不会计较!”大飞吻着绿芽的前额。

 “以后,你若愿意继续经营村里的义学,别忘记给苏大哥经费!”

 “不要跟我讲这个,好像在代什么似的!”大飞以吻封缄,刷洗所有晦气的字眼。

 他早查到绿芽给苏健仁珠宝的用意,在她离家后,义学已经扩大一倍有余。

 “一定会有办法的!”大飞离开柔软甜蜜的芳,对着她嘶吼。“一定有别的办法,我无法忍受跟你分开的念头,我宁愿绑了你逃到天涯海角去隐姓埋名,即使被人唾骂,我也无所谓!”

 “大飞!”绿芽激动的抱紧他。

 “要是你还在乎我,就不能这么做!我无法昧着良心,只为了和你在一起!”

 “我却愿意为你得罪天下人!”他的肺腑之言,让绿芽也深受感动。

 “不一定要娶汀芳,找个可靠之人,把她托负给他!”考虑许久,大飞终于又寻回一丝理智。

 “不!只有你最可靠,我只能信任你!”绿芽始终不曾离开大飞的口,倾听他澎湃汹涌擂鼓般的心跳声,彷佛天籁仙曲,令她神往。

 “你…爱我吗?大飞!”

 “爱?什么是爱?”

 瞪着她的小脸,她和他耳鬓厮磨多少回了,他还是如同头一回碰着姑娘身躯的躁小子,总是猴急的要她!

 “我爱抱你、亲你、碰你…不论心情好坏,不管你能不能忍受,就是想蹂躏你,让你在我的身下款摆扭动,让你狂的和我共舞,感受那种快意…”

 “大飞!”贴着他僵硬的线条与紧绷的热力,让绿芽了解他的身体又开始为她起了变化。

 “我无时无刻想念你,除了你,其他的姑娘我都不要,你说这是爱吗?”

 “不久…你会习惯汀芳,就会忘了我!”绿芽抚着他刚硬的身子,轻轻的推开他。

 “我爱你,在这里…”绿芽伸手住自己的心口部位凄的笑。“所以,我的心里可能再也容不下别人啦!”

 “难道我的心就没有你的存在吗?”大飞狂怒的攫住绿芽的手腕,贴在自己的心口。“你没听见这一声一声都是在呼唤『绿芽!绿芽!』”

 “要是真有我,请你为我娶汀芳!”

 大飞无言以对,只有紧紧的拥住绿芽!

 绿芽向大飞,无论他的决定是什么,都不会动摇她爱他的心!

 能爱着他,她已经足了,她以后会怀念着与他共渡的晨昏和喜怒哀乐的回忆,细数每一个没有他的日子!

 “好!我答应你、我娶汀芳!”

 “谢谢!”

 她悬在眉睫的泪似珍珠一颗颗往下坠!

 绿芽得到大飞爱的承诺,就是…分离!
上章 挡不住的激情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