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挡不住的激情 下章
第五章
 风和丽,莺雀婉转…一片悠然自得的午后闲情。

 大飞不再锁住绿芽,因为实际负责堡内事务的她,必须与事事各个管事的叔伯商议。

 她被大飞绑住,造成堡内诸多不便,于是,管事的叔伯们商量好了,就一起来敲大飞的房门。

 大飞轻狂的笑和绿芽娇嗔的薄怒,看在各位叔叔、伯伯的眼里,真是好玩的很!

 他们不想干涉太多,只想目睹一出快冤家的爱情喜剧。

 这些长辈们看着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对大夥儿而言,他们是最登对的一对小夫

 但是,恭喜的话还不能讲太早,因为,看看他们现在的摸样,好像恨不得要把对方生活剥似的…哗!这其中还不知有多少恩怨呢?还是闪远点,省得扫到台风尾!

 所以呢!识时务者为俊杰,大夥儿互看了一眼后,便默默的离开了。

 绿芽继续忍受大飞八爪章鱼似的纠,保持头脑清醒的核对帐册,大飞受不了她完全无视于自己的存在,于是,他也抓起帐本…一头埋入计算的工作。

 “咦?你做得很好,以后管帐的事就还给你做吧!”绿芽向他微笑,却被他拧红双腮。

 “外公教我看帐簿,可不是为了同你争工作!”大飞一手圈起她细软的身,一只大手已经自动的滑下她的大腿。“是因为我现在需要『小婢』服侍,所以才特别客串管帐的!”

 绿芽抿抿红,声音有些轻颤,因激动而显得更加清澄的眼睛白了大飞一眼,说道:

 “这轻薄我的方式…也是你外公教的?”

 “当然不是!”大飞好玩的咬着她的耳垂。“这是你引我的!”

 “这么说来,被你巨大的身体挤到不能呼吸,也全是我引你的?我怎么这么倒楣啊!”幸好,那些叔叔、伯伯们早已躲得远远的,否则让他们瞧见这活生香的画面,一条桃花溪是不够绿芽洗去羞傀的!

 “当然是你引我,谁教你长得如此可爱?滑不溜丢的身子让人想一摸再摸,一亲再亲…”

 “够啦!你真是够恶心,你想做就快做,早些完事我才有时间忙别的!”

 瞧她摆出一副壮烈成仁的模样,自动的扒开自己的衣衫,闭着眼就等着即将到来的“欺凌”大飞不免觉得好笑又好气,重新替她披好衣裳,就抱着她一起坐上宽大的桃心木椅子上,拈起她的一把青丝嗅了起来。

 绿芽等着,许久不见他有任何的行动,忍不住睁开了眼,就看到他那张念的俊容,她赶忙又闭上眼。

 直到他的叹息声在她的耳畔响起,绿芽忍不住好奇,她才又缓缓睁开双瞳。

 她的惘看在大飞的眼中,他抵着她白皙香软的颈间,猛的气息不住的狂騒玲珑玉体,他嘎的说:

 “该拿你怎么办?是不是得把我的口剖开,你才肯相信,我对你的一片真心?”

 她举起纤柔的指尖,描绘着他脸庞深刻的线条,她袒不安的心绪。

 “要我如何信你?我无法想像现在抱着我的人和多年前是同一人,以往的记忆仍历历在目,当时你并不把我当作姑娘,可是,几个年头后,你却对我有这么深的慾望…大狼!换成你是我的话,你会怎么想?”

 “我什么都不想,也没什么好想的…”大飞的手抚着她窈窕的曲线,眼中写着慾望。

 “你太瞧不起自己了,你可知你有多么的人?打从我进了桃花堡就看到许多贼眼向着你转,要是不先下手,搞下好你就跟别人双宿双飞,你为何不肯替我想一想?”

 “你简直是无理取闹,为了自己的慾望,就想毁了我!”绿芽扭动双肩,企图摔落他,大飞却安稳的随她摆动,等到绿芽没劲儿了,他才又说:

 “不管你怎么想,你是我的!不准拒绝我!”

 “我能拒绝吗?我现在可是桃花堡大少爷的卑女婢,有什么资格谈『拒绝』两个字!”绿芽恶狠狠的回嘴。

 “你…简直有理说不清,好!随便你怎么想,反正,你的身体,比你的嘴巴老实!”

 大飞狂吼着如野兽般的音律,结实的臂膀挟起柔软的身躯,不再和她把时间浪费在口舌之争上。

 他不曾刻意放缓步调,炙热的浓情狂袭着娇弱的佳人…

 他相信,她会跟上他的节奏,不管她的脑袋装了多少反抗念头,她的身体始终与他相契合!

 如大飞所料,没多久,大飞很快的就卸下了她的心防…发抖微颤的玉体,已为他开敞了快乐的泉源入口…

 抱牢她修长的大腿,亢奋的慾望直往天堂而升,他用尽全身的力量在诉说内心深处的千言万语!

 火辣辣的送,体的,汗水不停的从两人的身上涌出,让他们如同沐浴在火堆里…

 狂的律动,从一开始便不曾减缓速度,咬牙承接震撼的人儿,开始莫名的哭求,诉说着无人能懂的言语…

 当大飞攀向白热的巅峰,她也迅速的投向黑阗之网!

 不知过了多久,她才恍恍惚惚的从梦中醒来,浓稠的余味,令她不由自主的皱起眉,当她发现他身体的一部分还填在她空虚的某部位时…

 她马上僵硬起来,瞪着自己布满红印的身躯。

 “又来了,又摆出受害者的嘴脸啦!绿芽!我真受不了你耶!”

 明明乐在其中,却故意表现出自己是被迫无奈的屈服…这简直是糟踏他的感情嘛!

 大飞怒火直往上街,一把将她推开,故意声的说道:“你真爱作别人的感情!笨丫头,本少爷玩够了,快去端水给我净身!”

 绿芽咬着下,倔强的脾气也在待发边缘,大飞搔搔汗的上身,他提醒绿芽。

 “别忘记喜儿的命运捏在你手里!”

 于无奈,她只有忍气声的拾起散落一地的衣裳,但,大飞又说话了。

 “不准穿衣服,本少爷要欣赏你…赤身体的表演!”

 绿芽不满的瞪着他,他又拿出喜儿当紧箍咒,她只好,在他眼前晃来晃去,还好屋里有水,否则她还不知道该怎么解决净身的问题。

 手笨脚的替他抹脸,他不高兴被弄痛,张手便扣住她感的峰,直到她肯轻缓的替他擦拭,他才松开扭紧的大手。

 想起喜儿,绿芽心有不甘的继续清洗工作。

 大飞闭上双眸,赤着身体,依然散发致命的气势,吸引着绿芽…

 她一面擦,一面端详着这张年轻而充满活力的俊容,竟忘记了自己的工作。

 拿起纤指画过他骄傲的,高的鼻梁,缓缓的探视他没有一丝赘壮身体,藉着明亮的光线,她便清楚的看到他身上的疤痕…

 那是…他的苦难,一一被记录下来了!

 膛上错的细红印记…那是她的爪痕!

 忆起自己狂时的举动,她的脸像落余晖般的晕红了起来。

 再往下看…她也不是没见过,但是,一想到这是害自己变成放形骸的凶器,她便忍不住握起拳头准备往下一击…

 “你干嘛?想谋杀亲夫啊!”大飞护住命子,急速翻跃落地。

 见他一身狼狈,绿芽指着大飞说:“你敢招惹我,就要有本事接受反击!”

 “我就知道你这疯丫头,不会乖乖的任人摆布!”大飞随手抓起墨黑色的劲装披上,便纵身往屋外跃去!

 绿芽也顾不得身体还沾满他的气味,披上衣衫,快步的朝情苑奔去,她得找到喜儿,因为她已经正式向大飞宣战,所以她首先得保护喜儿才是!

 ***

 桃花堡弥漫在诡谲的气氛中,所有的人一看到绿芽都变得异常忙碌,一副急着要去干活,没时间同绿芽寒喧的模样。

 大飞也变得行踪飘呼,三天两头往外跑,没空与绿芽纠

 他的小厮一碰见绿芽就忙着调转头,绿芽连忙指使喜儿去跟石头套话,她则急窜向前逮住正要逃跑的苏健仁。

 “苏大哥,才几天不见,你就不认得我了吗?”绿芽一副自在的模样。

 苏健仁把绿芽拉到一旁的角落,还不时的向四面张望,深怕被人发现自己和绿芽小姐在一起说话。

 “干什么呀?有什么事情不能给别人听见,非得这么躲躲藏藏不可?”绿芽皱起眉不悦的问着。

 “大小姐!求求您,别大声嚷嚷,您也知道小的因为腿瘸了,所以谋生不易,好不容易少爷派我到六爷的手下学习,要是有人传话到大少爷的耳里,说我跟您一起谈话,那小的工作可就泡汤啦!”苏健仁打恭作揖,诚惶诚恐的拜托她。

 绿芽带着笑意,朝向苏健仁近,直到已无退路,她才扬声说道:

 “恭喜你,换了一份前途无量的工作,苏大哥,您要扬眉吐气啦!”

 “托福、托福!要不是小姐引我入门,小的哪有今天,饮水思源,小的对小姐万分感激!”苏健仁鞠躬哈,满面正直之

 但是,绿芽突然严肃的表情问道:“为了前途,你把『那件事』也让大少爷知道了?”

 “没有!就是打死小人也下敢说话,请小姐明察!”苏健仁腿一弯就往地上跪下。

 绿芽瞪了他一眼,要他站起来,然后要他把大飞如何升他到六爷手下做事的经过情形统统告诉她。

 “少爷问了小的专长,说他不爱臭虫苍蝇在小姐身旁绕,要把小的调差,没想到少爷竟派了个好差事给小的…小姐!你应该知道小的在村里很难谋生,现在能够在六爷手下办事,只要做得稳当,不愁没温的日子!小姐,您行行好,别叫人看见了,又去少爷那儿告上一状,如果丢了这差事,小的恐怕再也没有这等好机缘啦!”苏健仁一口气说完。

 绿芽撇撇嘴问道:

 “他弄伤你的腿,给你一份好差事也是应该的,你为什么这么怕他,真是太奇怪啦!”

 “小姐…”苏健仁扭扭捏捏,不大情愿的告白“我的腿不是少爷打瘸的!是…是小的偷摘桃子被少爷发现后,一个不小心就从树上摔下来,才摔断了腿…其实不关少爷的事!”

 “你真过分,害大家都误会大飞了!”想到自己也曾经误会大飞,心头便一阵懊恼。

 “刚开始是怕人家知道,会责怪我,自然不敢讲真话,后来被送回家后,又贪图那些医葯费,小姐!你也知道,村里的人都穷怕了,能给爹娘得来那些银子,小的当然更不敢把实话说出来…”

 “桃花堡的人才不会跟你计较那点医葯费!”绿芽生气的朝他挥拳头。

 苏健仁捂住鼻子痛苦的喊叫。

 绿芽得不到更多的消息,于是只好叫他先行离开。

 苏健仁离开前仍是再三拜托她,请她务必和他保持距离,以策安全!

 虽然,得不到想要的讯息,但是,她的心坎却充着一份甜蜜!

 她不开始对自己的想法产生疑问…

 莫非是自己误解了大飞?其实他是真的很重视自己!

 “小姐、小姐!不好啦!”喜儿火烧股似的跑过来。

 “怎么啦?干什么跑的这么急呢?”绿芽的好心情似乎没被破坏,仍是笑脸人。

 “你要是知道石头跟喜儿说了什么,你一定笑不出来的!”喜儿的表情仿佛要哭了。

 绿芽拍拍喜儿,不以为意的笑道:

 “别担心,不论大飞想做什么,我全有本事应付!”

 “可是…可是,大少爷吩咐管家布置桃花堡,听说是要坝讴婚仪式,他…小姐!少爷想讨别的姑娘,他不要你了啦!”

 “胡说!”绿芽依然逞强的笑着:“他不可能这样对我!”

 “是真的,大小姐!喜儿没胡说,新娘子的名字叫曹汀芳,是平镇首富曹百万的大女儿,帖子上头是这么写的,石头不会骗喜儿的!”

 “不会的,他怎么可能,他…”绿芽有点慌乱了。

 “小姐,你看!”喜儿拿出方才石头偷偷给她的红帖子,红纸黑字清楚的写着: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

 桃花堡少主洪大飞与平镇佳人曹汀芳情投意合

 谨于六月十五敬备筵席盟订佳期

 敬请

 合第光临

 设筵地点:桃花堡

 桃花堡少主洪大飞拜启

 “小姐,怎么办?少爷都跟您…哎呀!都怪我,要是喜儿能不让少爷得逞就好了,都怪喜儿!”喜儿的一张脸现在变成苦味十足的臭瓜脸,不停的敲打自己的脑袋,也不断的责怪自己没看好小姐。

 绿芽似乎没留心喜儿的举动,只是拿着红帖反覆的沉

 “这倒是顶有意思的,订亲不是男方至女方家下聘吗?为何大飞要在桃花堡举行?”

 “小姐!你还有心思在琢磨这些事情啊?大少爷都叫人给抢啦!你…你怎么还像个没事人似的?”喜儿忿忿不平的拉着绿芽,她认为小姐是被帖子给吓傻了!

 绿芽只脑凄笑。

 “如果大飞的心在别人身上,那即使把他抢回来,也一样没用!”

 “少爷的心在别人身上?小姐!少爷的心不可能在别人身上,他这次回来后,对你的态度,咱们都看得很清楚,大少爷的眼中只有你一人呢!”喜儿连忙安慰绿芽。

 绿芽无力的晃了晃手中的红纸,她说:“事实摆在眼前,他只是在玩我!”

 “小姐!不会的!小姐不会被少爷玩…呜…人家不要嘛!人家想喝小姐的喜酒,哇…”喜儿放声大哭。

 “喜儿,别哭!至少在我的肚子里还有个孩子可以寄托。”绿芽的手抚摩着平坦的小肮,心情已从激动恢复到平静。

 大飞果真拿她的贞在戏耍,原来,他只是为了报“五年之仇”而故意摆出一往情深的模样,让她几乎要相信…他是真的在乎自己!

 虽然,她已经了解了他真正的目的,但是,她爱他的心竟然没有减少一分!

 “小姐!你无所谓,可是,孩子怎么办?万一少爷不认帐…”

 绿芽打断喜儿的话,拉着她的臂膀说:“别担心,就算没有大飞,我一样有能力生活,你忘了吗?这些年姨爹、姨娘教我的功夫,让我不论走到哪儿都不怕不能养活自己!”她安慰着喜儿,但是才十八岁的她,一想到以后就没有大飞和桃花堡,她的视线也开始变得模糊。

 “小姐!听喜儿的劝,别再逞强,去跟少爷求和,就算他不给你名份,起码也要他承诺你的未来的生活能有个保障!”

 看着喜儿,绿芽笑了,而且愈来愈大声…直到泪水不停的淌出来…

 “小姐!小姐!”喜儿看绿芽哭泣,也急慌了。

 “别…别理我,让我静一静!”

 喜儿不忍心丢下伤心的小姐,但是在绿芽的要求下,她也只好听从了。

 不知过了多久,绿芽始终保持着僵硬的姿势,不曾移动过,泪水已乾,她目光呆滞…

 低头看着手中的红帖,她该相信什么,又不该相信什么?

 大飞真的如此处心积虑的要这样作弄她?

 不!她不相信!想起前一阵子他的所做所为,要是他对自己同样有情,他为何又要扯出一个曹汀芳来嘲笑她?

 打从第一眼见到他,就被他吸引住,在她成长的岁月中,他是使她持续学习的原动力,要是她闹着不想学,姨娘通常只要搬出大飞的名字,她就会乖乖就范!

 她愿意为他美丽,为他成长,为他改变原有的不良习惯,更愿意为他做任何事!

 她如此的愿意和他生生世世相伴,白头偕老…他们从小就已订下亲事,为什么他要离弃她?

 她真的不甘心啊!

 她握住帖子的手,紧到关节泛白…

 不!她不做自怨自艾的弃妇,既然心有未甘,又有许多疑点,那么她就要好好的把它查个清楚!

 她要去会一会喜帖上的新娘:曹汀芳!

 待她离去后,有一个人从隐匿的角落出现,拾起在地上的帖子,轻声叹道:“绿芽…”

 他正是绿芽心思系念的人儿…大飞!

 眺望绿芽窈窕的身影,他的神情变得很复杂,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向她解释这整件事情。
上章 挡不住的激情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