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挡不住的激情 下章
第四章
 “好痛!”

 绿芽不住的扭动身体,想甩掉从脚底直升至脑际的刺痛,但是,大飞死命的抱住她,不给她息的空间,极力地往狭窄的甬道深处推挤,他要在她身上烙下属于自己的印记!

 吻着她的珠泪,大飞心头产生愧疚,她的痛楚全是因为自己的莽撞和误会,可是,与她惊惧的眼眸时,他依然嘴硬的说道:

 “要是你老实告诉我,就不会让自己这么痛了!”

 “我若说实话…你会放开我吗?”绿芽娇弱惹人怜爱的表情,让大飞情不自的吻上她的

 “傻瓜!我是不可能放开你的,不论是五年前还是五年后,我一样有资格跟你做这件事,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因为这是…我的权利!”

 大飞细碎的吻滑下她纤长的颈间,埋在水面下的身躯也不停遭受火辣的摩挲。

 “大飞,人家又痛又难受,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啦!放开我,行不行?我的思绪全了…”

 “可怜的绿芽开始在求人罗!都该怪你自己嘴巴太毒,太爱惹人生气,不然,我也不会就这样横冲直撞的在你身上!”

 大飞简直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不但用身体欺负她,嘴巴也不留情的念着,更可恶的是,他开始用最亲密的姿势,粉碎了她少女的世界…

 “大飞!别这样对我!”

 也许,他应该停止,她受到的教训已经够了!

 但是,回想着当他不在她身旁时,他所受的牵挂和折磨,若是不牢牢的牵绊住她,那么她怎么可能对他有刻骨铭心的怀念?

 而且,围绕在她身旁的蜜蜂太多,他不想再次尝到被嫉妒啃食的愤怒!

 微微的从她身体内离…绿芽以为她的恳求打动了他,正打算开口谢谢他,但是,突如其来的贯穿,让她咬着牙承受着疼痛。

 “你放心!以后,就不会痛了!”大飞重的息。

 以后?还会有以后吗?

 绿芽的眼中蓄满着泪水,忍受他更狂的送动作…

 温热的水波,拍打两具的身躯,障碍消除后,大飞终于放缓步调,随着水波的节奏,一次又一次的向绿芽攻城掠地。

 “看…好多了吧!”大飞伸出舌尖玩她的鼻子,她却一脸气愤的别过脸。

 好吧!既然打不过人家,那不理他自粕以吧?

 怎么可以呢?这件事要是没有两个人的配合,就变得索然无味了!

 大飞停在绿芽的体内,久久不再挪动,绿芽觉得奇怪,举起手慢慢摸到他的肚脐前,大飞敏捷的捉住那只不安分的小手。

 “又不乖了!”

 “才不是呢!人家只是想问你,还要多久?这样子让人家觉得很…讨厌嘛!”绿芽嘟起小嘴,经过烈的一番折腾,她的更加人。

 “讨厌?”大飞举手沿着她的画圈圈,一脸渴望的神色。

 “我现在的姿势好像是岸边翻白肚的青蛙,好别扭…好难过。”绿芽咬着下,火辣的痛楚杂着酥麻和颤抖,让她好似在漩涡里打转。

 “大飞!罢才是我骗你的,没别人,一直都没有别人,虽然我气你丢下我跑去学武,但是,我从没想过要找别人替代你在我心里的地位,别因为我说谎就惩罚我,我…我受不了!”

 绿芽终于亲口承认她对大飞的情意,大飞捧着她不知所措的小脸,他知道,绿芽是真的吓坏啦!

 在她还没来得及准备,他就强行夺走她的贞节,一定令她不舒服到了极点。

 他俐落的从她体内退出,绿芽吁了一口气,从浴盆边缘虚弱的翻转身躯,攀着池边枕木,渐渐合上眼,让热水洗涤疲惫的身心。

 他轻柔的吻着她的青丝、肩窝,逐渐向她优美的背部线条滑下,坚实的指头也跟随润的着她僵硬的肌

 热水加上他温柔的抚触,让绿芽放松下来,渐渐沉入梦中,但是,当那双不安分的大手,捏着她浑圆的部时,她脑袋里的警钟马上大作,随即准备要逃。

 大飞用身体困住她,上多了一抹微笑,莫测高深的令绿芽惧怕。

 “你…你答应不碰我的!”

 “我说了吗?我记得…我没答应你任何事!”赤住她,让她很快知道他那火热亢奋的泉源尚未足。

 他蓄势待发,她则惧怕刺痛,她究竟还要遭遇几次?

 “刚才不过是序言,现在才要正式进入第一页!”

 “这本书…我能不能不看啊?”绿芽的大眼睛再次聚满泪水,大飞轻轻的吻上她的脸颊,火热的气息吹拂在她的耳际。

 “我不会伤害你的,别怕!”

 “你已经伤害了!”绿芽噘着抗议。

 “所以,让我补偿…”

 绿芽很想要告诉他换别的方法补偿,但是她的被他堵住,让她无法发出声音,当她被迫品尝他的吻后,她更是忘记自己该说些什么?

 趁她之际,他用和手,不住的引着绿芽,让她虚弱的无法自主,像朵绵绵的彩云,任他随意捏…

 等她不停的娇,双臂自动攀上他的颈项后,他再次的朝她进。

 没有预期的疼痛,反而被一种难耐的滋味折磨,绿芽忍不住的哭喊出声,急切的息,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要什么?只能无助的攀紧同样火热的身躯,随着他健壮的四肢舞动…

 燎原的热火,不断的加温沸腾,让两具密合的身心,急切的往白热世界纵身…

 他们一起前往未知的世界探索…另一个绚丽缤纷的国度!

 ***

 他的大手顽皮的在她的际徘徊,感柔滑的身,马上佣懒的贴着他的手扭动,但是,一阵酸疼立即从腹直窜上脑门,令她马上又停止摇摆的动作。

 “不要了…放过我!”

 瞧她水的脸蛋,亮晶晶的双眸宛如水波漾,他的心中随即泛起一阵柔情。

 他紧紧的把她抱在前,他的拂过她的额前,低缓嘎的笑声从他嘴里逸出。

 “你休息吧,今天暂且饶过你了!”

 “只有今天?你可不可以永远都不再强迫我?”绿芽的双手抵在他的前,让彼此拉出一些距离,她的身体虽然疲惫不堪,但是,思绪却十分的清楚、明朗…

 绿芽回忆着从大飞回到家门前,堡主夫妇的争吵,接着他对自己强硬而霸道的慾望,一直到他在氤氲的水气中,不顾一切的掠夺…

 她回忆今的点点滴滴后,她依然找不出是哪里出了差错?

 大飞离家时,她非常的怨恨…以为他抛弃她,不要她这个跟虫了。要不是姨娘不时的安慰她,她也接受堡主夫妇的调教习艺,她的哀伤才能平抚,她终于知道…除了大飞之外,她的心容纳不了第二个男子!

 尽管心里还是气他,但想念他的时间却更多了…

 想着他不知道变成何等模样?想着他是不是能够和别人和平相处,他那任的性格,不知会不会替他惹祸?想着是不是有人替代了自己,变成他心里的唯一?

 想着,他会如同自己爱他那般,深深的爱着自己吗?

 想着,想着…终于把他给“想”回来啦!

 他变得更加英俊豪迈、气度翩翩,五年的历练让他从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变成懂得收敛脾气的年轻人。

 当她终于亲眼看到他,令她不雀跃万分,让她明白…她比她的想像中还要爱恋他,因为他的返回,她才算是真正的活着!

 “想清楚了吗?你这个小脑袋就是爱胡思想,有什么好想的?姑娘家就该有姑娘的样子,不该在男人面前逞强,好勇争斗…看!再聪明的姑娘还不是打不过我?你还是乖乖的听话吧!”

 他眉开眼笑的打断绿芽的沉思。为了证明他讲的话都是真的,他更是卯足了精神轻薄着绿芽。

 绿芽一震动身体就会疼痛,但是要她乖乖的任由他摆布,她又不甘心!

 没再多想,她张开满嘴利牙就往他前咬啮…

 “好痛,把嘴巴放开!”

 开玩笑,她才不放开呢!他给她的疼痛还不止这一些呢!

 寻找绿芽的喜儿正好在这时走了进来。

 “哇!小姐、大少爷你们…你们…”喜儿在大开的房门前摔了一大跤,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看着光溜溜扭打的两个人儿,她猛眨着眼,嘴上嚅嗫的说着:“怎么办?这回夫人不在堡里,谁能救小姐啊!”“站住!”大飞用铁臂环住绿芽,结束她疯狂的袭击,抱起她的上身坐直,拉起被子盖住两人,他沉声喝问喜儿道:

 “你说什么?再说一次!”

 “我…我…”喜儿怕得口吃。“我没说什么啊!”“你说要找夫人救小姐,这是什么意思?”大飞脸色极为难看,不耐烦的再问:“你要去跟夫人告状,讲绿芽和我的是非?”

 “不…是!喜儿怕大少爷欺负小姐,所以跟夫人提起大少爷曾偷看小姐洗澡…”

 “是你!原来是你去告的密,都是你这蠢丫头害我白吃了好几年的苦头!”大飞愤怒的大喊,喜儿怕得直打颤,频频向绿芽发出求救讯号,绿芽急忙向喜儿比手势叫她快走,随即困住要打人的大飞。

 “放开!我要教训那个笨丫头,把我受的罪全都给要回来!”

 “教训”?绿芽终于想通了一些事情,她惊声叫着,紧紧捏住大飞。

 “你就是为了教训我,才对我非礼,你…你原本以为是我去跟姨娘告状的?你…你不是人!”

 “我当然是人,不然如何非礼你?”大飞嘻皮笑脸的靠近绿芽,厚颜的吻着她粉的脸颊,绿芽举手想赏他一巴掌,可才一举起手就被他拦截了下来,他反而抓起她的手,轻抚着自己的脸,细致柔软的掌心抵着刚冒出胡髭的脸颊,拍打的动作已不算惩罚,反而是一种调戏!

 “对!我原本以为是你,所以我很生气,想想我们认识这么久了,兄弟情这么深厚,你竟然这样害我,当然是不可饶怒!”

 “所以,你早就计画好,不管我五年后变成什么模样,你回来后就是要占有我!”绿芽的深情已被踏,心儿也碎成一片一片。“是你故意支开姨娘他们,只为了想要毫无顾忌的伤害我?”

 “他们只是走得巧合,别把帐记到我头上,而且,我说过我永远都不会伤害你…”大飞闻着她身上幽香的气息,动情的将她搂在怀里。

 “事情的发展确实有些失控,我承认,早在回家以前,就已不下千百次的想要得到你,直到你站在我的面前,这念头就更加强烈,但…那不是惩罚,更不是占有,我们是两情相悦!”

 绿芽倔强的不想开口,别过头去。

 见她如此模样,大飞更急了,摇晃着她的肩膀,灼热的双,不停的她殷红的瓣…

 她在退无可退之下,只有任凭大飞往她的身上施加蛮力。

 大飞颓然的松开她,气得忍不住举高双手,用力捶打板,绿芽听着敲打声,始终不哼一声。

 “你究竟想怎样?你是喜欢我的!你不会因为一次小小的误会,就抹杀我们多年的感情,绿芽!你说说话…”

 大飞抓着脑袋,有什么方法可以逗她开口?即使和她烈争吵都比现在她对自己视若无睹的好!

 “都是喜儿那个笨丫头,我非去找她算帐不可!”

 “不可以!”绿芽马上睁开大眼看他。

 果然有反应了,大飞好高兴,马上抓牢机会说:“没有什么不可以,现在堡里我最大,我爱处罚谁就处罚谁,谁敢哼一声?”

 “算你赢,我不跟你计较了!”绿芽依然扳着脸。

 “你不计较我可要计较啦!我们本来不该是这个样子的,两情相悦的事情被你说成霸王硬上弓,你不呕,我可呕死了,这口气非出不可!”大飞故意讲得咬牙切齿,引绿芽上勾。

 “如果你一定要出气就找我来吧!喜儿不过是忠心护主的丫头,她的所做所为全是为了我!”绿芽平静的注视大飞,并揣测他的意图。

 “处罚你?不行!又不是你的错,冤有头、债有主,我还是去找喜儿!”大飞故作为难的皱紧双眉,可心里却得意得不得了。

 “洪大飞!喜儿是我的好姐妹,你要是敢动她一,我就要你加倍奉还!”面对火爆的俏佳人,大飞却是无比的喜悦。

 “这才是我认识的绿芽!好!就准你替喜儿还债,从现在起,你不再是小姐,而是我的…贴身小婢,专门侍候我!”

 绿芽气得浑身打颤,以为一场尖锐的舌战就要开战,哪知大飞如此爽快的同意换出气对象,真是出乎她意料之外。

 看他贼兮兮的笑容,想必这其中定有诡计,现在,她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见招拆招了!

 他却搂住她,只说了一句“想睡了”然后,就把她密不通风的搂得死紧,就沉沉的进入酣甜的美梦里。

 瞪着他因睡着而放松的俊容,刚才的点滴全回到她的心坎。

 即使他那么不可理喻,又未经她同意的强占了自己,但扪心细想…她还是不恨他呀!

 轻抚着他那两道浓厚的眉,她回想小时候时一些细微的琐事,她全部都记得牢牢的,他的一举一动都是她最甜蜜的美梦。

 当他离开桃花堡时,他对自己的情感,并未进入男女情爱的阶段。

 虽然他看过自己的身子,但是,他还未没拿她当个姑娘般的追求…为什么五年后他一回来,就全变了!

 他看她的眼神,不再是“兄弟式”的,他究竟将自己安下什么身分?小妾?表妹?或是…随他喜爱的水姻缘?

 大飞!你为何变得如此陌生?

 无声的呐喊,愈想愈困惑,绿芽的眉心愈拧愈紧…许久之后,她终于累得睡着了,梦里的她,依然在追问大飞:为什么?

 ***

 绿芽过了两天茶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好日子,大飞拿她当太上女皇来侍候,只有一件事没得商量…不许她离开他的视线以外!

 不管外头闲言闲语满天飞,大飞一律不予理会。

 他们在大飞的院子闲逛,把幼年顽皮的把戏重新温习了一遍,大飞爬树时,她坐在秋千上发呆。

 到了第三天,大飞反过头来叫绿芽侍候他,从早起梳洗、换衣、喂饭…绿芽没有一件事情不搞砸的,不是弄痛了他的头,就是把热汤洒在大飞身上,大飞只是笑咪咪的接受,还摸摸她的俏脸说:

 “小丫头,你服侍的很好!”到了沐浴时间,绿芽就知道不妙啦!当他笑着叫她“进来侍候”时,她的双腿酸软,一颗心像是要跳出来似的,磨磨蹭蹭了半天不肯进去,大飞的脾气终于被磨出火来了。

 他昂首阔步的近绿芽,庞大的身影让她惊呼一声,便想往屋外逃去,但是他的手更快,一把揪住她的后面的衣领,把她拉到圆桌旁,两条壮的腿,将她灵巧的身牢牢的困住。

 她的小嘴微微颤动,还没来得及开口,大飞便瞪着她的红,在她出声的前一刹那,张大口没她的娇语…

 他们一直四目相望,宛如进行一场角力赛,这是自他们第一回齿相叩便留下来的习惯,空白、火热和传至脑际的酸麻颤栗,每一回他们都必定会经历的感觉,而且不停的加深悸动的面积和深度…

 大飞沉重的呼吸霸占绿芽的臆,令她几乎要窒息,他的手同时也不停的侵犯她,直到她变成柔软的-滩水,而他的膛也要炸开时,他才依依不舍的松开她甜蜜的芳

 绿芽大大的了一口气后,他的已经隔着她的衣服膜拜她浑圆的曲线,她故意把自己当成粽般的包起来,却依然逃不开他热情的需索。

 “大飞…要不要人家替你安排几位美貌的姑娘…”绿芽呼吸急促紊乱,她正在和炙烫的热吻战。

 大飞在她的耳畔嘎的息,听见她的话,他有些气愤,故意重重的在她颈侧一咬。

 “你真是贤慧!别的女子若是知道自己的男人对其他的姑娘有意思,不是打、便是哭闹,你倒好,成天的要把我推到别人的怀抱!难道你就这么讨厌我?”

 “你又不是我的男人,我当然讨厌你对我做这种事…哎哟!”他的手穿梭她的在衣衫底下,在她柔滑的肌肤上做着恶的事。

 听见她的话后,他更是不留情的揪紧她结实的瓣,嵌在自己发的慾望中,隔着一道衣物,绿芽还是清楚的感受到他坚硬的亢奋。

 “原本怕你太伤身体,我只好努力克制自己,不过,我发现我可能错了,我应该一直做到让你承认我是你唯一的男人,这样子,你才不会胡思想、胡说八道!”

 “为什么?你喜欢的姑娘多如过江之鲫,而且全是体格丰的佳人,难道几年下来,你已经改变你的喜欢?大飞!别骗人了,你这么摆弄我,无非是在气我、报复我而已,几年来你一定吃了很多苦头,所以你非得如此待我才能消气!”

 抬起忧伤的小脸,对他深刻的真情挚爱明白的描绘在她柔美的曲线中。

 “一个姑娘家最宝贵的清白都已经给你了,你的气也该消了,去找你喜欢的对象,别再对我做这种事…否则,我真的要恨你了!”

 “就让你恨吧!恨一个人代表对那人刻骨铭心,我要让你的每寸肌肤都烙印上我的记号!”说完,大飞马上撕碎她的衣裳,开始实践自己的诺言…

 长发轻在脑后,像道黑网裹着窈窕纤细的肢,被他推上圆桌后,她便试图让自己处于无感觉的状态,努力地集中意志想着这是“为着报复”的念头时,她紧闭双眼,无视于他的亲热…

 但是,大飞有着坚强的意志,他一递又一迩膜拜她白皙的长颈、粉丘、火烫的肌肤…找出她每个感点,用他的,唤醒她敏锐的情感,直到体内的騒动令她不由自主的弓起身子,敞开身心向大飞…

 这时,他才急切的扒开自己的衣物,深深侵入已准备好的狭小的空间,一次又一次…直到他们一起攀上高峰…

 如果,这是报复,绿芽被报复的真是彻底,她全由大飞掌握,任他给予狂喜和足,跟随他的步调起舞或下坠…她已经不再属于自己,她是属于大飞的!

 大飞用所有的感官,放肆的需索,同时他也付出自己,像是在告诉她,这不是报复!绿芽!你明白吗?
上章 挡不住的激情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