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挡不住的激情 下章
第三章
 五年后

 又是桃花盛开的季节,犷的桃花堡主伴着依然明如昔的夫人,坐在宽阔气派的大厅,堡主耐不住子的来回走动,夫人奉上一杯茶,有些好笑的白他一眼。

 “赶儿子出门时那么爽快,还以为你不希望他留在家里,等他真出门了,你反倒写信要他早早回来,你这做爹的是什么心态呀?”

 “要是他听我的话,只去西山岳五峰那儿学功夫,我就不催他,偏偏他还自作聪明,跑去无常老人那里,一去就是三年,你说我能不急吗?”桃花堡主果然心急,对夫人向来轻声细语的他,竟然出现如打雷的声音,夫人听了,心情备受影响,忍不住也沉下脸说道:

 “飞儿的不听话还不是你宠出来的?什么事情都叫他自己去作主、想办法,这么任的孩子怎么可能在岳五峰那种正经八百的严格方式下受教?他能在那里待上两年,已经算很了不起了!还有…”了一口气,桃花夫人继续发飙。

 “无常老人是你的岳父,更是名闻天下的武林盟主,他的武功绝学比起岳五峰更胜一筹,飞儿想跟外公学,还得先让外公试试他是不是块练武的好料子,难得他通过考验,又愿意下苦功,你不鼓励他,反而还扯他后腿,你究竟在想什么?洪大堡主!”

 “你别忘记,无常老人是我的手下败将,跟他学还不如叫他回家,让我亲自来教!”桃花堡主异常的顽固,对他的岳父怀有颇深的敌意。

 “总之,无常老人就是在耍诡计,当初我从他手里把你抢走,他现在也要把我儿子抢去!”

 “你…你简直莫名其妙,不可理喻!”堡主夫人童书被挑起怒火。

 “无常老人能教大飞什么?该不是一肚子阴谋诡计吧!”

 “你太过分了,照你这么说,我也是一肚子阴谋诡计了?”童书怒目金睛地瞪着洪大宇。

 “当然不是,你是乌鸦窝中的凤凰!”虽然懂得拍马,但是显然有些晚了,他的夫人已经火冒三丈了。

 绿芽闻讯,匆匆赶到前院,桃花堡夫人已打包好小包袱,正看着马夫给她自己的马上鞍。

 “姨娘,你上哪儿去?”因跑得匆促,绿芽气吁吁的问。

 虽然从小看着她长大,但是,她出落得如此清秀可人、气质出众,确实也令童书惊讶!

 亭亭玉立的绿芽,陪伴她渡过缺少儿子在身旁的岁月,建立起母女般深厚的情感,今骤然分离,她的心情激动莫名,抚着她滑顺乌黑的青丝,童书幽幽感慨,她说:

 “一晃眼,你都这么大了,本来还想大飞回来后,要是你们都同意,就给你们圆房,不过,现在…世事难料,我走了以后,桃花堡和你姨父就拜托你照顾了!”

 “你要上哪儿去?”绿芽心急的握着童书的手,泪光在眼里打转“别走,姨娘!你走了,我该怎么办?大飞就快回来啦!他一定也很想见您,你们已经有五年没见过面…”

 “你也一样,和他有五年不见,你就替姨娘好好的看看他吧!如果,你还喜欢他就告诉他,你们有婚约,要是有其他打算也没关系,不管你们的决定如何,姨娘都会支持的。”优雅的跨马上鞍,一向风姿绰约的夫人,神情竟然有些茫然。

 “姨娘,你究竟要上哪儿去?”

 夫人留下一抹苦笑,缰绳一,马儿已快步奔跑,掀起黄土漫漫,美丽的倩影迅速消失在远方。绿芽皱着小脸,心情还在难过,冷不防地被巨雷的响声给骇着,那是堡主的声音,他也骑上一匹神骏的健马,脸上骛的表情更是可怕!

 “姨父,您想做什么?”绿芽害怕洪大宇会去追杀夫人,没想到堡主竟然回她满脸笑容。

 “当然是去把老婆追回来,小丫头!桃花堡跟大飞就交给你了!”

 “放心,我知道了。不过…您知道姨娘会上那儿去吗?”绿芽搞不懂,姨娘没代去处,姨父却好像一副自信满满的模样。

 “她当然会到我最讨厌去的地方等我把她抢回来,要是我比她晚到一天,她还有更厉害的招术侍候我哪!”看出绿芽仍旧听不懂,洪大宇朗声笑道:

 “傻丫头,等你跟大飞圆房后就会知道了,这就是所谓的夫!”

 夫?绿芽更惑了!

 不过,没给她再问或多想的时刻,桃花堡主暴喝一声,箭矢一般夹着马腹往外急驰,躂躂马蹄声似乎一直萦绕在绿芽的耳际。

 过了好半响,绿芽从尚未关闭的大门前,看见一抹黑影缓缓移向城堡,渐渐明朗清晰…

 她的双瞳马上睁大,脸上也绽放如花一般灿烂笑颜。

 不等门房通知,绿芽已经知道…是大飞!他回来了!

 他活生生的站在她的面前,她却觉得不够真实,深怕这又只是一场梦,于是,她狠狠地往他的肚脐上用力一捏…

 “哎,很痛耶,你这爱捏人肚脐眼的老毛病为什么老是不改呢?”

 看着高壮的人儿着肚皮,绿芽终于高兴的喊道:

 “大飞,真的是你!”

 “当然是我,难不成还有别人吗?”

 正值青春气盛的大飞,已经卸除了年少稚气,当年的霸气都被内敛的气度慑住,他的身形更高了,从他一身藏青色的衣袍看来,只觉得他身上全是壮结实的肌,深刻的五官依然如刀刻般醒目耀眼,但是,他那含笑斜睨绿芽的神情,仍是绿芽所熟悉的眼神。

 当他的手轻松搭上她的肩时,多年的情谊似乎迅速接续上了。

 “放手!咱们都长大了,不适合在大庭广众之下拉拉扯扯。”绿芽肩一斜,马上从大飞的掌握下身,大飞朗的喝采。

 “几年不见你的身手更俊了,出口成章的本事也更高了!”但是,他还是没放弃,这一次,绿芽没能躲过,被他紧箝在前,死命的夹紧。

 “好兄弟,别人的眼光只会落在咱们久别重逢,所以才情不自抱在一块儿,他们才不会多嘴,你尽管放心吧!”

 这柔软的滋味真好!多年来的想像,终于得到实际的拥有,他足的眉开眼笑:心花怒放,恨不得把时间拉长到恒久…

 “抱够了没?你全身都是汗臭,你知道吗?”

 “等我把你薰成跟我同一个味道时,你就不会嫌弃了…”

 “闭嘴,我受够你啦!”绿芽娇叱。

 “闭嘴…嘿!我记得有种方法对『闭嘴』很有用哪!”他的眼眸幽幽的从她的眉眼移至殷红的小口,回忆不断的在他们之间织火花…

 她真是美,比他记忆里的模样更加妩媚动人!

 她柔软又有弹的娇躯,让他抱住后就不愿轻易放手,高挑窈窕的曼妙身形,贴在他坚实的身躯上却显得娇小,她是如此的适合他,他相信这是天老爷为他量身订作的姑娘!

 瞧她黑眼珠子骨碌碌的转动,姣好的五官闪动着狡猾顽皮,他知道她又在动脑筋设计他。

 随着时光增长,改变了他们的外形,但是,有些东西是不会因时间的改变而改变的。

 大飞想和她比画一番,不过,可不是现在,在经过长途的旅程,人疲马累后,他需要暂时休兵。

 “好吧!先给我吃的和喝的,再准备一大盆热水,等我换好乾净的衣裳,咱们再『聊』啊!”终于从那臭死人的怀抱身,绿芽狠狠地大一口气,可是,一种失落感也随即侵扰她。

 “谁跟你聊啊?堡里新来一批年轻貌美的歌伎,让她们陪你聊吧!”

 “好哇!”大飞扬眉含笑:“不过,可别一聊完,她们马上就会被你革职了!”

 “胡说!你当我是哪种人?”绿芽双手叉喝问着。

 “又酸又辣的泼辣酱!”大飞笑嘻嘻的瞅着她瞧,眼底有明显的挑逗之意“是我最爱吃的那种味道!”

 “好,晚上我要厨房每道菜都下三斤辣椒、半罐老醋!”绿芽噘高红,假装听不懂他暧昧的暗示。

 “你想谋杀人啊?我爹才不会准你这么做的…对了!咱们都讲一缸子话了,为什么我爹娘还没出来接他们的儿子?这些仆人是不是缺乏训练啊?不知道该去跟老爷夫人报告本少爷回来了吗?”大飞终于想起爹娘了。

 绿芽不满的冷哼道:

 “为了庆祝桃花堡贵大少爷回归,两位老人家骑马出游,以示庆祝!”

 “他们在玩什么把戏?”大飞颇不以为然的摇头。

 “没玩什么,他们是因为你而大吵一架…”绿芽领着大飞往前厅移动,一面把之前的争端说了一遍。

 “知道了,爹娘的事,外公跟我谈过,没啥关系,他们会自己回来,你不必担心了!”他的手抚着她的眉间,神奇的卸下她心头沉重的担子。

 “大飞少爷,回来!”

 成群的仆众在大厅一字排开大少爷,如雷贯耳的声,暂时阻挡两人暗自滋长的情苗,大飞含笑走入大厅。

 他的手一直牵着绿芽的手,握得很紧、很紧,直到寒喧结束,他也没放开她的手。

 ***

 打从石头知道少爷要回来的消息后,他就开始兴奋莫名,一等到亲眼看见大飞;那么大个子的人,竟然眼圈红了一圈,话也讲得语无伦次、结结巴巴的。

 大飞好笑的敲敲他的头,勾住他的脖子,一记过肩摔比以前更加快、狠、准!

 石头股才刚落地就忍不住放声哭诉。

 “大少爷,你可回来了,石头夜都在祈祷你早回来,你要是再不回来,我的委屈都不晓得该向谁说?都是那该死的瘸子苏健仁!他整天都跟小姐泡在一起,因为这样,喜儿也不理我了…”

 “整天跟谁泡在一起?石头!你讲清楚!”大飞揪起石头的衣襟,表情凝重。

 “就是大少爷小时候打伤的那个人啊!自从大少爷出外学艺后,他就来堡里工作,因为小姐同情他,就作主让他住下了,可是,他什么事都不会做,就只会花言巧语,我看小姐就是被他骗了…”

 “骗了什么?”这真是青天霹雳!大飞从来没想过,有人竟敢趁他不在,趁虚而入!?

 “就是被骗了嘛!小姐拿他当好人,把她的珠宝手饰送给他,连喜儿都喜欢跟他开玩笑,每回见了他,就有一堆的悄悄话讲不完,她从来没跟我笑过那么多,喜儿也变心啦!亏我待她那么好…少爷!您上哪儿去?”石头看见大飞抬腿迈步,急忙从后面跟上,大飞瞪他一眼,叫他停住脚步。

 “我去芙蓉坊,你别跟来!”

 “芙蓉坊?小姐现在住漵情苑啊!”“知道了!”

 既然有了别的男人,为什么还搬到离他住所最近的院子?大飞虽想不透,但脚下一步也没停的朝向目标前进。

 进了花木扶疏,绿草如茵的园子,大飞的脚步马上如猫般的轻巧,多年的训练,让他耳力进,百尺开外的微细声音,他已经能够如近耳际般的听得一清二楚。

 房内共有三种不同的笑声,不时交谈的细碎耳语,不住的提到大飞…少爷…他们是在一起嘲笑他?

 笑他什么?笑他自作多情,仍拿过去喜欢缘芽的心来对待如今已亭亭玉立的佳人吗?这一切让大飞心痛不已。

 他以为他们的感情不会改变,只会因为时间的累积而更加深刻真挚,可是,事实证明,如今的绿芽已非专属他一人!

 令他心痛的声音,一直在耳边回响,愤难耐的大飞,一腿便踹开虚掩的门扉。

 “大少爷!”喜儿一看见是他,马上往绿芽的身后躲,过了这么多年,喜儿仍旧是怕他。

 那名看来不起眼的年轻汉子就是石头说的那个骗了绿芽的苏健仁吧?看见大飞进门,他拿着东西的手就忙不迭放到桌子底下,这种畏畏缩缩的人物,会是绿芽的新

 但是很难讲,五年的差距,或许会改变绿芽的喜好也不一定!

 “洪大飞,你不去洗澡,跑来踹我的大门是什么意思?”她捏着鼻子,口气听起来又跟以往没有两样,大飞有点迷糊了。

 “我是来…对了,找你来帮我刷背!”亲密的语调,让屋内三人同时改变神情,绿芽是气愤得涨红着一张脸,其余两人则是面河邡赤。

 “几年不见,你真是越来越不像话!”原本对他的好印象,已经消失殆尽了。

 “我还以为你学会了不起的大侠风范回来,没想到从你进门到现在,我只看见一个满嘴胡说八道的人!”

 大飞变了脸色,目光犀利的横扫厅里的每一个人,看到苏健仁边的一抹得意的笑容时,他可就忍不住发火了。

 “把你的手拿出来!”被大飞怒目一瞪,苏健仁双手不由自主的投降,从他手中摊开的,全是些姑娘的珍珠环链。

 看着物证,大飞的信心全被击溃了。

 “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我无话可说!再说,你也没资格管我!”绿芽倔强的仰起头,大而有神的瞳眸,一眨也不眨的停在大飞脸上。

 “我没资格?走!去看看我有没有资格管!”

 大飞怒气冲冲的强将绿芽拉走!

 望着去而返的大少爷,石头的眼中充满疑惑,不过,闻到空气不寻常的火葯味时,他这枚导火线,只能赶紧闪人!

 大飞如扛布袋般的将绿芽背在肩膀上,不管她怎么捶打,他还是走回他自己的房间,到了两人都熟悉的,他才重重摔下她,在绿芽还没分得出东南西北时,大飞已经从带回家的行囊里,抓出一叠厚厚的信件,丢在她的身上。

 等绿芽定睛一看,她才知道打痛她脸的是她每个月写给他的信函,一个月一封信,五年下来已累积成可观的数量。

 “你什么都写,日常生活的琐事,甚至连剪了头发也从没忘记给我捎一封信,还不时兜着圈子玩文字,有时拚出来『大飞笨蛋』可是,拚出来是『大飞回来』的更多,因为我知道你急切的要我早一点回来,所以,我用五年的时间,苦练至少十年以上才能学会的湛武艺,你知道这当中我吃了多少苦吗?你这么对待我,是在玩我吗?”

 大飞焦躁的在房里来回跺步,手指拨着黑发,十足像个困在笼中的野兽。

 “大飞!我从来没有要玩你的意思,你是不是误会了?”绿芽冷静的对大飞的表白。“刚才是我的脾气太坏,讲了不好听的话,请你原谅我,好不好?”

 “我现在可有资格管你了?”他站在畔,口气稍微缓和了些。

 “你这么重视我,让我真的很感动,但是,这跟有没有资格管我并没有关系啊?”绿芽弄不懂大飞的想法。

 大飞则是一副余火未消的模样。“你还装蒜?你想作假到什么时候?”

 “大飞,你变得好奇怪,为什么老讲这些我听不懂的话呢?是不是太累了,早些休息吧,我喊石头来侍候你!”绿芽张手轻触他的背脊,但大飞动作飞快,一会儿已经连手带人,把她拥在前。

 “侍候我?这应该由你来做才对!”捏紧她的下额,让她的俏脸动弹不得,也让她看见他脸上的紧绷。

 “大飞,放开我,请你放尊重一点!”绿芽仍试图讲理。

 “尊重?我只是想要回五年前还没完成的那一部分而已!”大飞忽然感到一阵厌恶,想起曾经有人已玷污他的所有,他的口便揪起一阵无名的疼痛。

 “走!”再度扛起绿芽,火热炙人的高温,穿透她薄薄的衣衫。

 被大飞搞得晕头转向的绿芽,忍不住连声抗议道:“放开我!你疯了吗?别这么抱着我走路!”

 “不放!我以前就是太笨,被我娘煽动,说什么要给你时间长大,硬是收了行李踢我出门去学艺,我爹给我找的师父又是死脑筋的老古板,要不是我后来想办法逃到外公那儿,到时怎么被师父整死的,你们都不知道呢!”

 原来,当时匆匆的分别还有这段故事,大飞若是不提,绿芽还一直被蒙在鼓里。

 大飞不让绿芽良心好过,继续数落她。

 “你以为我上外公那儿就有好日子过吗?劈柴、打水、烧饭、洗衣…每件事情我都得做,爹还发神经寄信来骂外公,外公就把我丢给他的徒弟当沙包练,想不想数一数我身上的伤痕?要不要我告诉你每一段的往事?”

 “我不知道,我一直认为你讨厌我,所以,就出门去拜师学艺。”绿芽攀着他的颈项,缓缓吐气,酥麻的触感,不停的搔动大飞澎湃的血脉。

 “我干嘛讨厌你?你一直是我亲密的战友,要不是你那些骂人的信函,搞不好我早就跟外公投降了!”

 “但是,信里写了很多不堪入目的字眼…”

 “就是不想让你瞧不起,找更多藉口骂人,所以,我非得打败外公和那些师叔伯们不可!”

 想不到骂人还有这种功效,真是她始料未及!

 “既然我是你的恩人,还对人家这么凶,你有没有良心啊?”绿芽很懂得谈判的技巧,只是现在的大飞,已经不像从前那么容易拐骗了。

 “这算哪门子恩情?你本来就该替我分劳解忧,不论你对我如何的好,都是你应该做的!”

 “你凭什么命令我对你好?”

 “又要讨论有没有资格的问题了,是不是?”大飞朝她贴在自己臂膀上圆弧的曲线,狠狠的一拍。“不好好教训你,你就是不学乖!”

 “洪大飞,你要是敢对我无礼,我就…我就…”还没想出最毒辣的言词,大飞已经轻松的替她接话。

 “省省吧!要是你再敢陷害我,我就拉你一道下水,别以为我不敢,你现在已经打不过我,该是让你知道谁是主人的时候了!”

 “放手啊!”绿芽正想开口骂人,可是,大飞的手脚更快,在她还未出口成“脏”前,已经把她抛入水里。

 他放开手,绿芽定神环顾四周,这里正是她曾经短暂居留过过的地方-芙蓉坊

 同样的温热水泉,令人怀念的桧木香味,以及氤氲的浪漫白雾…

 “我想看看…我还会不会喜欢你的身体!”

 …大飞,你喜欢我的身体吗?…

 多年前的影像清晰的浮在眼前,现在的她,好想抹去那段羞涩的回忆。

 “别让我恨你,大飞!”

 “绿芽,你永远都不可能恨我…”捧高她淋淋的小脸,热气迅速染红了她的肌肤,让她娇的双颊增添了彩霞般的红。

 “无论我对你做了什么,你都不可能恨我!”

 瞪着看似熟悉却又陌生的脸颊,大飞的自信及侵略都令绿芽不舒服。

 “姨娘说我们进展得太快,一个弄不好,连朋友都没得做,以前我不懂,现在我知道了,我不该怪他们把你送走,或许你该再去修炼十年…不!或许,我们都不该再见面,拥有的记忆才会变得最美丽!”

 “因为你有了别人,所以才认为我们不该再见面?”大飞的怒火又被挑起。

 绿芽拧眉,故意气他。“别人?对呀!堡里有这么多年轻人,人品、相貌好的可不在少数呢!”

 “这么多年来,我的心里除了你就容纳不下别人,你倒好,见一个勾引一个!”大飞气得浑身发抖。

 “我高兴!不要你管!”绿芽意气用事,她就是要气死他!“我是学你!你在家里的时候就已经不老实了,美貌姑娘一个爱过一个,出门在外,没人看着,什么心里头只有我一个?骗人!”

 绿芽不停的叫嚷,两手朝大飞捶去!

 大飞没空回话,他必须全神贯注的应付绿芽既泼辣又无章法的攻击,不过,这几招倒是很管用,没一会儿的功夫,大飞已经衣不蔽体…

 但是,绿芽身上的布块更少,而大飞的手又迅速欺上…
上章 挡不住的激情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