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折花心经 下章
第八章
 一早,三人便赶往荷花的娘家,以求在天黑前抵达。

 当夜,拗不过荷花热情的招待,曲昀和夜飞只得暂居于此,让荷花尽尽地主之谊。

 “曲昀,我问你,你和夜飞是什么关系?”夜里,荷花在就寝前探着曲昀的口风。

 “我们是好朋友啊!”曲昀不愿去细想两人之前的亲密关系,她希望能和夜飞做永远的好朋友。

 “照这样说,你们不是情侣?”荷花两眼发亮,觉得自己又更有几分把握。

 “不是啦!怎么会呢!”曲昀背过身去,她和盗王变成情侣,会不会让其他姐妹笑话呀?

 “那我就放心了,原本我还在意你和夜飞是情侣关系,既然你是我的好朋友,我就不能夺人所爱,现在知道你们不是,那你会祝福我吧?”荷花心机深沉的挖了个陷阱,要让曲昀自个儿往下跳。

 “祝福你什么?”荷花的话,她怎么听不懂。

 “祝福我早赢得郎心、祝福我和夜飞早成为一对,你不是我的好朋友吗?你会祝福我吧?”荷花两眼乞求的看着曲昀。

 “你是说你和夜飞?”曲昀愣了愣,她没想过夜飞和别人的事。

 “是啊!像夜飞这样的男人我很欣赏,这样难得一见的好情郎,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了,既然我很中意他,那身为好朋友的你,会不会帮我呢?”

 “我…可是…你们好像不适合耶?”曲昀的脑袋突然哄哄一片。

 “曲昀,为什么我们两个不适合?难道只因为我是个新寡,你就嫌弃我,配不上你的好朋友吗?因为我的身份,我就没有追求二度幸福的权利吗?”荷花突然又一把鼻涕一把眼泪。

 “不…不是,我绝不是这个意思,只不过你真的已经认清楚夜飞是你想要的人吗?”曲昀不懂,喜欢一个人,感情可以如此快的发展吗?

 荷花猛点头。“我知道夜飞就是我想要的男人,难道你刚刚是骗我的,其实你也是喜欢夜飞的对不对?所以才一直不愿帮我。”

 “不,我没骗你,我是真的只把夜飞当好朋友,我也没有说不帮你,我以为喜欢一个人应该要更久的时间…”此刻她的心纷得可以。

 “不用,我很清楚自己的感觉,夜飞是惟一能带给我悸动的人,那曲昀,你会帮我吧?你会促成我们两个的好事吧?”荷花突然倾身向前握住曲昀的手。

 “嗯…”面对荷花的咄咄人,曲昀只是傻傻的点着头。

 “能得到你的首肯,我也就安心多了,那咱们睡吧!记得从明天起,你要帮我哦!”荷花果然率先躺下,闭上了双眼。

 但曲昀却睡不着了,她的心混乱得可以,从来不愿去细想她和夜飞的关系,总以为两人维持这样的好朋友关系就好,如今她既然答应了荷花,那她就得做到自己的誓言。

 无所谓的,她和夜飞只是好朋友而己。

 曲昀一点也不晓得两人的谈话已让住在隔壁的夜飞听了去。

 这该死的笨蛋,竟要把他这么优秀的男人给拱手让人,那好,他就来个将计就计。

 他要出曲昀的真心。

 清晨醒来,曲昀见身边的荷花早已起,她才知道自己又睡过头了。

 赶紧随意梳洗一番,她一溜烟的打开房门,准备至夜飞的房里叫人,却在门外听到房内有荷花银铃般的笑声。

 她有礼貌的先敲了声门再推门入内。

 “你们起来的好早哦!”曲昀见两人一早便有说有笑。

 “曲昀,荷花说今天他们这里有个热闹的市集,我们待会儿要去逛逛,你去不去?”

 曲昀原本想一口答应,却发现一旁的荷花猛对着她使眼神,瞬间,她明白了。

 “夜飞,你们去就好,我昨晚没睡好,待会儿想再睡个回笼觉。”这是荷花和夜飞独处的好机会,她不应该跟上去破坏的。

 “曲昀你不去,好可惜哦!不过我会从市集带东西回来给你的。”荷花惺惺作态,亲热的依偎在夜飞的身边。

 “嗯…你们慢慢聊,我到外头去晃晃。”曲昀突然觉得自己成了多余,为了制造更多的机会给荷花,所以她识相的退了出去。

 曲昀退了出去,重新将门给关上,她马上听到屋内两人开心的笑声,瞬间,她有些呆愣,心里头竟有些涩涩的感觉。

 傻瓜,说好要帮忙荷花的,若是夜飞能和荷花结成连理,也是喜事一桩,身为他们的好朋友,她更要努力的帮忙。

 曲昀不断的告诉自己,要开开心心。

 几天下来,曲昀渐渐的发觉,夜飞和荷花的两人世界里,再也没有她存在的空间。

 许多她和夜飞之间的默契,如今都已让荷花代劳了,就连吃饭的时候,夜飞也不再关心她爱吃什么,或者帮她布菜挟,享受夜飞的关爱,如今是荷的权利。

 她的心感到空的,没有夜飞相陪的日子,她竟然觉得空虚难得。

 原本看见荷花和夜飞快乐的相处一起,她应该要替两人高兴的,但为什么她的心竟感微微刺痛?

 尤其每当见到荷花与夜飞两人亲热相处的模样,她就难得像要死掉。

 她没办法开心,她一点也不快乐,她其实不想要那两人在一块。

 她想要往昔和夜飞独处的日子,她不要有任何人分享她和夜飞之间的甜蜜。

 这一切一切的不开心,难道是因为她早喜欢上夜飞,却浑然不自觉?

 曲昀突然恍然大悟,但明白了却又能怎么办?荷花是她的好朋友,她也曾答应过要帮她的,如今她怎能食言而肥,夺人所爱呢?

 “夜飞,你在吗?我有事想跟你说。”曲昀好不容易逮到夜飞独处的时候。

 “我在,有事吗?”夜飞拉开房门,不解的望着曲昀。

 “夜飞,有件事我想同你商量。”曲昀低着头,迟迟不敢看夜飞,怕自己会无端的情感。

 “什么事?好像很严重的样子。”夜飞等待着,这些日子他故意和荷花走得很近,他希望曲昀能领悟自己的感觉。

 “我们在这里也叨扰了不少的日子,是不是该离开了?”曲昀希望夜飞能和她一同离开,这样她就不算违背对荷花的承诺,然后她再找个适当时机,表达自己的情感。

 “可是,荷花会舍不得我走耶!”夜飞生气眼前这个小妮子,还不老老实实的对他吐实。

 “那你也舍不下荷花吗?”曲昀忍不住抬起头,着急问道。

 “荷花是你的朋友,难道你舍得下她吗?”夜飞狡猾的再度把问题丢回给她。

 “我…当然也不舍得,但天下无不散之宴席,我们也在此处打搅了很久,是该离开了,不是吗?”曲昀想着借口,希望能说动夜飞。

 但夜飞还来不及回答,荷花却出声了。

 “曲昀,你要带夜飞走吗?”

 “没…没有,我只不过随口问问。”曲昀一见是荷花,顿时心虚的不敢说出自己的意图。

 “曲昀,是不是我招待不周,你才急着想要离去呢?”荷花走到夜飞的身边,亲热的挽着他的手臂。

 “怎么会呢!荷花,你多心了,夜深了,我先回房去了。”曲昀慌张的离开,她实在没有勇气面对两人。

 “曲昀,我有话问你。”荷花叫醒了曲昀,她要尽快了结此事。

 “荷花,什么事?”曲昀看得出荷花表情不善,她心知理亏。

 “你明明说要促成我和夜飞的好事,为什么又背着我去鼓动夜飞离去?你这是什么意思?”

 荷花一开口,便毫不留情的质问。

 “我…我…”曲昀迟迟说不出话来,她知道是自己破坏了这份友谊,可是,感情是没办法骗人的。

 “你、你…说不出话来了是吗?你的心地真坏,嘴巴说要帮我,实际上又在扯我后腿,我真是看错你了,亏我还把你当好朋友。”荷花拿出帕子,擦着面颊上的泪。

 “荷花,对不起,我不是存心的,只不过我也是前不久才发现自己的心意,原来我早就喜欢夜飞,只不过自己一直没能明白,我不是故意在你面前说一套,又做一套的,真的,请你相信我。”曲昀不想失去荷花这个朋友,她拼命解释,希望能化解两人之间的不快。

 “你不是存心的?哼!话说得真好听,那你现在决定怎么办?”荷花突然一反软弱姿态,咄咄人的询问着。

 “我…我…也不知道,我也很苦恼。”她从来没有为情困扰过,这是头一回,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如果还顾虑我们之间的友情,你就不该跟我争,你明知道我有多喜欢夜飞,你如果继续跟我争,就是不把我当朋友。”

 “我没有要跟你争,不然我们请夜飞做抉择,若是他选择了你,我无话可说。”

 “那我就去问他,看他要你还是要我?”荷花气冲冲的跑了出去。

 曲昀坐在房里发呆,一时之间不知道事情怎会变成这样,待她回过神来,她也跑了出去,她想知道夜飞的决定。

 她的眼睛绝对不会看错,夜飞选择了荷花。

 夜飞喜欢的人是荷花。

 夜飞搂着荷花的模样,是那么甜蜜足,她还在痴心妄想什么?

 是她自己葬送掉自己的幸福。

 是她错过了自己的幸福。

 一切全是她的错,当幸福在身边时,她不好好把握,待幸福离开身边后,她才体会到幸福。

 曲昀脸上沾满了泪,她掩住口鼻,不敢让哭声逸出。

 事实摆在眼前,她真傻,傻得以为夜飞会选择她。

 往日生活的快乐,一幕幕的掠过心头,心好痛,像针在扎,她后该如何面对甜蜜的两人?

 不!这种锥心刺骨的疼痛,她无法继续忍受。

 曲昀失魂落魄的漫步在街道上,像无主幽魂似的,不知道今后该何去何从?

 她突然好想念师父和其他姐妹哦!

 不知道离家的这段日子,她们各自过得怎样了?

 现今她已不在乎自己是否能扬名江湖,也不在乎是否能夺得盗王这个称号,在心已碎之后,她只想回家,找个安全的避风港,好好的舐伤口。

 她呆愣的游晃着,一点也没注意到有一群人马正缓缓的向她接近中。

 “抓住她,别让这个偷儿给跑了。”

 叫喊声顿时四起,曲昀这才警觉,她的人已让官差们团团围住了。

 她脸色苍白,惊骇莫名、一脸慌张的瞪着为首的李捕头。

 惨了!这下该怎么逃出层层包围?

 “这回谅你翅也难飞,给我拿下。”李捕头一声令下,所有官差一拥而上。

 曲昀就算轻功再好,在此阵仗之下也于事无补,凭她那不济事的功夫,很快的就让官差给逮住了。

 李捕头走到她的身边,抬起她的下颚,冷冷的道:

 “这回我要一箭双雕,有了你这个绝佳的人质,我看盗王那小子怎么飞出我的手掌心?”

 “不,你错了,他不会来救我的,你的如意算盘打错了。”曲昀在李捕头的冷眼下,仍是昂然不屈服。

 “哦!若是他不来救你,我就将你斩首示众。”李捕头极冷淡的说着不干己的话,眼里的肃杀气息令人不寒而栗。

 “啊…”曲昀吓得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怎么办?

 夜飞铁定不会冒着生命危险来救她,因为他中意的人又不是她,她的生死与他何干?

 可是,若是夜飞不来救她,那么还有谁能来救她呢?

 曲昀两手扯着铁柱,无论怎么用力就是扯不坏这牢固的铁笼子。

 懊死的,这笼子到底是什么打造的?怎么用尽了身上所有的工具就是撬不坏这个锁?

 若是她无法自救,那么就只有乖乖等着问斩了。

 唉!她罪不致死呀!

 只不过,她清楚的知道这个李捕头假公济私,存心要置她于死地。

 这回真的逃不出鬼门关了。

 “曲昀,你别白费力气了,这个笼子的锁是我特地请人设计打造的,你想解开锁无非是异想天开,还是乖乖祈祷盗王来救你吧!”李捕头一脸兴奋,这回他要盗王进得来、出不去。

 “哼!”曲昀转过身去,不想看见李捕头那恶的嘴脸。

 “喂!有人来看你,你不想瞧瞧是谁吗?”

 有人来看她?

 会是谁?

 曲昀连忙转过身来,没想到竟是荷花!

 “曲昀,想不到我会来看你吧!”荷花笑得好灿烂。

 “荷花,你怎么来了?夜飞呢?”曲昀瞪着荷花,一脸惊愕。

 荷花怎么会来?

 那夜飞呢?

 难道他也落入了李捕头的手中?

 “哼!你怎么不问问我为什么会来看你?一开口就牵挂着你的心上人。”荷花的脸色突然变得难看。

 “夜飞喜欢的人是你又不是我,你又何苦挖苦我?”曲昀一脸苦涩,虽然夜飞选择了荷花,但她仍是祝他幸福,不希望他也落入李捕头的手中。

 “是啊!夜飞喜欢我,他选择了我,你很痛苦吧?!”荷花故意在曲昀面前,残忍的揭她伤口。

 “感情的事是不能勉强的,我清楚得很,既然夜飞喜欢的人是你,我也无话好说,所以你别担心我会夺人所好。”曲昀以为荷花来看她,只是害怕她会夺回夜飞。

 “就算你想夺回夜飞,也没有那么容易,倒是你,想不想知道李捕头是如何知道你的行踪的?”荷花气定神闲的说着不关己的事。

 荷花的问话终于引起她的猜疑。

 “你的意思是?”曲昀膛目结舌的看着荷花。

 “是我,是我去密报的。”荷花笑嘻嘻的公布答案。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害我?”曲昀激动的握着栏杆,双眼不解的瞪着荷花。

 她们不是好朋友吗?

 况且她都已经自行离去了,夜飞也已经选择了荷花,为什么荷花还要置她于死地?

 “因为只有你死了,我才能安心,我才会没有威协感的和夜飞一起生活。”

 其实夜飞早已离去她而去,夜飞选择的人并不是她。

 既然她得不到夜飞,那么曲昀也休想得到,而且夜飞竟然那么毫不留情的对她,那就休怪她要置他俩于死地了。

 “你…怎么那么恨我?我们不是好朋友吗?”曲昀不懂,她的存在真的碍着了荷花吗?

 “我呸!谁跟你是好朋友啊!瞧你一脸蠢样,怎配当我的朋友,你还是好好替自己祈福吧!”

 荷花的话好伤人,曲昀这才知道,原来自己竟信错了人,她一向视为好友的荷花,竟然会这么残忍的对待她,她实在大天真了。

 “嘿嘿…原来女人的友情是这么不堪一击,可怜的曲昀,被背叛的滋味很难受吧?”李捕头狂笑着离去。

 曲昀无力的垂坐在地,她真是有眼无珠,这一切恶果全都是她自己招致的。希望她没连累了夜飞。
上章 折花心经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