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折花心经 下章
第四章
 “唉…哟…唉…哟…”

 “夜飞,你又怎么了?”原本处在睡梦中的曲昀,让夜飞的哀鸣声吵醒。

 奇怪,最近夜飞的伤势好像越来越重了。

 “我的口痛、脚也痛,而且头还好晕!”夜飞拼命口,双眼疼得睁不开。

 “我瞧瞧,是这里吗?”曲昀挪近身子,一双小手仔细的在夜飞的上查探着。

 “唉!我想你也别瞧了,我这伤八成是好不了了。”夜飞绝望的叹着气。

 “不会的,只要有我在,我绝不会让死神带走你的。”曲昀有耐心的开导着夜飞,不想让夜飞自暴自弃。

 “曲昀,你…对我真好,要是没有了你,我恐怕已经不行了。”夜飞飞快的反抱住曲昀,顺势将头依偎进她的怀中。

 其实他的伤早就好的差不多了,只不过他还想多吃几天豆腐。

 “夜飞,你言重了,你受伤我也没能帮上什么忙,全靠你自己坚强。”再次闻到属于男人的气息,曲昀的俏脸不自觉的红了起来。

 说也奇怪,夜飞近来动不动就喜欢搂着她,不然就是依偎进她的怀里,刚开始一、两次的接触,她可以不当一回事,但次数一多,她也想起了男女终究授受不亲,实不宜如此亲密。

 但见夜飞的情绪又是如此的低落伤心,她不忍心推开他,怕自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曲昀,我的口痛,可以靠在你的上吗?”

 曲昀微愣了下,拒绝的话还没说出口,夜飞的双手已经紧紧的扣住了她的身,而她满的酥正紧密的与夜飞的膛相贴。

 这突如其来的亲密,令曲昀的心跳加快,使得高耸的酥经由外界的刺更为突出。

 夜飞缓缓的挪动着身子,隔着衣服,借由膛摩擦着她丰,好柔软、好有弹

 双手也不规矩的在曲昀的际周边爱抚着,顺势游移至她翘立圆润的美

 曲昀顿觉全身热烘烘,而且上的蓓蕾经由摩擦接触后,她可以明显的感受到变得坚硬微突。

 “你…你的口好一点了吗?”曲昀酡红着脸,尴尬的询问着,不知该不该推开夜飞的身子。

 “我只要脑瓶在你的身上,什么痛苦都能减轻许多。”夜飞出其不意的将手放置在曲昀高耸的部上。

 “啊…你!”夜飞的轻薄态度,吓得曲昀瞪大双眼,竟不知要推开他。

 夜飞佞一笑,继而扯开曲昀前的衣扣,双手隔着肚兜着她。

 “你你你…在做什么?”惊觉夜飞对自己的无礼,曲昀竟只是呆愣着任凭夜飞对她为所为。

 “我正在着你,嗯!口的疼痛好多了。”夜飞暧昧的在曲昀的耳边呢喃。

 他不足隔靴搔的举止,变本加厉的将曲昀身上的肚兜扯去,双手直接罩上她,轻点那微翘的顶部。

 “你不可以这样对我的。”曲昀总算明白她的清白身子竟让男人瞧见了,她急忙要推开夜飞。

 却没想到夜飞的力气竟然如此大,不但飞快的格开她舞动的小手,还将她双手反剪向后,继续捏她雪白的酥

 “你的前好美,让我情。”

 “不…不行这样,你不可以碰我的身子。”夜飞的拨弄使得曲昀的娇躯忍不住打颤。

 她双膝发软,全身虚软无力,一波波颤栗的触感,不断的袭遍她的全身,心里的害怕不断在扩大。

 “曲昀,咱们是不是好朋友、好兄弟?”

 “是,不过…”曲昀的话还没说完,便让夜飞给打断了。

 “现在我很不舒服,你愿意帮我吗?”夜飞认真的瞅着她。

 “我愿意…可是…”夜飞再一次的打断她的话。

 “每次我摸了你这里以后,感觉就好多了,你…也不想见我难过吧!”

 “是没错,但是…”一直处在夜飞柔情爱抚下的曲昀,脑子根本无法清晰的运转。

 “那就对了,你放心,我绝不是要轻薄你。”夜飞继续蛊惑曲昀,他不足的将手往下挪移。

 曲昀原本还傻愣愣的直点头,后来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她一把捉住夜飞原己准备往下使坏的双手。

 “不对,你的伤早就好了,你在戏弄我对不对?”

 “对,我的伤早就好了,你好可爱,现在才发觉。”夜飞乘机又在曲昀的上暗捏了一记。

 曲昀用力的推开黏在身上的夜飞,她气急败坏的将衣服给重新拉好。

 “你大过分了,害我还以为你真的痛、脚痛全身痛。”

 “别这样嘛!知道我好了,你不替我高兴吗?”夜飞死皮赖脸的主动去拉曲昀的小手。

 “我…你…”想起刚刚的状况,曲昀忍不住红透了脸。

 怎么办?

 她的部让夜飞看了,这事要不要紧呢?

 夜飞一见曲昀的窘状,当然明白曲昀的感觉,他故作无辜的道:“你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不再理睬我吧!我只是同你开开玩笑罢了!绝不是存心的。”

 既然夜飞都如此说了,如果她再生气的话,就显得大没度量了。

 “我才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生气,不过你以后不可以再这样对我了。”

 “我就知道曲昀人最好,心最宽大了,绝不会跟我一般计较的。”夜飞借故又换了搂曲昀的纤,顺势在她的上又偷捏了一把。

 “够了、够了,别灌汤了,既然你已经没事了,咱们也该离开此处了吧!”曲昀强下心中翻腾的情绪,不想因为夜飞的拨而起波涛。

 “一切全听你的。”夜飞的痞子样,实在让人又气又好笑。

 两人便沿着地道,一路往前迈进。

 走没几步,曲昀脚下突地一滑,手中的夜明珠竟硬生生给抛了出去。

 只见夜明珠在黑暗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弧度,接着“咕通”一声,地道回复原本的漆黑不见五指。

 “啊!”曲昀惨叫着,音调中满是懊恼。

 夜飞暗叹一声。“怕是掉进里,这下子只得摸黑前进了。”

 由于路面不是很平坦,地道内又乌漆抹黑的,曲昀一个不小心,脚下绊了块石头,人便往前倾去,眼看着可爱的俏脸就要与地面相贴。

 “小心。”走在前头的夜飞,及时转身扶住了曲昀的身子。

 再一次的和夜飞肢体接触,曲昀尴尬的嘿嘿笑着,连忙松开夜飞紧握的手。

 还好地道内没有亮光,不然她的脸真不知要往哪儿搁。

 地道的路径弯弯曲曲,也不知走了多久,突然发现前方的路似有阳光入,两人相视一瞧,知道生机就在眼前,于是快步向前,终于让他们逃出了生天,不用再与黑暗为伍。

 好久没有接受温暖阳光的洗礼,曲昀一出地道,马上开心的大吼大叫。

 原来地道的尽头是一片翠绿的树林,还有湛蓝的湖水,难怪地道的岩壁能不断渗水进来。

 兴奋得蹦蹦跳跳的曲昀没留意脚边,一个不留神,竟踩到一圆滚的石块,曲昀一时失去重心,只得享受一下小与大地亲密接触的“好”滋味。

 夜飞瞥了眼滚到脚边的凶器,赫然发现那竟是在地道中遗失的夜明珠。

 难道那个小直通到外?

 失而复得的愉快让夜飞寻回了好心情。“为了庆祝咱们能够死里逃生,咱们回客栈去大吃一顿如何?”夜飞热情邀约。

 “你请客,我怎能不说好。”曲昀笑嘻嘻的蹦蹦跳跳,之前的不愉快早让她抛至九霄云外去了。

 不知为什么?

 曲昀灿烂的笑容在阳光底下看来,是那么的漂亮动人。

 夜飞看得目不转睛,迟迟无法挪开目光。

 “曲昀,这次夜明珠卖了好价钱,你打算怎么处理这笔钱?”夜飞心里已经打算好要如何处置他那一份了。

 “我带你去个地方,你就知道了。”

 “什么地方?这么神秘?”这回夜飞猜不透曲昀心底在想些什么?

 “跟我来你就知道了。”曲昀将银两收好,开心的往巷底走去。

 夜飞耐着子,跟着曲昀来到一座寺庙口,他心里有些吃惊,难不成曲昀想把辛苦得来的银两当成香油钱给捐献出去?

 谁知曲昀却不从大门进入,反倒绕到后院去,夜飞一脸不解,随即跟上。

 “大宝、阿明、小香、尤佳…你们快出来。”曲昀对着门内大声喊道。

 没多久,一群半大不小的孩童陆续从庙里跑了出来。

 “曲姐姐,你来看我们了,好哦!”一群小孩子瞬间将曲昀团团围住。

 “曲姐姐答应要来看你们,怎么可能会食言。”曲昀高兴的瞧着每个小孩子,亲热的摸着孩子们的头。

 这是怎么一回事?

 夜飞站在一旁看得呆愣了眼。

 “我们以为曲姐姐这么久不来,肯定是忘了我们了。”

 “傻瓜,曲姐姐这回有事耽搁了嘛!所以就来晚了,对了,住持在吗?”

 “我一听孩子们大吼大叫,就知道是曲施主来了,怎么来了也不进来坐?光是站在外面晒太阳。”住持面带微笑,一步步从院里走来。

 “不了,我还有事要办呢!对了,这些银两是我对孩子们的一点心意。”曲昀从怀里拿出了那袋沉甸甸的银子,将它们全交给了住持。

 夜飞站在一旁看傻了眼,这个曲昀是个笨蛋,那袋银两她竟然分毫不取的全奉献出去,有没有搞错啊!

 “曲施主,这袋里的银两少说也有几万两,我怎么可以收下这么贵重的东西呢?”住持接过银两一瞧,差点没让白花花的银子给吓晕了。

 “是嘛!是嘛!曲昀,你不为自己留一点花费吗?”夜飞忙在一旁着急的敲边鼓,怎么连他的份也不留啊!

 “我的生活不虞匮乏,而孩子们才是需要这笔钱的人,住持还是收下吧!这只是我的小小心意。”曲昀一点也不心疼那大笔银两,能帮助人才是她最快乐的事。

 “曲施主,你真是个大好人,我代表孩子们感谢你。”住持见曲昀一脸热诚,便不再推辞。

 夜飞眼见到口的鸭子竟然飞了,眼里充满了无尽的惋惜。

 “我只是尽己之能,后如再有我帮得上忙的地方,请住持不要客气,我一定尽力而为。”

 “大伙儿快谢谢曲姐姐的慷慨解囊。”这年头很难见到这么好心的人了。

 “不客气,那我有事先走了,下回再来看你们。”曲昀对着孩子们挥着手,心里有些不舍的离开。

 待远离寺庙后,夜飞才将心中的疑问问出。

 “那些小孩是怎么回事?”

 “师父从以前就教我们,偷东西是为了救济穷人、帮助需要帮忙的人,我一直谨记着教训,所以只要我有能力,我一定会把钱全数给捐出去,反正我一个人也用不了那么多的钱。”每回做了好事,她的心情总是特别好。

 “你难道一点也不会觉得心疼吗?”夜飞若有所思的看着她。

 “怎么会?要不是上回我做了白工,没钱捐给庙里的孤儿,才不会隔这么久才上寺庙去看那群孩子。”

 “你难道不想象别的姑娘一样,买些胭脂水粉、绫罗绸缎,将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夜飞没有想到曲昀的心地竟是如此的善良,他从来就没有遇过像她这样的女人。

 “当然想,不过看到那群孩子高兴的笑着,总比我打扮的漂漂亮亮来得有成就感吧!对了,你会不会怪我把钱全给了别人,却没帮你预留一份?”曲昀突然想起夜飞在此次行动也帮了不少忙,甚至还因她的粗心而受了伤,她对他是有些过意不去。

 “不会,能帮助人是好事,我很高兴。”其实当他见到曲昀把钱捐出去的刹那,他的内心在滴血。

 但真如同曲昀说的,做了好事,心情觉得特别舒服。他好喜欢看曲昀那真诚善良的笑容,没想到在她那颗傻不隆咚的小脑袋瓜里,竟有颗善良的心。

 “我身边还有一些碎银子,今晚就让我请你好了。”曲昀毫无心机的掏出了所有的家产。

 夜飞立即包住她的小手,微笑的直点头,他的心因她的话感到温暖。

 夜里,曲昀睡不着觉,跑到夜飞的房门口,敲打着门。

 “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夜飞困极的打了个呵欠。

 “我翻来覆去睡不着觉,于是决定了一件事。”曲昀一脸兴奋样,对自己的决定深具信心。

 “什么事?!”夜飞随口问了问,反正曲昀嘴里说的大事,都是一些芝麻绿豆小事,不足为奇。

 “我决定找盗王挑战,只要我赢了他,那盗王的位置就非我莫属了嘛!你看我聪明吧!想出这么好的方法来。”

 “你想挑战盗王?我有没有听错?”这妮子竟不知天高地厚,凭她那三脚猫功夫及装稻草的脑袋就要想要夺得他的位置,她是不是吃错葯了?

 “你没有听错,听你的语气,难道你认为我会输吗?”曲昀见夜飞一脸的不以为然,神情有些不悦。

 “当然不,我一直认为盗王是得虚名,那是外头的人对他吹捧过了头。”夜飞不介意贬低自己。

 “就是说嘛!我也是这样认为的,所以我想和他来个一对一的比试,证明我比他厉害多了。

 “曲昀的哼着气。

 “不过…”夜飞故意顿了顿语气,心里已有了计划。

 “不过什么?”

 “听说想挑战盗王,得先付出自己最珍贵的东西作为代价,否则无缘和他比试。”夜飞语气暧昧,天真的曲昀却有听没有懂。

 “怕什么?我是穷光蛋一个,哪来什么最珍贵的东西?”曲昀不知自己正一步步的落人夜飞所设的陷阱中。

 “那你是同意盗王取走你最珍贵的东西?”

 “当然,我只怕他是胆小表一个,不敢应战呢!”曲昀摸着鼻子,想象着自己赢了盗王那一刻,不知会有多么风光。

 “哈哈,先预祝你旗开得胜。”夜飞的笑容不同往常,不过线条的曲昀一点也没留意。
上章 折花心经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