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折花心经 下章
第三章
 “夜飞,我跟你说,当贼的第一要件就是轻功要好,轻功若是没有练好,不仅翻墙走壁不易,就连逃命都有危险。”曲昀小声的在夜飞的耳朵旁叮咛着。

 “可是,我什么武功也不会耶!懊怎么翻过这面墙呢?”夜飞可怜兮兮的瞅着曲昀。

 “你啊!真是好福气,幸好碰上我,要是你遇上的是我另两个姐妹,包管她们一定把你留在原地。”曲昀伸出手指轻点夜飞的额头,脸上掩不住得意神情。

 “这话怎说?”

 “因为我轻功好啊!就算带着你翻墙走壁,都不是问题。”她其他的功夫,全是中看不中用的花拳绣腿,惟独轻功,她可是练得扎扎实实。

 夜飞故意用崇拜的眼神直盯着曲昀瞧。

 “曲昀,你真行,简直是太厉害了。”

 “没…没有啦!哎!时间不早了,咱们得快点办正事才行。”红了俏脸的曲昀,继续说道:“来,打开你的双手,环抱住我的,千万别松手,要是你不抱紧一点,摔了下去,我可不管。”曲昀将面上的黑巾给拉上,准备跳跃。

 “嗯!我会紧紧的抱住你,一刻也不松手。”夜飞马上将双手牢牢的抱紧曲昀那纤细的小蛮,然后将脸庞靠在曲昀的双峰之间,闻着香的气味。

 其实他的轻功好得不得了,但他乐得遵从曲昀所给的指示,他宁可在曲昀的面前,表现的像个呆瓜,这样他就可以堂而皇之的占尽便宜。

 “你也抱得太紧了点吧!我都快被你勒得不过气来了。”夜飞的亲瓶近,让曲昀感到有丝怪异。

 “没办法,我实在太害怕了,要不抱紧一点,万一摔下去可不得了。”夜飞假装颤抖,依偎进曲昀的怀里偷笑。

 软玉温香靠在怀里,那股销魂滋味,简直要蚀人心魂。

 尤其手中的纤细小蛮,简直是不盈一握,而脸颊紧靠的丰,又是这么地柔软具有弹,他真恨不得能轻咬那坚的蓓蕾,好好尝尝那甜蜜的滋昧。

 “那你的头可不可以稍微挪开点,还有你的双手最好也别动来动去,我怕耶!”身子让夜飞紧抱的曲昀,感到体内有些电在窜动,和往常似乎很不一样,她竟觉得呼吸急促。

 “你带不动我是吗?我知道自己是个负担、累赘,但你千万别把我丢在这里。”夜飞更加抱紧她的身子,享受美人在抱。

 “唉!我没事,只不过我不晓得你竟然这么胆小,真是拿你没办法,真怀疑你到底是不是个男人?”曲昀故意忽略心头上的小鹿撞以及体内的蠢蠢动。

 “曲昀,你就别笑话我了,谁教我只是个手无缚之力的书生呢!”夜飞低声音,故作哀伤的道。

 终有一天,他会让她见识到,什么叫做男人。

 “算了、算了,你的手可要抓牢一点,我要跳了。”曲昀气往丹田收,一鼓作气,往上跳跃,翻墙入内,轻松着地。

 都已安全的踏在石板地上了,夜飞却将她抱得更紧,顿时,一股男人的气息,充斥在她的鼻尖。

 “夜飞,咱们到了,你可以松手了。”曲昀见夜飞双眼紧闭,以为他是真的害怕,便轻推他的肩膀。

 “曲昀,刚刚风声在我耳边呼呼的吹,到现在我的心儿还扑通、扑通的跳呢!不信你摸摸看。”夜飞一点后退的意思也没有,反倒执起曲昀的小手,大方的往自己的膛搁。

 触摸到夜飞宽厚伟岸的膛,从来没有和异如此接近的曲昀,竟觉自己的心跳得厉害,她受惊般的连忙缩回手。

 敝了,她是着了什么魔?怎么脸颊无端端的烫了起来?

 “曲昀,你怎么了?”夜飞见曲昀神色不定,径自把手搁在她的额头上。

 曲昀怕夜飞会笑话她的扭捏,忙拉下夜飞搁在额际上的手,故作轻松说道:“我没事,时候不早了,咱们该办正事了。”

 “遵命。”夜飞一本正经的答道。

 “咱们先绕到后头瞧瞧去,我猜王员外应该会把那颗夜明珠藏在极隐密的地方。”曲昀率先往前奔去。

 “废话,哪个人不把宝物藏在隐密的地方,难道藏在明显的地方,等你来偷吗?”不过,夜飞只是暗地里偷笑,并没有把话说出口。

 两人一路摸黑前进,还好王员外并没有聘请护卫巡逻,所以两人便无后顾之忧的闯进一间书房里。

 “曲昀,这书房这么大,咱们该从何找起?”夜飞好意请示曲昀的意见,其实他早就知道王员外将夜明珠藏在哪里了。

 “我…我想应该就在这间书房里,反正找找看,总会让我们找到的。”天晓得,其实她一点概念也没有。

 “嗯!你说的有理,我完全相信你的专业与直觉。”夜飞的双眼充满了钦佩与崇拜。

 “因为我是一的神偷嘛!盗王的位置迟早会是我的囊中之物。”才几句吹捧的话,曲昀便真觉得自己所向无敌。

 “是是,届时你可别忘了我哦!”夜飞觉得自己迟早会笑到得内伤。

 “不会啦!你可是我的好朋友、好兄弟呢!”曲昀大方的拍着夜飞的肩膀。

 “那咱们是不是该办正事了?”这一搅和,天都快亮了,夜飞不得不提醒一下这个处于兴奋状态的笨女人。

 “对、对,待我想想看,这夜明珠会藏在什么地方?”曲昀很认真的在思考着。

 “若真能让你想到,天早就亮了。”夜飞在心底回答着。

 他仔细的盯着曲昀那张小脸,觉得她蹙眉思考的模样好可爱,尤其那粉粉的肌肤,真是格外人。

 但此刻不是他想入非非的时候,免得误了正事。

 “曲昀,你看那墙壁是不是像透着亮光。”要是他再不暗示一下,就算让曲昀想破头,也不会知道东西藏在哪儿。

 “没错,墙壁会发亮耶!”曲昀靠近瞧着,深觉惊奇讶异。

 “你说夜明珠会不会就藏在墙壁里头?”夜飞很好心的再给一次提示。

 “是啊!墙壁会发亮,一定是夜明珠造成的。”多亏夜飞的疑问,她才能联想到墙壁藏着夜明珠的可能

 “曲昀,你说的准没错,就让我尽一点绵薄之力,敲开这块砖头。”夜飞知道自己上场的时候到了。

 “好,就先让你试试看,你不行的话,我再上场。”其实她根本没把握能搬得开墙上那块砖头。

 夜飞首先用手敲了敲墙壁的砖,聆听砖头的声音后,他确定其中一块砖是空心的,于是他使了点力,果然,那砖头就被他拿出来了。

 曲昀见到砖块被拿出来后,开心得不得了。

 夜飞再把手伸到里,不费吹灰之力就拿出了夜明珠。

 曲昀接过手,仔细瞧着夜明珠上的光泽,脸上有说不出的兴奋与激动,她又偷到好东西了。

 其实她根本没细想,要不是夜飞的帮忙,她恐怕还在书房打转呢!

 “曲昀,天都亮了,咱们是不是该走了?”这丫头一见宝物,就忘了自个儿的身份,夜飞不得不再次提醒道。

 “对对对,此地不宜久留,咱们走吧!”曲昀赶紧把夜明珠收进怀里,转身准备离去时,却瞥见墙上多出一个叩环来。

 “咦?这是什么?”曲昀说完话便要伸手去拉。

 “别碰它。”可惜夜飞的警告来的大晚,曲昀已伸手拉下了叩环。

 瞬间,天摇地动,曲昀和夜飞根本还来不及弄清楚发生何事,两人便双双掉进裂开的地里。

 “啊…啊…”曲昀惊叫的嗓音,破碎的回在无底中。

 两人一路下滑,只觉这甬道似没有尽头,他们迟迟不能停止下坠的趋势,原以为生命会终结在此处,却完好无缺的双双落地。

 “砰!”一声,曲昀不偏不倚的落在夜飞的背上。

 “哎…唷…疼死我了。”曲昀哇拉哇拉的喊叫着。

 “曲昀,你还能动吗?”被曲昀在下方当向垫的夜飞,四肢痛得快散了。

 在书房的时候,他早就察觉那叩环似乎不大对劲,本想顺利偷了夜明珠就好,不想多事,却没想到曲昀这个笨女人,竟会自找麻烦,连带的也把他给拖累上了。

 唉!他这是招谁惹谁了?

 “夜飞,我的头好昏、手脚好麻哦!”从这么高的地方落下来,五脏六腑差点全给摔出来了。

 不过,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曲昀,如果你还能动,麻烦请移动一下你的身子。”此刻软玉温香跌在身上,他却一点也感受不到任何的福,更惨的是,他的肋骨像似断了好几

 这时,除了疼痛之外,再也感受不到其他的青光了。

 “夜飞,我头晕站不起来了,你再让我多躺一会儿好不好?”没想到夜飞的身上是如此的柔软,她舒服得不想起身。

 既然曲昀都这样说了,那他还能说什么呢?

 只好忍着痛楚,继续免费当曲昀的铺了。

 “夜飞,我们是不是已经摔死了?这里是不是阎罗王的地盘啊?”曲昀瞪着黑漆漆的四周,心中不感到有些害怕。

 “如果真的摔死了,你就不会感到头昏了。”瞧这个笨女人,说些什么傻话。

 夜飞不能明白,曲昀的脑中到底都装了些什么?

 “哎!说的是哦!呵呵,我大概是摔昏头了,竟连这简单的道理也没想到。”曲昀天真的干笑着。

 早知道你的脑袋都装豆腐渣了,夜飞在心里哀叹着。

 “夜飞,这四周黑漆漆,伸手不见五指,气氛怪吓人的哦!”这时早已六神无主的曲昀,处在这样的黑暗地里,心中也忍不住发

 “你怀里的夜明珠也许帮得上忙。”如果他不提醒她,恐怕她永远也不会想到要把夜明珠拿出来使用吧!

 “对,夜明珠够亮,有了它,黑暗便无所遁形了。”曲昀赶紧从怀里拿出夜明珠,顿时整个地充满了光明。

 “前面有条地道,不知道通往哪里耶!”曲昀站起身,好奇的在四周探着、瞧着。

 待曲昀离开,夜飞才真正的松了口气,他坐起身,按了按身上的道,确定腔的肋骨断了四,脚踝处也扭伤了,膝盖关节处也臼了,这一摔,恐怕不是一、两天可以复原的。

 “夜飞,咱们往这条地道走走看,也许可以寻到出路。”一心想困的曲昀,一点也没注意到夜飞的面有难

 “你自己走吧!我恐怕没办法随你去了。”夜飞勉强挤出一丝苦笑,体上的疼痛使得他冷汗直

 “为什么要我自己走?你怎么了?”这时粗心的曲昀才察觉到夜飞的不对劲。

 “我的肋骨断了、脚踝扭伤了、膝关节臼了,恐怕不良于行,没办法再陪着你,你还是自己逃命去,别管我了。”夜飞知道自己只要休息个几天,好好调养生息,这些伤根本困不了他,所以就算曲昀要离他而去,他也死不了的。

 “我怎么可以不管你,我们是朋友耶!朋友有难,我怎能弃之不顾,你以为我是那种卑鄙无的人吗?”曲昀生气夜飞竟然看轻她的人格,她才不是那种贪生怕死之徒。

 虽然她的心里很害怕,但是她不是那种只能同甘不能共苦的人。

 “你当然不是卑鄙无的人,只不过你一人逃命较容易,也许你可以去搬救兵来救我,我愿意在这里等你。”曲昀的一番话,在夜飞的心里起了好大的涟漪。

 他原以为曲昀应该会丢下他,独自逃命去,毕竟人都是自私的,而且在曲昀的眼中,他应该是个无用之人,为什么她愿意留下来陪他?

 “我哪认识什么救兵,不管怎样,在你伤没好之前,我是不会弃你而去的。”曲昀蹲在夜飞的身旁,认真的望着他。

 “那好吧!我的伤就拜托你了。”曲昀认真的态度,令夜飞脸上有些不自然,他嘻笑着别开头去。

 “你不用担心,万事有我。”曲昀重重的在夜飞的肩上拍着,脸上绽出美丽的笑容。

 唉!就是有你,我才担心哪!肩上那一拍差点让他痛得笑不出来。

 这个地暗不见天,令人分不清何时是白昼?何时是黑夜?时间也不知过了多久?

 “夜飞,我的肚子又饿了,光喝水,怎么样都没有的感觉。”曲昀抱着饿扁了的肚子,四肢虚软无力。

 还好地四周的岩壁不断的渗水进来,他们才不至于渴死。

 “你还是别管我,自己逃命去吧!”由于他有神功护体,在内力充沛的情况下,饿个七天八夜,对他来说都不成问题。

 “我…不饿了…我喝水就是了。”曲昀固执的坚守自己的信诺,她绝不会做出那种背信弃义的事,顶多是饿死罢了!

 “唉!你又何必为了我这残废之人,难为自己呢?”夜飞故意将自己的伤势说得严重,他想测试曲昀的善心能维持到什么时候?

 “我才没有为难自己,你只要安心养病,待你行动方便后,咱们就可以一起循着地道离开。

 “曲昀不断的安慰夜飞,她怕文弱的夜飞担心会拖累她,而想不开。

 “曲昀,你人真好,我们才相识不久,你竟然愿意和我一起同生共死,我…实在太感动了。”夜飞乘机窝进曲昀的怀里,吃吃这块豆腐。

 “你别这样,咱们是好朋友、好兄弟!说好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嘛!今若换作是我受伤了,相信你也会这样对我的。”单纯的曲昀,只当夜飞真的感动!还不断轻拍他的臂膀,一点也不介意所谓的男女授受不亲。

 “你说的是,若今换作是你受伤,我当然也不会弃你不顾的。”夜飞只是随口说说,眼前他正享受着依偎在丰怀里的滋味。

 “夜飞,别难过了,你是个大男人,这样哭哭啼啼的实在不大好,要勇敢一点,才有男子气概,才像个顶天立地的大男人哦!”夜飞紧搂着她,她突然觉得内闷热起来。

 “我不难过,只不过我的头有些昏,你的身体再借我靠一下。”夜飞将手放在曲昀的上,轻轻的爱抚着,手中的弹与触感,果然是绝佳的感受。

 “呃!那再借你靠一会儿吧!”上缓缓传来一阵阵酥麻的感觉,曲昀觉得口舌有些干燥,却又不知到底是怎么回事?

 夜飞见曲昀没有反应,便又更大胆的隔着衣服起她丰部,戏耍那立的尖。

 “夜…飞…你说王员外的家里,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地出现?”曲昀故意忽略身体上的异样,聊起别的话题。

 “我也不清楚,不过我想大概是王家祖先替后代子孙所预留的生路,万一王家的人遭到不幸,还有一线生机可求。”夜飞在享受女体的同时,还能有条不紊的回答曲昀的问题。

 “夜…飞…有件事我想跟你说。”

 “什么事?”夜飞继续爱抚着坚的蓓蕾,下腹也开始蠢蠢动。

 “我觉得自己似乎被你给传染了,我的头好晕啊!”身体上的那股燥热与浮动,令得曲昀再也受不了,她很快的将夜飞给推开。

 “需不需要我帮你按摩按摩?”夜飞很好心的给着建议,他当然了解曲昀的不适是从何而来,这是一般人对的正常反应。

 “不…不用了,我突然又觉得不那么晕了。”曲昀以为是夜飞抱得太紧,才会让她有呼吸困难的感觉。

 “下回我若是感到难过,可以再跟你借一下膛吧!”夜飞故作天真,存心要占曲昀便宜。

 “没问题。”曲昀善意的微笑,一点也不知夜飞心中算计的坏主意。

 “曲昀,你真是大可爱了。”

 好玩、实在是太好玩了,他从来就没碰过这么呆的女人,就连让他吃了豆腐,她还纯得像白纸一样。

 看样子,养病的日子是一点也不会寂寞、无聊了。
上章 折花心经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