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折花心经 下章
第二章
 想到昨晚白忙了一场,心中就有说不尽的懊恼与颓丧。

 唉!才出来闯江湖不久,她便开始想念起家里的人,爹爹和可爱的师父不知会不会想她哩!

 还有一起长大、一起生活的姐妹们,也不知近况如何?

 应该不可能像她一样倒霉吧!

 她和姐妹们从小无父无母,一同让爹爹收养,有幸能得到师父的调教,学了一门好手艺,为了替师父争光、重夺盗王的名号,她们姐妹三人相互约定,离家闯的这一年,得做出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来。

 在这一年内,她们将各自去偷取最有价值的宝物回去,胜利的人才有资格问鼎盗王宝座。

 凭她的聪明才智,没可能会输给两位姐妹的,对,一次小小的失败算什么,她曲昀想要的东西,绝对会手到擒来。

 原本一脸苦瓜样的曲昀,再度充满了信心,她脚步轻快的往客栈走去。

 在经过县府的告栏后,她突然停下了脚步。

 “好啊!刚刚那张画像里的人似在哪儿见过?”

 曲昀越想越觉得熟悉,她踅回原处,两眼张得大大的,直瞪着布告贴的画像。

 这人像画得像我的,不过,眼睛应该再大一点,嘴巴要再小巧一点,头发是波卷,不是麻花辫…”曲昀对着画里的人品头论足道。

 “你们瞧瞧,这偷儿还真大胆,不仅偷了童大户的传家之宝,还故意留下一株牡丹挑衅耶!

 “曲昀听到旁人的谈话声,也凑热闹的说:“嘿嘿…那株牡丹还美的。”

 她可是辛苦的找了好久,好不容易才找到盛开的牡丹,因为她的小名就叫牡丹,若不留下点记号,旁人还会以为这是盗王的杰作,那她就无法扬名五湖四海了。

 众人听到曲昀的回答,深感莫名其妙。

 “姑娘,这画里的人长得还像你的,要不是你有一头波般的髻发,咱们都要以为你是那偷儿了。”

 曲昀尴尬的笑着,一时的得意忘形,差点就要出马脚了。

 “喂!你们快看,好小的玉瓶儿啊!想不到这就是价值连城的青龙花瓶,这图要不是童大户亲手画的,还真没人敢相信呢!”

 “听说那青龙花瓶的价值少说也值个几千、几百两耶!”

 “哇!那偷儿干完这票买卖,肯定吃穿不用愁了。”

 这时,曲昀再也无心聆听众人的七嘴八舌了,她哭丧着脸、两眼呆滞、死命瞪着画像里的青龙花瓶。

 这瓶子的样子和那只小玉瓶,简直就是一模一样、如出一辙,那个杀千刀的当铺老板竟敢骗她!

 “姑娘,你怎么了,脸色如此难看?”

 “我…我要去杀了那个该死的王八乌…他跟老天借胆了,竟敢骗我!”曲昀头上冒着熊熊的怒火,她最痛恨别人骗她了。

 她一掌推开众人,往当铺的方向跑去。

 “唉!可怜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脑袋竟然有问题。”众人皆以为曲昀的怪异,在于她是个傻里傻气的呆子。

 “开门哪!老板。”曲昀扯开喉咙大喊,用力的在门板上踹着、踢着。

 这时天色已黑,曲昀顾不得饥肠辘辘的肚子,执意回来讨个公道。

 毕竟五两银子和几千两银子,天差地别,这该死的老板,若敢不把钱给她,她就拆了他的屋子、烧了他的胡子、打得他哭爹喊娘。

 “姑娘,这么晚了,咱们店铺不做生意了,明儿个请早。”当铺老板心有余悸,不敢拉开大门,只开个小嗫嚅地回道。

 “我有事找你们老板,叫你们老板出来见我。”曲昀双手,两颊气得鼓鼓的,心里怒火中烧。

 “姑娘,我…就是老板,你找我有什么事?”

 “你是老板?”曲昀眯起双眼,仔细打量门里的矮胖男子。

 “是啊!我就是老板。”当铺老板心惊胆跳,不会又是一个女强盗吧!

 “你胡说,我黄昏来的时候,根本没看到你,你快叫那个留着两撇小胡子的男人滚出来,否则我就烧了你的屋子。”曲昀用力的撞开了门,指着当铺老板的鼻子骂道。

 “姑娘,你有所不知…”委屈的当铺老板赶紧把今天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说出来。

 “什么?你说那个小胡子不是你们店里的人,那我的玉瓶儿…”听完当铺老板的心酸史后,曲昀的心凉了一半。

 “恐怕已让那人给带走了,小店实在没有姑娘说的那只玉瓶,请姑娘别为难我啊!”当铺老板吓得浑身直打哆嗦,深怕曲昀一怒之下,会对他不利。

 “我被骗了,那个尖嘴猴腮的小胡子骗走了我的青龙花瓶…”曲昀喃喃自语,脸色比死了爹娘还难看。

 “姑娘、姑娘,你还好吧!”

 曲昀摆摆手,失魂落魄的离开了当铺。

 “嗯…好吃,这家客栈的饭菜味道真不错。”隔,一向乐观的曲昀,很快就重拾信心,不把上当受骗的事放在心上了。

 反正下回若让她逮到那个臭男人,她一定要好好修理他,她已经想好各种折磨人的方式了。

 “大姐姐,我和弟弟肚子饿极了,请可怜可怜我们,赏我们一点东西吃。”

 原本低头吃面的曲昀,听到童稚的声音,她遂抬起头来,见到身旁站着两个穿着破烂、满脸污垢的男孩。

 男孩的年纪甚小,又瘦得像皮包骨似的,曲昀见了,心有不忍,毫不吝啬的将桌上仅存的两粒包子进男孩的手里。

 “姐姐身上也没有多余的银两,这两粒包子你们就拿去凑和凑和着吃吧!”

 “大姐姐,你的心地真好,好人一定会有好报的。”男孩忙点头致谢。

 “呵呵,没有啦!助人为乐嘛!”听见男孩的称赞,曲昀开心得合不拢嘴。

 待男孩走远后,曲昀觉得自己也酒足饭,便吆喝小二哥结帐。

 “一共是四两银子。”

 曲昀伸手摸向际,心中却悚然一惊。

 糟糕!银两怎么会不见了?

 “姑娘,一共是四两银子。”小二哥见曲昀神色有异,久久拿不出银子来,心中已有数。

 “不好意思,我的银两…掉了,可不可以赊帐啊!”曲昀面有难,支支吾吾的解释。

 这回真是糗大了,身为神偷的她,竟连何时掉了银子都不晓得,这话要是传出去,岂不丢尽了颜面。

 “姑娘,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来我们客栈吃霸王餐…”

 “喂!小二哥,你说话怎么这么难听,我又不是存心故意的,银两掉了,又不是我的错,人有三急,你就不能行行好,高抬一下贵手吗?”小二哥的得理不饶人,让曲昀也不免提高了音调。

 “好哇!吃白食讲话还这么大声,我要不把你送官府法办,你还当咱们客栈好欺负。”小二哥伸手就要抓曲昀。

 一听要送官府法办,曲昀脸色大变,正不知要如何是好时,突然有人开口解围。

 “姑娘,你的银两掉在这里。”

 曲昀从陌生男子的手中接过银子,二话不说全给了小二哥。

 “四两银子给你了,可别再说我吃白食,诬蔑好人了。”

 “谢谢,请慢走。”小二哥一拿到银子,变脸比翻书还快,忙好声好气的恭送曲昀的离去。

 “哼!”曲昀冷哼着,她发誓,就算这里的食物再好吃,她都不会再来了。

 “姑娘,请留步。”

 曲昀诧异的转过身,见到是刚刚替她解围的男子,忙不迭的拍着自己的额头,不好意思的说:“瞧我健忘的,要不是恩人的解围,小女子这下真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

 “没什么,我只是正巧瞧见刚刚那两名小乞丐在你包子给他们的同时,他们也乘机扒走了你的荷包,所以这会儿我才能帮你把钱拿回来。”男人似笑非笑的说着,让人摸不清底细。

 啥!那两个小孩竟是扒手?而身为同行的她,却一点也不知情,这事要是让其他姐妹知道,准要笑话她了。

 没想到她一时的好心,竟差点害得自己吃牢饭,可见这年头,真是好人做不得。

 “咳,这事我当然知情,我念在他们两人年幼无依,怪可怜的,遂就顺水推舟把银两送给他们了。”曲昀装模作样,不想让人看出自己的粗心大意。

 “哦!原来姑娘有副慈悲心肠,全是我多事了。”男人一副恍然明白的样子。

 “不过还是多谢你的好意,不知恩人如何称呼?”听见男人称赞她,曲昀心情大好,这才仔细的打量起男人的长相。

 男人的五官生得特别俊俏,尤其眼带桃花、嘴角弯起,那抹笑容想必死了很多女人,不过,惟独她是例外的。

 只因她爱宝物胜过爱男人许多,不管长相如何的男人在她眼前,全和青菜萝卜差不多。

 “恩人两字我受不起,叫我夜飞就行了,不知姑娘如何称呼?”

 曲昀再一次仔细端详夜飞的五官,总觉得他俊俏的脸庞像在哪儿见过,但脑海里实在忆不起曾经认识这样的人,况且她一向就不是个钻牛角尖的人,想不起来的事,她干脆放弃。

 “我姓曲,单名一个昀字,小名叫牡丹。夜飞,那咱们就此分道扬镳!有缘再见。”曲昀拱拱手,预备离去。

 “曲姑娘,烦请留步。”夜飞上前阻挡了她的去路。

 “还有事吗?”曲昀不明究理的望着夜飞,难不成他想向她索讨报酬?她身上可是连半两银子都没有了。

 “能认识曲姑娘这样貌美如花的美人,是我夜飞几世修来的好福气,干脆今晚就由我做东,请曲姑娘务必赏光。”

 “你要请我?”曲昀诧异极了,平白无故,他为何要请她?

 天底下有这等好事吗?他们还不是很耶!

 “是啊!我觉得自己和曲姑娘一见如故,想要和曲姑娘再多聊一些。”夜飞说得殷勤诚恳,令人无法拒绝。

 “是你说的,届时不管我吃什么,你都要请我唷!”曲昀想到自己身上已没了银两,今后可能得有一顿没一顿的过活,既然有人要请她吃顿好的,那她何乐而不为呢?

 “曲姑娘请放心,在下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夜飞当然清楚曲昀这贪嘴的小丫头心里在打些什么算盘。

 “那咱们一道走吧!说真格的,我中午还真是没吃呢!晚上我可要好好的打打牙祭才行哦!”曲昀很顺手的搭上了夜飞的肩膀,当他是好兄弟般热络招呼。反正有人要做冤大头请客,她快乐得不得了!

 “夜飞,你这人还真不错,咱们今天才相识,你就这么大方的请我又吃又喝,改明儿个你有难,我一定两肋刀、义不容辞。”曲昀喝下了半坛的茅台,人已经有些微醺了。

 “说出来丢人,在下不会半点功夫,想到咱们都是落异乡的游子,出门在外最好有个伴…我见曲姑娘是个豪不羁的人,想和曲姑娘结伴一起游山玩水,一路上好有个照应!”夜飞眼神闪烁,拼命灌曲昀喝酒。

 “可是我向来独来独往,恐怕不习惯有人在身旁陪伴耶!”已有七分醉的曲昀,还谨记着自己的偷儿身份不宜在外人面前张显暴

 “曲姑娘你放心,我保证有我在身边,这一路上咱们铁定都能吃香的、喝辣的,包你玩得乐不思蜀。”夜飞深知曲昀的弱点,借以利

 “吃香的、喝辣的,听起来似乎很不错。”曲昀的脑袋瓜已和桌子快达成一线了,夜飞的提议实在人。

 “是啊!况且有人作伴,这一路上你也不至于无聊、寂寞,尤其当你疲累的时候,我还可以帮你抓抓龙、按按摩,包你浑身舒坦。”夜飞把话说的暧昧,但醉醺醺的曲昀一点也听不出他的言外之意。

 “唉!老实跟你说,其实…我是个偷儿,你别误会哦!我一向盗亦有道,是个很有格的神偷,所以你和我一同上路,恐怕会造成不便,虽然我很喜欢你的提议,不过…”曲昀话还没说完,人便昏沉沉的睡去。

 “我当然知道你是个偷儿,而且还是个很不济事的偷儿,不知道师姐怎么会蠢到收你这样的笨女人当徒弟,凭你也想问鼎盗王的资格?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夜飞伸手在曲昀的脸颊上掐了掐,早已睡死的曲昀,一点知觉也没有。

 哇!这皮肤还真是滑,白泡泡、幼咪咪的,像掐得出水来似的。

 尤其睡中的曲昀,看起来就像香甜可口的水桃,令人想尝她一口。

 夜飞双手支着下颚,仔仔细细的端详着曲昀的小脸。

 老实说,曲昀的模样长得还真是不赖,尤其那惹火的身材,光是用想的,就够他坐立难安了,更不用说当亲眼目睹的青光,时至今,还是经常浮现在他的脑海中。

 难道说,美丽的女子,脑袋里装的全都是豆腐渣?

 客栈的事件全是他一手主导的,他费尽心思接近曲昀,最主要的目的不为别的,就是想玩曲昀。

 一路上有这么有趣的人儿作陪,人生才不会无聊哪!

 他更想把她弄上,一起呼叫美丽的春天,不过…他要她心甘情愿地主动爬上他的

 “该死的!头好痛,下回再也不喝酒了。”真没想到宿醉的后遗症,简直是要人命。

 “喝杯水,醒醒酒,头很快就不痛了。”夜飞很好心的递了杯水给她。

 “谢谢。”曲昀接过杯子,一饮而尽,醒了脑袋,这才瞧见夜飞立于一旁。

 “你还没走?”

 “咱们昨晚已经说好要一同上路,我又怎么可能会抛下你,独自离去呢?”夜飞对她眨了眨眼、努了努嘴。

 “那…昨晚你一直留在我的身边?”曲昀总算看清楚周遭的环境,他们孤男寡女竟然共处一室耶!

 她的名节、她的清白…

 毁了!毁了!早听人说喝酒会误事,这话当真一点也不假。

 “是啊!我不放心你,所以…”夜飞的话还没说完,曲昀连忙低下头去,拉开被子,检视自己的衣衫。

 这一瞧,才松了口气。

 还好、还好,还是黄花大闺女。

 “曲姑娘请放心,夜飞对曲姑娘只有崇拜之情,绝没有非分之意。”夜飞见到曲昀的举动,强忍住笑意,一脸正经的道。

 其实昨晚他早已乘机偷香了曲昀好几回,谁教睡得像猪的曲昀,一点反应也没有。

 “什么崇拜之情?我不懂。”曲昀对于昨晚的谈话,已经印象模糊,实在记不清楚自己昨儿个说了什么。

 “你那神偷的身份,简直让我崇拜得五体投地,想不到你竟是那大名鼎鼎的牡丹飞贼,今我能得见本人,实在感到大荣幸了。”夜飞又吹又捧的,才见曲昀几次面,他早已摸清她的性格了。

 “呵呵,也没什么啦!师父教我们这门技艺,就是要我们劫富济贫,帮助穷人,我只不过谨遵师训而已。”曲昀得意的连小都要翘上天了。

 原来她的名声已经传遍大街小巷了,而且大家还给了她这么雅致的封号,听起来真是响亮。

 “哎…慢着、慢着,我怎么连这个都跟你说了呢?”曲昀霎时懊恼起自己的失言,不知会不会替自己带来祸端。

 “曲姑娘不用担心,我夜飞向来就欣赏像你这样的人,尤其我对牡丹飞贼仰慕已久,今能够得见,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又怎会把你给出卖?”夜飞激动的握住曲昀的柔荑,乘机享受一下她滑不溜丢的小手,这触感真是好。

 “此话当真?”一心在意夜飞所说的话,毫无察觉自己的小手已白白的让对方占了便宜。

 尤其她行走江湖经验尚浅,根本分不出真话、假话。

 “当然是真的,今后我还想跟在你身旁多多学习,拜你为师呢!以后你若是要办大事,别忘了要算上我一份。”夜飞非常谨慎的对着曲昀行大礼。

 “哎!你别这样,我信你就是了。”让夜飞捧上了天的曲昀,人早已乐得晕陶陶了,根本分不清东西南北!
上章 折花心经 下章